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诗词格律》讲义(第三、四章)词律等部分  

2017-06-24 11:02:25|  分类: 诗词曲格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词律

  第一节   词的种类

   词最初称为“曲词”或“曲子词”,是配音乐的。从配音乐这一点上说,它和乐府诗是同一类的文学体裁,也同样是来自民间文学。后来词也跟乐府一样,逐渐跟音乐分离了,成为诗的别体,所以有人把词称为“诗余”。文人的词深受律诗的影响,所以词中的律句特别多。

   词是长短句,但是全篇的字数是有一定的。每句的平仄也是有一定的。

   词大致可分三类:(1)小令;(2)中调;(3)长调。有人认为:五十八字以内为小令,五十九字至九十字为中调,九十一字以外为长调 [1]。这种分法虽然未免太绝对化了,但是,大概的情况还是这样的。

   敦煌曲子词中,已经有了一些中调和长调。宋初柳永写了一些长调。苏轼、秦观、黄庭坚等人继起,长调就盛行起来了。长调的特点,除了字数较多以外,就是一般用韵较疏。

  (一)词牌

   词牌,就是词的格式的名称。词的格式和律诗的格式不同:律诗只有四种格式,而词则总共有一千多个格式[2](这些格式称为词谱,详见下节)。人们不好把它们称为第一式、第二式等等,所以给它们起了一些名字。这些名字就是词牌。有时候,几个格式合用一个词牌,因为它们是同一个格式的若干变体 ;有时候,同一个格式而有几种名称,那只因为各家叫名不同罢了。

    关于词牌的来源,大约有下面的三种情况:

(1)本来是乐曲的名称。例如《菩萨蛮》,据说是由于唐代大中初年[3],女蛮国进贡,她们梳着高髻,戴着金冠,满身璎珞(璎珞是身上佩挂的珠宝),像菩萨 。当时教坊因此谱成《菩萨蛮曲》。据说唐宣宗爱唱《菩萨蛮》词,可见是当时风行一时的曲子。《西江月》、《风入松》、《蝶恋花》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这些都是来自民间的曲调。

 (2)摘取一首词中的几个字作词牌。例如《忆秦娥》,因为依照这个格式写出的最初一首词开头两句是“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所以词 牌就叫《忆秦娥》[4]。又叫《秦楼月》。《忆江南》本名《望江南》,又名《谢秋娘》,但因白居易有一首咏“江南好”的词,最后一句是“能不忆江南”,所以词牌又叫《忆江南》。《如梦令》原名《忆仙姿》,改名《如梦令》,这是因为后唐庄宗所写的《忆仙姿》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等句。《念奴娇》又叫《大江东去》,这 是由于苏轼有一首《念奴娇》,第一句是“大江东去”。又叫《酹江月》,因为苏轼这首词最后三个字是“酹江月”。

 (3)本来就是词是题目。《踏歌词》咏的是舞蹈,《舞马词》咏的是舞马,《欸乃曲》咏的是泛舟,《渔歌子》咏的是打鱼,《浪淘沙》咏的是浪淘沙,《拋球乐》咏的是拋绣球,《更漏子》咏的是夜。这种情况是最普遍的。凡是词牌下面注明“本意”的,就是说,词牌同时也是词题,不另有题目了。

   但是,绝大多数的词都不是用“本意”的。因此,词牌之外还词题。一般是在词牌下面用较小的字注出词题。在这种情况下,词题和词牌不发生任何关系。一首《浪淘沙》可以完全不讲到浪,也不讲到沙;一首《忆江南》也可以完全不讲到江南。这样,词牌只不过是词谱的代号罢了。

  (二)词牌有单调、双调、三叠、四叠的分别。

     单调的词往往就是一首小令。它很像一首诗,只不过是长短句罢了。例如:

       渔歌子[5]·[唐]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如梦令·[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双调的词有的是小令,有的是中调或长调。双调就是把一首词分为前后两阕[6]。两阕的字数相等或基本上相等,平仄也同。这样,字数相等的就像一首曲谱配着两首歌词。不相等的,一般是开头的两三句字数不同或平仄不同,叫做“换头”[7]。双调是词中最常见的形式。例如:

      踏莎行(彬州旅舍)[8]·[宋]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鹧鸪天 ·[宋]辛弃疾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

  燕兵夜娖银胡碌{左为革},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宋]张元干

  梦绕神州路。

  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

  底事昆仑倾砥柱,

  九地黄流乱注?

  聚万落、千村狐兎。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易老悲难诉。

  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

  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

  万里江山知何处?

  回首对床夜语。

  雁不到、书成谁与?

