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古体诗中的柏梁体  

2017-10-21 17: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体诗中的柏梁体

“柏梁体”又称“柏梁台体”“柏梁台诗”,一般古体诗只要求双句押韵,近体诗则多是首句入韵,隔句押韵,而柏梁体诗每句七言,都押平声韵,全篇不换韵。

柏梁体是七言诗的先河。据说汉武帝筑柏梁台,与群臣联句赋诗,句句用韵,所以这种诗称为柏梁体。 

日月星辰和四时, (汉武帝) 

骖驾驷马从梁来。   (梁王) 

郡国士马羽林材, (大司马) 

总领天下诚难治。   (丞相) 

和抚四夷不易哉, (大将军) 

刀笔之吏臣执之。(御史大夫) 

撞钟伐鼓声中诗,   (太常) 

宗室广大日益滋。   (宗正) 

周卫交戟禁不时,   (卫尉) 

总领从官柏梁台。 (光禄勋) 

平理请谳决嫌疑,   (廷尉) 

修饰舆马待驾来。   (太仆) 

郡国吏功差次之, (大鸿胪) 

乘舆御物主治之。   (少府) 

陈粟万石扬以箕, (大司农) 

徼道宫下随讨治。 (执金吾) 

三辅盗贼天下危, (左冯翊) 

盗阻南山为民灾。 (右扶风) 

外家公主不可治, (京兆尹) 

椒房率更领其材。   (詹事) 

蛮夷朝贺常会期, (典属国) 

柱欀欂栌相枝持。   (大匠) 

枇杷橘栗桃李梅, (太官令) 

走狗逐兔张罘罳。 (上林令) 

齿妃女唇甘如饴, (郭舍人) 

迫窘诘屈几穷哉。 (东方朔)


    所谓“柏梁台体”,必须有几个特点:

