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梦欣评诗专辑(1)  

2018-04-16 10:1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吟窗品艺录】梦欣评诗专辑(1) (2012-04-27 22:08:09)


                                                                         自序

    [紫荆风致]萱草首版几次邀余开设评诗专栏,均被老梦婉辞未果。近日乃以美色游说,竟猝然上钩,诚可见美色之害人不浅矣。然则有请型男俊女们先别想歪,老梦此处所言之美色,但与娇姿玉体无关、与风月杨柳无涉,乃首版承诺让栏目版主替老梦制作精美个人专辑是也。在老梦看来,这便是上等的美色了。更何况,听说这位热心为诗友精工制作个人专辑的版主正是一位大家闺秀,试想这专辑经由才女之手收编、裁剪、插画、配乐,岂不香韵留存,时不时也让你在惬意感激之际,来个浮想联翩,斯不也乐在其中矣。是以,别怪梦欣人老犹贪恋美色,是人皆有爱美之心呀。

    既然已上钩,挣扎也属徒劳,就硬着头皮做下去就是了。但老梦有言在先,本人秉性耿直,说话不留分寸,好便为好,坏便是坏,优点不会少说,缺点绝不放过,褒贬一刀到位,砸砖不辨轻重,但只对诗,不对人,凡有失手误伤之处,可以道歉但概不赔偿。所评之作品,除了老梦自己筛选的之外,尽由萱草首版提供,一般不署作者名姓,以免介入个人成见。凡承受不起老梦三拳两腿者,尽可先与首版协商,但送精华,不送半成品,可免受皮肉之苦。若有大胸襟思以一己之身躯为天下吟友提供解剖标本者,又当别论。

    诚此,愿与紫荆风致的诗友们共同交流,共同学习,共同探索。有批评方有进步,有研讨方有发现,有争论方长见识。真诚的互相帮助,才是好朋友。梦欣谨识,欢迎光临。

 

                                 1

 

《出行感作》:

                  闲云自在行,野鹤不关情。

                  小照稽身影,虚怀止浪声。

                  山高花露泫,雾散水波清。

                  悟性寻常得,尘心静转明。

 

点评:

这诗首句说的是云,但指的是诗人自己。“闲云自在行,野鹤不关情”,这正是一种宽松平和、雍容大度的悠闲心态。有此心态,便能从身边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景一物,感受到尘世的美好、生活的温馨。在水里快乐地看到自己的身影,在心中平静地消解生活的噪声,往近处欣赏露珠从花瓣上如何辄忽地滴落,往远处观察烟雾散开后波平如镜的湖面如何一寸一寸地袒露出来。这周边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当你能从这触目所见的景象中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时,一切俗世的烦恼都不复存在了。这诗,写出行的感受,写出行的顿悟,写出行的收获,传递着一股清新的气息与爽朗的风调,读来让人共享了郊游过程怡然得乐的情趣。

 

《风》:

       摇落山衾掀海襟,消磨岁月见功深。

       曾弹雨调三生石,又鼓云帆万里心。

       掠尽花痕尘劫路,翻来水色浪淘金。

       江河难改东流去,何必劳君试苦吟。

点评:

   这是一首咏物诗。前人对于咏物诗的最佳写作要求是四个字:不即不离(见廖景文《罨画楼诗话》)。所谓不即不离,是指诗文不能与所吟咏之物太接近也不能太疏远,近了咏之无味,远了不关痛痒。此首咏风诗,堪称“不即不离”的典范。全诗无一风字,而又句句写的是风。首联写风的力量。落山衾掀海襟,其气魄、威力,势不可挡。消磨岁月见功深,其能量、品德,坚不可推。颌联写风的可贵品质。风有情,给人间赋予生机,给爱情添致曲折(巧用三生石的典故)。风有义,帮游子浪遏飞舟,扬征帆畅行万里。颈联写风的调皮性格。它喜欢摧枯拉朽,吹落花瓣满地,它偶尔来阵恶作剧,把烟尘搅成一团,让行人辨不清方向。它喜欢掀波作浪,让湖面晃荡出水色波光,它还会制造麻烦,把低能儿和轻率者甩出前行的队列间。读到这里,我们方明白,诗人笔下的风,是正面形象的风,是有个性有缺点但却是有志向有抱负有才情执着而近乎顽固的好风。于是,诗人尾联的突然掉转头来明贬实褒,我们也就恍然大悟的明白起来了。自从共工怒触不周山,地倾东南,这江河的水,就只往东边流,谁也改变不了这一趋势。既然如此,可风为什麽还要从东边一个劲地吹来呢?苦吟!当着个人的力量无法给浑浊的世间改变走向时,又何其不是苦吟!但明知为苦吟而偏要吟,这正是风也即是诗人的可贵之处。全诗通过对风的具象描写,颂扬了风(其实即诗人)的品德和执着,而诗中所蕴含的更深含义可待读者慢慢咀嚼,这样的诗称得上诗味隽永。

 

   《七律·浪子咏》:                                         

形骸放浪复张狂,隐迹红尘走四方。

怒遣疾风摧腐朽,欣携雨露润榆桑。

闲谈姜尚谋无术,笑讽荆轲胆亦常。

傲骨俗胎从不弃,仙途誓绝历苍凉。

 

    点评:

此诗题为“浪子咏”,如所咏为诗人自己之心声,当属自嘲,倘为代笔,则存讥讽之意。细察之,当以自嘲自赏居多。但此诗略觉口气大而学养不足、傲气尽显而境界不高。才高八斗,自可张狂,但须有凛然正气,须有高尚情操,须有敏锐眼力。有敏锐眼力,方可明辨是非,狂而不失气节;有高尚情操,方能服膺大众,狂而不害名誉;有凛然正气,方是傲之在骨,狂而不损风度。此诗尽述“张狂”之行迹,然自相矛盾者甚多,如首句为狂,次句不狂,颌联不狂而颈联狂。又,狂而未能揭示持傲心之何来,意之何去,诗的境界便大打折扣。尽管此诗尾联也有提升“浪子”正面形象的意图,但“仙途誓绝”也不外是宁为凡人不羡神仙之意,并无可惊可敬之处,如果是“甘为荜户历苍凉”,那境界又当不同。此外,“隐迹红尘走四方”一句也有练字未精之瑕疵,既言“隐”又何言“走四方”,盖走四方自当留迹于红尘,是以“隐”字当换为“混”字方为妥切。但隐迹红尘、混迹红尘又何“狂”之有,必以“踏碎红尘”、“踢倒红尘”者方能见“狂”也。

然此诗颌联颈联对仗工整,全诗平仄合律,当也有可取之处。

 

   《二下伶仃洋》:                                              

东君约我醉妖娆,且做闲云翔九霄。

暮赏越溪新柳翠,晨观南岭小桃娇。

怡情漫步千山路,快意聆听万海潮。 

懒问江湖今古事,苍茫一啸任逍遥。

 

    点评:

    此诗不乏有精彩之句,比如尾联便有寓意深远而凸显旷达潇洒之个性,中两联也有可赏之处,唯此诗有句无篇。无篇者,章法凌乱也。落笔不从题目写入,当须于结句化出。“万海潮”、“今古事”可勉强挂靠“伶仃洋”,这“二下”从何体现?不贴题是一回事,这各联之间的承接呼应不畅,即使八句全为珍珠,也是散落于地而已,不成其为一件艺术品也。律诗最讲究前后上下的交相呼应。此诗前后脱节,气脉未通,正如元人杨载所说的“多见人中间一联,尽有奇特,全篇凑合,如出二手,便不成家数”(《诗法家数·总论》)。也许作者对首句情有独钟,竟割舍不得,然正是此一句坏了全诗气脉。如果此诗首联便改从题目落笔,前后再安插连接关键词,情形便决然改观。

 

    《途中雨》:

不知天宇里,何故乱晴明。

云压山将失,涛奔海欲倾。

孤舟迷返棹,百鸟噤啼声。

焉得偏安所,拳拳佑众生? 