  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举大白,听金缕。

  (“雁不到书成谁与?”依词律应作一句读。)

 像《踏莎行》、《渔家傲》,前后两阕字数完全相等。其它各词,前后阕字数基本上相同。

 三叠就是三阕,四叠就是四阕。三叠、四叠的词很少见,这里就不举例了。


  第二节 词谱

   每一词牌的格式,叫做词谱。依照词谱所规定的字数、平仄以及其它格式来写词,叫做“填词”。“填”,就是依谱填写的意思。

   古人所谓词谱,乃是摆出一件样品,让大家照样去填。下面是万树《词律》所列《菩萨蛮》的词谱原来的样子[9]:

  菩萨蛮(四十四字。又名子夜歌、巫山一片云、重叠金)

  李白

  平(可仄)林漠(可平)漠烟如织(韵),

  寒(可仄)山一(可平)带伤心碧(叶)。

  瞑(可平)色入高楼(换平),

  有(可平)人楼(可仄)上愁(叶平)。

  玉(可平)阶空竚立(三换仄),

  宿(可平)鸟归飞急(三叶仄)。

  何(可仄)处是归程(四换平)

  长(可仄)亭连(可仄)短亭(四叶平)

 《词律》在词牌下面注明规定的字数,词牌的别名;在词中注明平仄和叶韵。凡平仄均可的地方,注明“可平”、“可仄”(于平声字下面注明“可仄”,于仄声字下面注明“可平”);凡平仄不可通融的地方就不加注,例如林字下面没有注,这就表明必须依照林字的平仄,林字平声,就应照填一个平声字。“织”字下面注个韵字,表示这里该用韵;“碧”字下面注个叶字,表示这里该叶韵(即与“织”字押韵)。当然并不规定押哪一个韵,但是要求一个仄声韵。“楼”字下面注“换平”,是说换平声韵。“愁”字下面注“叶平”,是说叶平声韵。“立”字下面注“三换仄”,是说在第三个韵又换了仄声韵;“急”字下面注“三叶仄”,是说叶仄声韵;“程”字下面注“四换平”,是说在第四个韵又换了平声韵;“亭”字下面注“四叶平”,是说叶平声韵。万树是清初时代的人;在万树以前,词人们早已填词 ,那又依照谁人所定的词谱呢?古人并不需要词谱,只要有了样品,就可以照填。试看辛弃疾所填的一首《菩萨蛮》: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辛弃疾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辛词共有四十四个字,共享四个韵,其中两个仄声韵,两个平声韵,并且平仄韵交替,完全和李白原词相同。平仄也完全模仿李白原词,甚至原词前阕末句用“仄平平仄平”,后阕用“平平平仄平”,都完全模仿了。

 这里有一个问题:拿谁的词来做样品呢?如果说写《菩萨蛮》要拿李白原词做样品,李白又拿谁的词做样品呢?其实《菩萨蛮》的最早的作者(李白?)并不需要任何样品,因为《菩萨蛮》是按曲谱而作出的。民间作品多数是入乐演唱的,所以只须按曲作词,而不需要照样填词。至于后世某些词调,那又是另一种情况。词人创造一种词调,后人跟着填词。词牌是越来越多的。有些词牌是后起的,那只能拿较晚的作品作为样品。

 本来,唐宋人填词就有较大的灵活性,所以一个词牌往往有几种别体。词中本来就是律句占优势;有些词的拗句又常常被后代词人改为律句。例如《菩萨蛮》前后阕末句的“仄平平仄平”就被改为“平平仄仄平”。有些词,如《念奴娇》、《水调歌头》等,在开始的时期就有相当大的灵活性,所以后代更自由一些。大致说来,小令的格律最严,中调较宽,长调更宽。我们研究词律的时候,既要仔细考究它的规则,又要知道它的变化。不求甚解和胶柱鼓瑟都是不对的。

 这里我们将列举一些词谱,作为示例。为了便于了解,我们改变了前人的做法,不再录样品,而是依照第二章讲诗律时的办法,列举一些平仄格式,然后再举两三首词为例。

    忆江南[10](廿七字,又作望江南,江南好)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仄平平。

    忆江南·白居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11]?

    忆江南·[唐]刘禹锡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

  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

  独坐亦含嚬。

    梦江南·[唐]温庭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浣溪沙(四十二字,沙或作纱,或作浣纱溪)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12]。

  (后阕头两句往往用对仗。)

    浣溪沙·[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观塞)/[宋]张孝祥

  霜日明霄水蘸空,鸣鞘声里绣旗红。

  淡烟衰草有无中。

  万里中原烽火北,一樽浊酒戍楼东。

  酒阑挥泪向悲风。

    浣溪沙(1950年国庆观剧,柳亚子先生即席赋浣溪沙,因步其韵奉和。)/毛泽东

  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

  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

  诗人兴会更无前[13]。


    菩萨蛮(四十四字)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14]。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共享四个韵。前阕后二句与后阕后二句字数平仄相同。前后阕末句都可改用律句平平仄仄平。)

    菩萨蛮·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竚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菩萨蛮(大柏地)/毛泽东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15]。


    采桑子(四十四字,又名丑奴儿)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采桑子·[宋]欧阳修

  羣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

  飞絮蒙蒙,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歇尽游人去,始觉春空。

  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采桑子(丑奴儿)·[宋]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采桑子(重阳)·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卜算子(四十四字)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卜算子(咏梅)·[宋]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羣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卜算子(咏梅)·毛泽东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减字木兰花(四十四字)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每两句一换韵。)