一、最初只有七言,没有五言。

二、最初押平声韵,一韵到底。

三、可以有重韵。

四、逐句入韵。

五、前后句意不相属。

六、不拘句数。


1、《饮中八仙歌》
诗/杜甫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2、《如是吟
诗/贵谷子
恰国之龙腾,是方长,美哉!壮哉!余好乐而学,惟思,惟将,是笔之。或喻,或挞,或策之,是吟也。
中华大地氤氲醒,霹雳造化盛苍生。
极美山水斯如画,境寰巧拙不言工。
空谷响映长涧肃,茂丛啾啾听鸟鸣。
雾涌峰岭云堆壑,慕驰向往神无踪。
悬水长瀑流千渡,江湖潜伏白龙飞。
南腔北调东西语,流云儒学全球通。
悠悠荣华清秀隽,郁郁年轮愈灵葱。
湖光山色千年有,瓦黛楼榭承古风。
千桥飞虹通万里,朝想花荷暮晚闻。
华夏崛起明珠璨,盈盈欢庆怡景还。
岁月如今续不老,青春驻颜尔辈心。
年华春露习当时,为国峥嵘岂推迟?
异邦求知索耕耘,赫赫载名优在勤。
番径流火学翰林,少年富斗故乡省。
胸锦高亢人徜徉,菊香书重数文章。
清徐风荷雅趣乐,夏时听雨蛙鸣琴。
自古栋梁皆学士,求是原来叩纸香。
骁骦腾空千万远,英雄握鞘定无边。
隐者乐山峻秀翠,无为有为须向堑。
流溪清浊季节换,江河欢颜雨晴天。
凫飞鱼乐庆盛世,耀跃沓风飒飒骐。
恩泽众生话贤人,悠暇他日赞昆仑。
率滨鼓浪奋击水,壸奥如琢踏歌馨。
闲来云游潭前影,夜月平水与君临。
洋洋潇滋春浅暖,飘飘柳絮人先知。
志向深远立竑邃,漾波导引欲静平。
靡靡之音合和谐,天籁唱徉爽泉澄。
堤蔓多彩郁茵隐,岸芷汀兰众花沁。
峭看雾浪霓裳舞,恰是五彩醉风光。
一半幻想一半功,朝朝智慧挂冲锋。
妙手摩崖看史记,丹墨青韵吹笛欣。
满尘励苦隐樵读,清雅思溯好章文。
儒熏传道千百路,涤荡读写问书乡。
风流人物谁与共,今朝蓬勃少年尚。
拿云看山观野枫,氤烟远近闲轻松。
嵬栏峋砌遥遐景,斗篁喧喧听七贤。
文客点骚集绿墨,相聚庐里画逢仙。
琴棋书画代代有,雅士流风更赋狂。
丝绸古道演驿站,长亭深深咏调前。
东西贯通驰向往,阡陌求索展宏图。
天朝壮志三十载,年少革新满江红。
独胜一杯功与过,笑谈拾夕惹春波。
乐醉诗词邀明月,舞徜持云想婵娟。
朦胧满色道外墙,绵绕绿水柳上坊。
东边篱笆西边松,村野絮芽如催浓。
燕鹊浅闻呢喃笑,苇堤嫰香沙雁飞。
闲湖浩渺浪涟涟,沮洳萦水蒹葭肥。
叹古咏怀说今事,文葩笔美拙朴园。
拂问竹秀滋勤勉,径翠茏道碧影恬。
长虹挂幕惊缥缈,裹巾折扇榭寓习。
抚寐清荫栖残醒,寂寞风度独怀麟。
灯煌贵华初隐约,流星烁闪蓦野阡。
夜观舟火唱摇撸,篓背影濛沙洲浅。
萤蟊清鸣绕簟冷,隅水蛙声渠宿星。
歌头一瞥唐诗写,惊鸿乐章有宋词。
畈畴田肥稷糙米,巷院处处杵面馄。
水木年华仁辉德,盈盈虚空座有时。
村野常非垄陌路,峰头崭后有人家。
润泽苍翠有知问,春熙琅琅山绿纯。
相映慧智风清扬,志雅意趣任高长。
涵澈逐水不知远,翩翩怡然一扁舟。
临步汪波旋平望,顺流夹岸桃源行。
近处喧闹引犬吠,风箫攒出江心洲。
一片开旷云水间,问渔打撸夜回唤。
侧耳听君酒一曲,倾目远望空对月。
自古人生多秋事,如梭苦乐恭自谦。
不复空镜沽美酒,慷志纵横潇人间。
桑田乘风渡沧海,跪拜笑消白发愁。
光辉一轮千古月,笑归丰沛躬祖祠。
隐然回想溯空见,石落璞玉流光潜。
酹月酌酒点未已,轧轧车行锄长堤。
步转南北如若邻,蒲苇蔽翠拂梢伸。
洲圩岸堤喧逗处,园圃露含妙花期。