(一些事件,权作记录。)

 

    点评:

此诗突现诗人情性与气质。只是途遇暴雨,便生出如此感慨,也当是心中装有弱势群体之同情心也。中二联用20字,便将急雨的猛烈、肆虐、专横、狂暴,刻画得栩栩如生,神龙活现,具体景象如在眼前,

可见诗人驾驭文字的能力十分了得。有了这景象的刻画和渲染,尾联的感慨便顺势而生,并直接扣住次

句的“乱晴明”,取得首尾呼应的效果。全诗围绕天气突变这一事件,层层剥开“天宇”作“乱”的严

重后果,巧妙托出诗人心中的忧虑,章法严谨,脉络清晰,言尽意犹未尽,是一首成功之作。

    尤其值得一提的,此诗末尾又加注了“一些事件,权作记录”云云,更发人深思。显然,这“途中雨”只是被诗人信手牵来充当“形象大使”的,诗人的感慨就不只是“天宇里”的“乱晴明”而是人世间里的“一些事件”了。至于是一些什麽“事件”,相信政治敏感的读者心里一定明白。明白就无须说出,这便是含蓄之妙处。

    

   《五律  宿松潘》:

依车趋九寨,客宿古松州。

冷水盘城脚,初星挂戍楼。

灯昏尤互市,风急少商游。

行旅前街过,丁当响马牛。

 

    点评:

    此诗描述游览九寨沟途中入宿松潘的客旅情怀,全诗尽用白描之笔,具象精准,场景鲜活,下笔客观而不露个人情感。但“丁当响马牛”一句已将荒僻古镇的空旷与寂寥叙写到纸上,诗人的情感也就藏匿于此诗营造的特定氛围之中了。

 

    《游园》:

春风四月香,红紫满斜阳。

青柳鸣黄雀,兰舟鼓素樯。       

云中筝影小,竹下笛音长。                      

一掬沧浪水,真堪洗浊肠。

 

    点评:

    上述三首五律,用笔悠游不逼,练字基本到位,章法有致,结构完整,意境悠远,境界不凡,信其同出一人之手。此诗也有唐人之韵,但略显时代气息不足。所谓时代气息不足者,谓其为唐人之作也无不可也。中二联对仗工整,颌联妙,颈联稍差,盖筝与笛同为乐器也,幸有影与音之相别,或可将“筝影”改为“花影”,则使首句的“香”字不空置,上下呼应更为严密。如是,则该联可考虑“云间花影动,竹下笛音长”。尾联有境界,但已被前人反复说过,未出效果,或可作“百代沧浪水,犹堪洗浊肠”。    

 

    《金陵感怀》:

金陵往事似云烟,成败兴亡瞬息间。

晋帝楼船开铁锁,隋师锐旅破金銮。

藏弓烹狗朱洪武,同室操戈洪秀全。

地覄天翻呈盛世,钟山此日见龙蟠。

  *三百年间六朝四十帝。

 

    点评:

    这是一首咏古感怀诗,咏古诗要在见识与感悟,能见人之所未见、识人之所未识而有新奇结论者为旨远,能将此感悟借助意象表达出来的为韵高,韵高而旨远,是咏古诗之最可诵读者。此诗有纵览金陵古今兴亡史实之眼力,中二联的描述用笔颇有文采,唯尾联未见睿智之光,如能点出“成败兴亡瞬息间”之奥秘所在,则或能升华到位。虽然“藏弓烹狗”、“同室操戈”也暗示了仁义德行之缺失,但并未触及本质,是以诗作缺少寻味之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