    减字木兰花·[宋]秦观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

  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

  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

  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毛泽东

  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

  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 赣江风雪迷漫处[16]。

  命令昨颁[17],十万工农下吉安。


    忆秦娥(四十六字)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叠三字),仄平平仄, 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平平仄(叠三字),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调多用入声韵。前阕后三句与后阕后三句字数平仄相同。)

    忆秦娥·[唐]李白(?)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忆秦娥·[宋]范成大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

  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黯淡灯花结。

  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忆秦娥(娄山关)·毛泽东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清平乐(四十六字)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后阕换平声韵。)

    清平乐(晚春)·[宋]黄庭坚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

  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

  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清平乐(六盘山)·毛泽东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峯,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西江月(五十字)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18]

  (前后阕同。第一句无韵,第二、第三句押平声韵,第四句押原韵的仄声韵。这种平仄通押的调子,在词调中是很少见的。但是,《西江月》却 是最流行的曲调。前后阕头两句要用对仗。)

    西江月·辛弃疾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西江月·[宋]刘过

  堂上谋臣尊俎,边头将士干戈。

  天时地利与人和,燕可伐欤?曰可!

  今日楼台鼎鼐,明年带砺山河。

  大家齐唱大风歌,不日四方来贺。


    浪淘沙(五十四字)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前后阕同。)

    浪淘沙·[南唐]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北戴河)·毛泽东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蝶恋花(六十字,又名鹊踏枝)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或仄平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

  (前后阕同。)

    蝶恋花·[宋]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杳。多情却被无情恼。

    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毛泽东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

  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

  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蝶恋花(答李淑一)·毛泽东

  我失骄柳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渔家傲(六十二字)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渔家傲(秋常)·[宋]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记梦)·[宋]李清照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仿佛梦魂归帝所。

  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

  九万里风鹏正举。

  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毛泽东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龙冈千嶂暗,

  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工农千百万,

  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满江红(九十三字)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仄平仄,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仄。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调常用入声韵,而且往往用一些对仗。)

    满江红·[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19]。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满江红(金陵怀古)·[元]萨都剌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空怅望、山川形势,已非畴昔。

  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

  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

  怀故国,空陈迹。

  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

  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

  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


    水调歌头(九十五字)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又或作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前阕后七句与后阕后七句字数平仄相同。)

    水调歌头(中秋)·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20]?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宋]陈亮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羣空。

  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

  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

  且复穹庐拜,会向藳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

  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水调歌头(游泳)·毛泽东

  纔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毛泽东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

  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

  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

  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念奴娇(一百字,又名百字令、酹江月、大江东去)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或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

  平仄平仄平平(或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或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21]。

  (这调一般用入声韵。前阕后七句与后阕后七句字数平仄相同。)

    念奴娇(赤壁怀古)·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22]。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23]。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念奴娇(登多景楼)·陈亮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

  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膻腥无际。

  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

  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依语法结构,“浑认作”应连下读;这和苏轼《念奴娇》“故垒西边人道是”一样,“人道是”也本该连下读的。“管”字未拘平仄。)

    念奴娇(石头城,用东坡原韵)·萨都剌

  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指点六朝形胜地,惟有青山如壁。

  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

  大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

  寂寞避暑离宫,东风辇路,芳草年年发。

  落日无人松径冷,鬼火高低明灭。

  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

  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


    沁园春(一百十四字)

  仄仄平平[24],仄仄平平,仄仄仄平。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25],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 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26]。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或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仄平平。

  (前阕后九句与后阕后九句字数平仄相同。此调一般都用较多的对仗。)

    沁园春(梦方孚苕)·[宋]刘克庄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

  唤厨人斵就,东溟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

  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

  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材。

  饮酣鼻息如雷。谁信被晨鸡催唤回?

  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

  披衣起,但凄凉回顾,慷慨生哀!

  (“铜”字未拘平仄。)

    沁园春(雪)·毛泽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轮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27],只识弯弓射大鵰。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第三节 词韵,词的平仄和对仗

  (一)词韵

 关于词韵,并没有任何正式的规定。戈载的《词林正韵》, 把平上去三声分为十四部,入声分为五部,共十九部。据说是取古代著名词人的词 ,参酌而定的。从前遵用的人颇多。其实这十九部不过是把诗韵大致合并,和上章所述古体诗的宽韵差不多。现在把这十九部开列在后面,以供参考[ 28]。