相风听潮浪浊水,畅壶矜吟论欢愁。
暇日放歌高声赋,隐草溪石独饮醉。
凋钓红鲤眺花坞,倚游澜景一水居。
逐波心音望拢堰,舷舟长直下江南。
庭兰梳雅逢喻乐,青庐答答吹句曲。
风声水跃踏沐浪,合奏涛涌当歌唱。
些许山水断残秀,常居人家流柳平。
西尽红霞云萧萧,虚舟帆影落涛涛。
老聃无为者也道,孔丘之乎化逸儒。
虔诚施布泛传统,学说圣贤锤千炼。
侍笔题笺寄言文,勤酬南山寻隐圣。
儿孙绕膝好天利,稚子育教曼芳敏。
云卷云舒远近淡,山水相间借疏凝。
龙吟巅顶腾日出,故地漾影照荣归。
峦石青云居高处,鸿鹄鸣志在谓天。
明月映照潦湖边,文辞渡景依旧前。
才德辅就访高远,逐决施事话仁贤。
欲行不尽游子乐,劝斟留别与客尝。
青云行志览风骨,井蛙焉能向长天。
金戈铁马壮高凌,演义诉说指三秦。
弯弓摘星射满月,嫦娥拾缀广寒宫。
命运举杯击流斛,沙海捷飞烽尘烟。
见得几时桃花雨,凋落何曾闻滋味。
寄叹英雄识兄弟,携岁同年笑死生。
滴断淫淫阑珊处,窗外横柳有绿衣。
蜿步移嵬隐云中,依傍化识惹春风。
试登凌顶托惊天,云梯滚浪挂流潜。
无为山下无为湖,寂寥清韵借家途。
朦意倚美她在月,思象觅恍看桂树。
访雁载燕湖中居,着墨与君作梦浮。
惟弄不言真切切,幻醒天上空瑶帘。
满腹际会听风雨,耿赴红心作栋升。
箫吹杳杳唱谣曲,鹭鸶夜捕下河撵。
见荷赏野偶夫子,夫子早起看清霜。
霁云虹雾算年景,年景蹉叹复光芒。
功名老去书生有,题韪不才苏词广。
格律不拘句式讲,清逸难足欲弥彰。
人生冷暖倚祸福,诸子平生世故相。
空净山清临风曲,竹瘦桂媚傲枝霜。
融融良辰似醉日,缀缀腊梅恰君郎。
今朝几杯讴歌韵,老村草堂乐人心。
日渊挂幕西辞远,仙湖寺下惜钟声。
心神凝静释儒道,虔诚佛澈悟喻明。
相谐娉婷泽夜思,浣花淡生芙蓉池。
渌塘摇曳芙蕖叶,七窍玲珑满芳庭。
柳溪丹壑水流浣,漫漫平波一面湖。
淡藻茵繁说趣事,众心归一好光荫。
醒身怡乐精气神,健爽鼓呐拨经纶。
他日劳计想诸葛,安邦社稷辈中人。
风流一代传送广,百姓称颂领路行。
一马平川青煦娑,十步百步蔚轻扬。
千山百脉泽泉在,释然隙望迈空玄。
长风使节孤瑟寄,转换南北日归斜。
鸿渐寻宙射北斗,沐皎抒画太空图。
未知求秘种造化,探径物生著有度。
野座观宇离不远,随笔桂月看游物。
学科自然读昼夜,昼夜知晓有神仙。
慧通虑谋情致腑,身心渊悠养明静。
奇思妙想经常有,畅盈齐古无绝唱。
气壮山河谱美诗,达胜韶华好酒问。
人尤篇名成风景,隅山角地蕴秀灵。
凤凰丹羽凝彩润,半落文华不负人。
浮曙载笔挥毫墨,遒长催听度妙述。
莫见一作酬虚子,真意闻心穿蹉跎。
佩星争言疏涧溪,彻词满志正踌躇。
潦边细戏采泽菽,挥就墨毫点炊烟。
驰娉江海心抱月,悟世养性触天齐。
嫣婉摘露肃朝槿,清斋菩虔百盛春。
蕙歧蓊杂随摇曳,淡恬悟静解朝衣。
藤蔓纤攀映阶碧,篆章金石找青田。
矫翔九皋崔鸣野,竹篁檀清忽瑟琴。
鱼潜泽恩隐在渊,网罗幽辞招居贤。
拂度悟彻读古刹,篱庐梵心点吉门。
栖山雀乐满卷开,锦迎才栋为尔来。
释然不见菩提树,有志报国效真言。
贤人愚者作审慎,人生感悟在境界。
根慧无心依有心,海阔凌云终回首。
黑发不勤白发催,亘古天道酬雁飞。
爹娘期期人空瘦,无语光阴长嗟蹉。
浪滚砾尽沙金拢,劲草疾徐吹长风。
青春几度易变老,喜怒哀乐凭读莘。
踯躅徘徊一溜烟,驰马逐狮惟向前。
旧远糗事无遐顾,天真泽兰晨曦嵌。
大志乾坤挪天地,跪报父母泽成恩。