  (甲)平上去声十四部

  (1)平声东冬,上声董肿,去声送宋。

  (2)平声江阳,上声讲养,去声绛漾。

  (3)平声支微齐,又灰半[29];上声纸尾荠,又贿半;去声寘未霁,又泰半、队半。

  (4)平声鱼虞;上声语麌;去声御遇。

  (5)平声佳半,灰半;上声蟹,又贿半;去声泰半、卦半、队半。

  (6)平声真文,又元半,上声轸吻,又阮半;去声震问,又愿半。

  (7)平声寒删先,又元半;上声旱潸铣,又阮半;去声翰谏霰,又愿半。

  (8)平声萧肴豪,上声筱巧皓,去声啸效号。

  (9)平声歌,上声哿,去声个。

  (10)平声麻,又佳半;上声马,去声禡,又卦半。

  (11)平声庾青蒸,上声梗迥,去声敬径。

  (12)平声尤,上声有,去声宥。

  (13)平声侵,上声寝,去声沁。

  (14)平声覃盐咸,上声感俭豏,去声勘艳陷。

  (乙)入声五部

  (1)屋沃。

  (2)觉药。

  (3)质物锡职缉。

  (4)物月曷黠屑叶

  (5)合洽。

 这十九部大约只能适合宋词的多数情况。其实在某些词人的笔下,第六部早已与第十一部、第十三部相通,第七部早已与第十四部相通。其中有语音发展的原因,也有方言的影响。

 入声韵的独立性很强。某些词在习惯上是用入声韵的,例如《忆秦娥》、《念奴娇》等。

 平韵与仄韵的界限也是很清楚的。某调规定用平韵,就不能用仄韵;规定用仄韵,就不能用平韵。除非有另一体。

 只有上去两声是可以通押的。这种通押的情况在唐代古体诗中已经开始了。

  (二)词的平仄

   词的特点之一就是全部用律句或基本上用律句。最明显的律句是七言律句和五言律句。有些词,一读就知道这是从七绝或七律脱胎出来的。例如《浣溪沙》四十二字,就是六个律句组成的,很像一首不粘的七律,减去第三、第七两句。这词的后阕开头用对仗,就像律诗颈联用对仗一样。《菩萨蛮》前后阕末句本来用拗句(仄平平仄平),但是后代词人许多人都用了律句,以致万树《词律》不能不在第三字注云“可仄”。如果前后阕末句都用了律句,那么,整首《菩萨蛮》都是七言律句和五言律句组成的了。不过要注意一点:词句常常是不粘不对的。像《菩萨蛮》开头两句虽然都是律句,但它们的平仄不是对立的。

   不但五字句、七字句多数是律句,连三字句、四字句、六字句、八字句、九字句、十一字句等,也多数是律句。现在分别加以叙述。

   三字句。——三字句是用七言律句或五言律句的三字尾。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如“须晴日”,平仄仄如“俱往矣”,仄平平如“照无眠”。两个三字律句用在一起如“青箬笠,绿蓑衣”。

   四字句。——四字句是用七言律句的上四字。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如“天高云淡”,仄仄平平如“怒发冲冠”。两个四字律句用在一起如“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如果先平脚,后仄脚,则如“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六字句。——六字句是四字句的扩展,我们把平起变为仄起,仄起变为平起,就扩展成为六字句。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如“我欲乘风归去”;平平仄仄平平如“红旗漫卷西风”。两个六字律句用在一起如“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八字句。——八字句往往是上三下五。如果第三字用仄声,则第五字往往用平声;如果第三字用平声,则第五字往往用仄声。下五字一般都用律句。第三字用仄声的如“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第三字用平声的如“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九字句。——九字句往往是上三下六,或上六下三,或上四下五。一般都用两个律句组合而成,至少下六字或下五字是律句。如“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十一字句[30]。——十一字句往往是上四下七,或上六下五。下五字往往是律句。如“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又如“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词中还有二字句、一字句、一字豆[31]。现在再分别加以叙述。

   二字句。——二字句一般是平仄(第一字平声,第二字仄声),而且往往是叠句。如“山下,山下”。又如王建《调笑令》,“团扇,团扇。……弦管,弦管”。个别词牌也用平仄,如辛弃疾《南乡子》:“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一字句。——一字句很少见。只有十六字令的第一句是一字句。

   一字豆。——一字豆是词的特点之一。懂得一字豆,纔不至于误解词句的平仄。有些五字句,实际上是上一下四。例如“望长城内外”,望字是一字豆,“长城内外”是四字律句。这样,“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和“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就成为整齐的对仗。

   特种律。——特种律句主要指的是比较特别的仄脚四字句和六字句。仄脚四字律句是“平平仄仄”,但是特种律句则是“仄平平仄”(第三字必平);仄脚 六字律句是“仄仄平平仄仄”,但是特种律句则是“仄仄仄平平仄”(第五字必平)。《忆秦娥》前后阕末句,依《词律》就该是特种律句。其实,前后阕倒数第二句也常常用特种律句。如“马蹄声碎,喇叭声咽”,“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如梦令》的六字句也常用特种律句。如“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直指武夷山下”,“风展红旗如画”。又如“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却道海棠依旧”,“应是绿肥红瘦”。

   拗句。——大多数的词牌都是没有拗句的。但是,也有少数词牌用一些拗句。例如《念奴娇》前后阕末句(如“一时多少豪杰”,“一樽还酹江月”),《水调歌头》前阕第三句上六字(如“不知天上宫阙”),后阕第四句上六字(如“一桥飞架南北”),都是“平平平仄平仄”,就都是拗句。

   总之,从律句去了解词的平仄,十分之九的问题都解决了[32]。

  (三)词的对仗

   词的对仗,有固定的,有一般用对仗的,有自由的。

   固定的对仗,例如西江月前后阕头两句。此类固定的对仗的很少见的。

   一般用对仗的(但也可以不用),例如《沁园春》前阕第二三两句、第四五句和第六七句,第八九两句;后阕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第七八两句。又如《念奴娇》前后阕第五六两句。又如《浣溪沙》后阕头两句。

   《沁园春》前阕第四五六七两联,如“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后阕第三四五六两联,如“惜秦皇汉武,略轮文采;唐宗宋祖,稍逊 风骚”。这是以两句对两句,跟一般对仗不同。像这样以两句对两句的对仗,称为扇面对[33]。

   凡前后两句字数相同的,都有用对仗的可能。例如《忆秦娥》前后阕末两句,《水调歌头》前阕第五六两句,后阕第六七两句,等等。但是这 些地方用不用对仗完全是自由的。

   词的对仗,有两点和律诗不同。第一,词的对仗不一定要以平对仄,以仄对平。如“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又如“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 失滔滔”(城对河,是平对平;外对下,是仄对仄)。第二,词的对仗可以允许同字相对。如“千里冰封”对“残阳如血”。

     除了这两点之外,词的对仗跟诗的对仗的一样的。

 词韵、词的平仄和对仗都是从律诗的基础上加以变化的。因此,要研究词,最好是先研究律诗。律诗研究好了,词就容易懂了。

  [1] 这是根据《类编草堂诗余》所分小令、中调、长调而得出来的结论。

  [2] 万树《词律》共收一千一百八十多个“体”。徐本立《词律拾遗》增加四百九十五个“体”。清代的《钦定词谱》共有二千三百零六个“体 ”。

  [3] 大中,是唐宣宗年号。

  [4] 这是依照一般的说法。

  [5] 原名《渔父》。

  [6] 曲终叫做阕(que)。一阕,表示曲子到此已告终了。下面再来一阕,那是表示依照原曲再唱一首歌。当然前后阕的意思还是连贯的。

  [7] 字数不同如《菩萨蛮》,平仄不同如《浣溪沙》,详下节。

  [8] 旧法,前后阕中间空一格。现在分行写,中间空一行。

  [9] 但是改为横排。

  [10] 其所以不止举一首,是要显示词人依谱填词的严格。

  [11] 字下加小圆点的都是入声字。不要按现代普通话的声调去了解。下同。

  [12] 这很像一首不粘的七律减去第三、第七两句。

  [13] “兴”,去声。

  [14] 这句第一字可平,第三字可仄,但是不能犯孤平。这就是说,如果第三字用仄,则第一字必须用平。后阕末句同。

  [15] “看”,平声。

  [16] “漫”,平声。

  [17] “昨”字未拘平仄。

  [18] 双调用‖号表示前后阕同。下同。

  [19] 依语法结构,应该标点为:“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这里是按词谱断句。

  [20] 这个词调的平仄相当灵活。前阕第三句、后阕第四句为一个十一字句,中间稍有停顿,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均可。但是近代词人常常把它分成两句,并且是上六下五(参看张惠言《词选》所录他自己的五首《水调歌头》)。毛主席的词也是按上六下五填写的。这调常用一些拗句,如毛主席词 中的“子在川上曰”,“一桥飞南北”,苏轼词中的“不知天上宫阙”,“起舞弄清影”等。

  [21] 跟《水调歌头》一样,这个词调的平仄相当灵活,而且用拗句。

  [22] 依语法结构,应该标点为:“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这里是按词谱断句。

  [23] 依语法结构,应该标点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这里是按词谱断句。

  [24] 第一句可以用韵。

  [25] 调中有四句“仄平平仄仄”,都应该了解为上一下四,即仄+平平仄仄。

  [26] 这一句,依《词律》应分两句,即平平,仄仄平平。但是,一般都作六字句。

  [27] 成吉思汗是蒙古人名,不拘平仄。

  [28] 戈载《词林正韵》的韵目依照《集韵》,现在改为“平水韵”(即第二章第二、六两节所讲的诗韵),以归一律。

  [29] 具体的字见于附录《诗韵举要》。下同。

  [30] 十字句罕见,不讨论。

  [31] 豆,就是读(dòu)。句稍有停顿叫豆。一字豆不须点断,只须把五字句看成“上一下四”就是了。

  [32] 关于词的平仄,还有许多讲究。如有些地方该用去声,有的地方该用上声,又有人以为入声、上声可以代替平声。这只是技巧的事或变通的办法,不必认为格律,所以略而不讲。