好男必走长城道,年少傲矫冲云霄。
风春霁澄化新物,愉留喜庆嗤凋零。
不堪旧日成往事,噩梦已醒行志铭。
故居老屋泽魁益,抚念闲遣依其秋。
阙韵盘昔悠悠起,汲取拂尘泉泛清。
李白归来一壶酒,借月醉吟诗书香。
远望平湖曦红暇,彤影领略蕴天光。
普陀山上悟禅念,琴棋书斋皆凤凰。
丹葩结秀衍曜日,溪谷红霞满天炫。
方圆水濛三亿尺,烟直氤氲潋湖光。
浩瀚苍茫录史记,史记长河洗文章。
驾山隐云寒士子,垂荫破晓点江山。
人间潮流澎湃汹,荣辱不羁窥旷达。
富贵如云揪荣华,痴儒拂道赢天下。
翰墨留隽缀思文,静时书痕有语画。
蘸藏墨扉镌绝景,气韵神闲话纵横。
理文痴谓题相送,苍狗唤星诗意浓。
饱读富斗无穷力,闯探学科战太阳。
大士高远系苍生,巾儒横戈繁望宸。
国富朝春漫歌阙,恰如创客满天显。
不拘改革三十载,祖国抖擞多精彩。
藤萝蔓牵绕高楼,闲夜未眠笑成就。
逐杯举酒庆岁月,徜徉恢宏喝金秋。
秋畈微凉蛐蝥叫,满院丰盈人喧闹。
颜容易老欲带劲,抱负清新宛亮明。
青春厚积取求索,岁月当歌不恐迟。
韶华终有虚空时,流光空负无心人。
不着浮尘随意风,耕耘载魁映山红。
披坚耜犁破万卷,听垄儒冠在眼前。
修书造语北阁藏,可莘梧桐晨朝阳。
凤鸣谣溪长流水,高低远近送还回。
余阙绕音怀古调,直望九天落清韵。
舍弃世俗操修行,不惊波澜度质能。
擎天赞云过谷峡,吹尽浮生浪淘沙。
劲草必有疾风骤,雾霾过后是铿锵。
茏芥葳蕤绿野小,无闻默默献枯荣。
谋士惟余天下我,状元冠军流岚池。
不胜绝顶逢高日,南山脚下煮茶茗。
成败不论自古有,英雄转瞬也玲珑。
年岁未改山不老,伏枥志在作成功。
少年成琢长柢固,俊朗繁鬓才多情。
咏松遒劲凌峭顶,士第锄禾恤布衣。
学勤起唤夜示读,别有清风书点卷。
才趣拾壶逸而雅,流觞逐赋泛塘池。
匹夫为贤见危解,好男报国惟德尚。
问学先生君行志,修身淡泊宁致远。
自强不息有所悟,誓把专心当决心。
学勤无穷发奋时,昏晓读书在檐边。
诗词淡雅任尔吟,辛氏名作复眼帘。
琴瑟敲打窗外雨,典故经学唐宋风。
朝代更替燎烽火,荼殇传承焚坑书。
诸子百家花齐放,汉武弄权独尊儒。
儒家论学有守旧,后生贯道要创新。
尊用三皇十六字,治国持重亢激昂。
深邃领略看潮流,依存风骚扬千秋。
士子学途无歧路,励志正道弃沧桑。
前程似锦醍醐顶,谢祖谢圣谢先生。
咏古唐诗三百首,山河开颜乐黄昏。
宵夜冬日数花点,瑞年瀌瀌遂人愿。
春来田埂人前忙,挥汗劳作湿花黄。
布谷催种啼耕种,桃李沃土浇绚芳。
锄禾躬犁星带月,簌簌牵牛露沾衣。
过后陵丘泓湖水,峦烟陋居扎茅檐。
牧笛吠音传叠嶂,粟米竹园郁郁香。
牛羊点头看童子,原朴未泯笑模样。
烟煴灼肥满村野,拽耙锹地种垅粮。
家田庥隆拾楹荫,春夏从随秋冬瑞。
乡野尔家住草堂,守拙暖墟依画上。
举魁五经行万里,草堂仍就是我家。
篇章句腴今已遒,四方才俊盛誉名。
好韵徽音至大雅,不言钟鼎修德行。
成材习苦细雕琢,积厚践铸必大器。
青柏遇寒愈轻松,橙石磨砺出秀嵘。
大巧若拙取自信,行笃博学审慎思。
祥天慈日跪恩识,始成厚学满乾坤。
不鸣还要勤苦学,飞时冲天更惊人。
风流本是看奉献,光阴为师增文贤。
万卷书章求规矩,明志识辨得方圆。
千年万载天朝日,扶摇登高九重天。
一带一路向世界,天下大同在我心。
浩浩东方与日杲,祖国多娇逾傲霄。
横贯四海穿荣慕,天马赤兔过银河。
今人有幸庆盛世,中西文化合璧和。
青史照见风流句,人间锦绣万代传!