  [33] 诗也有扇面对,但不如词的扇面对那样常见。


第四章 诗词的节奏及其语法特点

  第一节 诗词的节奏

   诗词的节奏和语句的结构是有密切关系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和语法有密切关系的。因此,我们把节奏问题放在这里来讲。

  (一)诗词的一般节奏

   这里所讲的诗词的一般节奏,也就是律句的节奏。律句的节奏,是以每两个音节(即两个字)作为一个节奏单位的。如果是三字句、五字句和七字句,则 最后一个字单独成为一个节奏单位。具体说来,如下表:

  三字句:

  平平——仄 仄仄——平

  平仄——仄 仄平——平

  四字句:

  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

  五字句: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六字句:

  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

  七字句: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从这一个角度上看,“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这两句口诀是基本上正确的:第一、第三、第五字不在节奏点上,所以可以不论;第二、第四、第六字在节奏点上,所以需要分明[1]。

   意义单位常常是和声律单位结合得很好的。所谓意义单位,一般地说就是一个词(包括复音词)、一个词组一个介词结构(介词及其宾语 )、或一个句子形式、所谓声律单位,就是节奏。就多数情况来说,二者在诗句中是一致的。因此,我们试把诗句按节奏来分开,每一个双音节奏常常是和一个双音词、一个词组或一个句子形式相当的。

  例如: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毛泽东)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毛泽东)

   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毛泽东)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毛泽东)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崔颢)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李益)

   应当指出,三字句,特别是五言、七言的三字尾,三个音节的结合是比较密切的,同时,节奏点也是可以移动的。移动以后,就成为下面的另一种 情况:

  三字句:

   平——平仄 仄——仄平

   平——仄仄 仄——平平

  五字句: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七字句: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我们试看,另一种诗句则是和上述这种节奏相适应的:

   须——晴日。(毛泽东)

   起——宏图。(毛泽东)

   雨后——复——斜阳。(毛泽东)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泽东)

   海月——低——云旆,江霞——入——锦车。(钱起)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纔能——没——马蹄。(白居易)

   实际上,五字句和七字句都可以分为两个较大的节奏单位:五字句分为二三,七字句为四三,这是符合大多数情况的。但是,节奏单位和语 法结构的一致性也不能绝对化,有些特殊情况是不能用这个方式来概括的。例如有所谓折腰句,按语法结构是三一三。陆游《秋晚登城北门》:“一点烽传散关信,两行雁带杜陵秋。”如果分为两半,那就只能分成三四,而不能分成四三。又如毛主席的《沁园春·长沙》:“粪 土当年万户侯”,这个七字句如果要采用两分法,就只能分成二五(“粪土——当年万户侯”),而不能分成四三;又如毛主席的《七律·赠柳亚子先生》“风 物长宜放眼量”,这个七字句也只能分成二五(“风物——长宜放眼量”),而不能分成四三。还有更特殊的情况。例如王维《送严秀才入蜀》“山临 青塞断,江向白云平”;杜甫《春宿左省》“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李白《渡荆门送别》“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临青塞”、“临 万户”、“随平野”、“向白云”、“傍九霄”、“入大荒”,都是动宾结构作状语用,它们的作用等于一个介词结构,按二三分开是不合于语法结构的。又如杜甫《旅夜书怀》“名岂文章着,官应老病休”,按节奏单位应该分为二三或二二一,但按语法结构则应分为一四(“名——岂 文章着,官——应老病休”),二者之间是有矛盾的。

   杜甫《宿府》“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按语法结构应该分成五二(“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王维 《山居》“鹤巢松树徧,人访荜门稀”,按语法结构应该分成四一(“鹤巢松树——徧,人访荜门——稀”)。元稹《遣行》“寻觅诗章在,思量岁月惊”,按语法结构也应该分成四一(“寻觅诗章——在,思量岁月——惊”)。这种结构是违反诗词节奏三字尾的情况的。

   在节奏单位和语法结构发生矛盾的时候,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语法结构。事实上,诗人们也是这样解决了矛盾的。

   当诗人们吟哦的时候,仍旧按照三字尾的节奏来吟哦,但并不改变语法结构来迁就三字尾。

   节奏单位和语法结构的一致是常例,不一致是变例。我们把常例和变例区别开来,节奏的问题也就看清楚了。

  (二)词的特殊节奏

   词谱中有着大量的律句,这些律句的节奏自然是和诗的节奏一样的。但是,词在节奏上有它的特点,那就是那些非律句的节奏。

   在词谱中,有些五字句无论按语法结构说或按平仄说,都应该认为一字豆加四字句(参看上文第三章第二节)。特别的后面跟着对仗,四字句的性质更为明显 。试看毛主席《沁园春·长沙》:“看万山红徧,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又试看毛主席《沁园春·雪》:“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按四字句,应该是一三不论,第一字和第三字可平可仄,所以“万”字仄而“长”字平,“红”字平而“内”字仄。这 里不能按律诗的五字句来分析,因为这是词的节奏特点。所以当我们分析节奏的时候,对这一种句子应该分析成为“仄——平平——仄仄”,而于具体 的词句则分析成为“看——万山——红徧”,“望——长城——内外。”这样,节奏单位和语法结构还是完全一致的。

   毛主席《沁园春·长沙》后阕:“恰同学少年,风化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也有类似的情况。按词谱,“同学少年”应是平平仄仄,现在用了仄仄平平是变通。从“恰同学少年”这个五字句来说,并不犯孤平,因为这是一字豆,加四字句,不能看成是五字律句。

   不用对仗的地方也可以有这种五字句。仍以《沁园春》为例。毛主席《沁园春·长沙》前阕:“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后阕:“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沁园春·雪》前阕:“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后阕:“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其中的五字句,无论按语法结构或者是按平仄,都是一字豆加四字句。“大”、“击”、“素”、“人”都落在四字句的第三字上,所以不拘平仄。

   五字句也可以是上三下二,平仄也按三字句加二字句。例如张元干《石州慢》前阕末句“倚危樯清绝”,后阕末句“泣孤臣吴越”,它的节奏是“仄平平——平仄”。

   四字句也可以是一字豆加三字句,例如张孝祥《六州歌头》:“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其中的“念腰间箭”就是这种情况。

   七字句也可以是上三下四,例如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又如辛弃疾《太常引》:“人道是清光更多[2]。”

   八字句往往是上三下五,九字句往往是上三下六,或上四下五,十一字句往往是上五下六,或上四下七,这些都在上文谈过了。值得注意的是语 法结构和节奏单位的一致性。

   在这一类的情况下,词谱是先有句型,后有平仄规则的。例如《沁园春》末两句,在陆游词中是“有渔翁共醉,溪友为邻”,这个句型就是一个一字豆加两个四字句,然后规定这 两句的节奏是“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又如《沁园春》后阕第二句,在陆游词中是“又岂料而今余此身”,这个句型是上三下五,然后规定它的节奏是“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在这里,语法结构对词的节奏是起决定作用的。

   第二节 诗词的语法特点

   由于文体的不同,诗词的语法和散文的语法不是完全一样的。律诗为字数及平仄规则所制约,要求在语法上比较自由;词既以律句为主,它的语 法也和律诗差不多。这种语法上的自由,不但不妨碍读者的了解,而且有时候还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艺术效果。

    关于诗词的语法特点,这里也不必详细讨论,只拣重要的几点谈一谈。

  (一)不完全句

   本来,散文中也有一些不完全的句子,但那是个别情况。

   在诗词中,不完全句则是经常出现的。诗词是最精炼的语言,要在短短的几十个字中,表现出尺幅千里的画面,所以有许多句子的结构就非压缩不可。所谓不完全句,一般指没有谓语,或谓语不全的句子。最明显的不完全句是所谓名词句。一个名词性的词组,就算一句话。例如杜甫的《春日忆李白》中两联: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若依散文的语法看,这四句话是不完整的,但是诗人的意思已经完全表达出来了。李白的诗,清新得像庾信的诗一样,俊逸得像鲍照的诗一样。当时杜甫在渭北(长安),李白在江东,杜甫看见了暮云春树,触景生情,就引起了甜蜜的友谊的回忆来,这个意思不是很清楚吗?假如增加一些字,反而令人感到是多余 的了。

   崔颢《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这里有四层意思:“晴川历历”是一个句子,“芳草萋萋”是一个句子,“汉 阳树”与“鹦鹉洲”则不成为句子。但是,汉阳树和晴川的关系,芳草和鹦鹉洲的关系,却是表达出来了。因为晴川历历,所以汉阳树更看得清楚了;因为芳草萋萋,所以鹦鹉洲更加美丽了。

   杜甫《月夜》:“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这里也有四层意思:“云鬟湿”是一个句子形式,“玉臂寒”是一个句子形式,“香雾”和“清辉 ”则不成为句子形式。但是,香雾和云鬟的关系,清辉和玉臂的关系,却是很清楚了。杜甫怀念妻子,想象她在鄜州独自一个人观看中秋的明月,在乱离中怀念丈夫,深夜还不睡觉,云鬟为露水所侵,已经湿了,有似香雾;玉臂为明月的清辉所照,越来越感到寒冷了。

   有时候,表面上好象有主语,有动词,有宾语,其实仍是不完全句。如苏轼《新城道中》:“岭上晴云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这不是两个意思,而是四个意思。“云”并不是“披”的主语,“日”也不是“挂”的主语。岭上积聚了晴云,好象披上了絮帽;树头初升起了太阳,好象挂上了铜钲。毛主席所写的《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月”并不是“叫”的宾语。西风、雁、霜晨月,这是三层意思,这三件事形成了浓重的气氛。长空雁叫,是在霜晨月的景况下叫的。

   有时候,副词不一定要像在散文中那样修饰动词。例如毛主席《沁园春·长沙》里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恰”字是副词 ,后面没有紧跟着动词。又如《菩萨蛮》(大柏地)里说:“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复”字是副词,也没有修饰动词。