也有一些七言古诗,基本上是柏梁体,但是稍有变通。例如:
丽人行
诗/杜甫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眞,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外加勹}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紫驼之峯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銮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沓实要津。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杨花雪路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

附:真伪之争
对于《柏梁台诗》的年代、作者和内容,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人们对该诗的真伪提出了质疑。学术界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学术观点,一种认为《柏梁台诗》不伪,另一种认定其诗为伪作。

顾炎武观点

柏梁台诗伪作问题是清初学者顾炎武(1613-1682)开始提出的。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汉武柏梁台诗》本出《三秦记》,云是元封三年作,而考之于史,则多不符。……又按《孝武纪》,元鼎二年春,起柏梁台。是为梁平王之二十二年,而孝王之薨至此已二十九年,又七年始为元封三年。……又按《百官公卿表》:郎中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典客,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胪。治粟内史,景帝后元年更名大农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司农。中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执金吾。内史,景帝二年分置左内史、右内史,武帝太初元年更名京兆尹,左内史更名左冯翊。主爵中尉,景帝中六年更名都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右扶风。凡此六官,皆太初以后之名,不应预书于元封之时。……反复考证,无一合者。盖是后人拟作,剽取武帝以来官名及《梁孝王世家》乘舆驷马之事以合之,而不悟时代之乖舛也。

其他学术观点

丁福保陈直余冠英、逯钦立和方祖等人,认为柏梁台诗是真作。
在认定其诗不伪的学者之中,大概又可分两种不同的看法。
其一,近人丁福保、陈直等先生皆以为其诗不伪,而是俗本在官名之下妄加人名造成矛盾。丁福保说“《柏梁台》俗本,于每句官名之下,妄添人名,以致前后矛盾”,主张“删其添入之名,仍复旧观”。陈直看法与丁福保相似,并把《柏梁台诗》中官名下添加人名的情况分为四类:无从添注者;添注合乎元封三年标准者;添注者不能确定其是但亦不能确定其非者;显然系添注之误者。曾任《文学遗产》杂志主编的余冠英,亦据宋敏求《长安志》所引《三秦记》无“元封三年”及“梁王”谥号及名字,谓“很难依据它断定这诗的真伪”;并认为从文辞和体制看来,这诗可能产生在西汉时。
其二,近人逯钦立认为《柏梁台诗》来自《东方别传》(即《东方朔传》),认为《柏梁台诗》“自为当时所传之篇,年代官名等记载之不合,并不足否定其时代性”。后来方祖进一步认为《柏梁台诗》最早出处应是西汉末年的《东方朔别传》,认为此诗确是汉武帝时的作品。

占上风的观点

顾氏以梁孝王武生活年代不合元封三年,且《柏梁台诗》所载官名多为武帝太初元年改官名之后的称名,推测其为“后人拟作”。肯定《柏梁台诗》为伪作的学者大多相信顾炎武的考证。
罗根泽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就说,“顾亭林这一篇辨正的文字,精当异常,不容不信”,肯定此诗不可信,并谓丁福保等人所谓俗本妄添人名说并没有回答顾氏所提出的问题,“好像没有人名而此诗便可信者然,其实顾亭林所驳斥的大半是官名,不是人名,丁先生未免失检”。游国恩先生1948年发表《柏梁台诗考证》认为其诗的时代“大抵不能早于之际”。
罗、游之说在当代学术界是有代表性的,近现代编著的许多中国文学史著述大都是同意此说的,基本无人谈《柏梁台诗》为七言之祖及其重要作用,有的则是直接否定其诗的真实性。连新《辞海》在“柏”字“柏梁体”下也说《柏梁台诗》“后人多疑此诗为伪托”。而且过去一般都认为《柏梁台诗》是最早的七言诗,也因为其诗疑为伪托的问题也就被否定了:新《辞海》在“七”字“七言诗下说“旧说则谓始于《柏梁台诗》,恐不可信”。
从上可见,关于《柏梁台诗》的真伪问题学术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且疑伪之说占了上风。其诗是否伪作,牵扯到七言诗联句诗体的起源问题,是值得考证的大问题。
还有学者转换思路,通过考察《柏梁台诗》用韵字的时代特征及其职官排序、作者及内容的时代等情况,认为其诗绝非伪作,人们应重视它在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及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