   应当指出,所谓不完全句,只是从语法上去分析的。我们不能认为诗人们有意识地造成不完全句。诗的语言本来就像一幅幅的画面,很难 机械地从语法结构上去理解它。这里只想强调一点,就是诗的语言要比散文的语言精炼得多。

  (二)语序的变换

   在诗词中,为了适应声律的要求,在不损害原意的原则下,诗人们可以对语序作适当的变换。现在举出毛主席诗词中的几个例子来讨论。

   七律《送瘟神》第二首:“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第二句的意思是中国(神州)六亿人民都是尧舜。依平仄规则是“仄仄平平仄仄平”,所以“六亿”放在第一二两字,“神州”放在第三四两字,“尧舜”说 成“舜尧”。“尧”字放在句末,还有押韵的原因。

   《浣溪沙·1950年国庆观剧》后阕第一句“一唱雄鸡天下白”,是“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意思。依平仄规则是“仄仄平平平仄仄”,所以“一唱”放在第一二两字,“雄鸡 ”放在第三四两字。

   《西江月·井冈山》后阕第一二两句:“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壁垒森严”和“众志成城”都是成语,但是,由于第一句应该是“仄仄平平仄仄”,所以“森严”放在第三四两字,“壁垒”放在第五六两字。

   《浪淘沙·北戴河》最后两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曹操《观沧海》原诗的句子是:“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依《浪淘沙》的规则 ,这两句的平仄应该是“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所以“萧瑟”放在第一二两字,“秋风”放在第三四两字。

   语序的变换,有时也不能单纯了解为适应声律的要求。它还有积极的意义,那就是增加诗味,使句子成为诗的语言。杜甫《秋兴》(第八首)“香稻啄余 鹦鹉粒,碧梧栖老凤皇枝”,有人认为就是“鹦鹉啄余香稻粒,凤皇栖老碧梧枝”。那是不对的。“香稻”、“碧梧”放在前面,表示诗人所咏的是香稻和碧梧,如果把“鹦 鹉”“凤皇”挪到前面去,诗人所咏的对象就变为鹦鹉与凤皇,不合秋兴的题目了。又如杜甫《曲江》(第一首)“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上句“经眼”二字好象是多余 的,下句“伤多”(感伤很多)似应放在“莫厌”的前面,如果真按这样去修改,即使平仄不失调,也是诗味索然的。这些地方,如果按照散文的语法来要求,那就是不懂诗词的艺术了。

  (三)对仗上的语法问题

   诗词的对仗,出句和对句常常的同一句型的。例如:

   王维《使至塞上》:“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主语是名词前面加上动词定语,动词是单音词,宾语是名词前面加上专名定语。

   毛主席《送瘟神》:“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主语是颜色修饰的名词,“随心”、“着意”这两个动宾结构用作状语,用它们来修饰动词 “翻”和“化”,动词后面有补语“作浪”和“为桥”。

   语法结构相同的句子(即同句型的句子)相为对仗,这是正格。但是我们同时应该注意到:诗词的对仗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只要求字面相对,而不要求句型相同。例如:

   杜甫《八阵图》:“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三分国”是“盖”的直接宾语,“八阵图”却不是“成”的直接宾语。

   韩愈《精卫填海》:“口衔山石细,心望海波平。”“细”字是修饰语后置,“山石细”等于“细山石”;对句则是一个递系句:“心里希望海波变为平静。”我们可以倒过来说“口衔细的山石”,但不能说“心望平的海波”。

   毛主席的七律《赠柳亚子先生》:“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太盛”是连上读的,它是“牢骚”的谓语;“长宜”是连下读 的,它是“放眼量”的状语。“肠断”连念,是“防”的宾语;“放眼”连念,是“量”的状语,二者的语法结构也不相同。

   由上面一些例子看来,可见对仗是不能太拘泥于句型相同的。一切形式要服从于思想内容,对仗的句型也不能例外。

  (四)炼句

   炼句是修辞问题,同时也常常是语法问题。诗人们最讲究炼句;把一个句子炼好了,全诗为之生色不少。

   炼句,常常也就是炼字。就一般说,诗句中最重要的一个字就是谓语的中心词(称为“谓词”)。把这个中心词炼好了,这是所谓一字千金,诗句就变为生动的、形象的了。著名的“推敲”的故事正是说 明这个道理的。相传贾岛在驴背上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他想用“推”字,又想用“敲”字,犹豫不决,用手作推敲的样子,不知不觉 地冲撞了京兆尹韩愈的前导,韩愈问明白了,就替他决定了用“敲”字。这个“敲”字,也正是谓语的中心词。

   谓语中心词,一般是用动词充当的。因此,炼字往往也就是炼动词。现在试举一些例子来证明。

   李白《塞下曲》第一首:“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随”和“抱”这两个字都炼得很好。鼓是进军的信号,所以只有“随”字最合适 。“宵眠抱玉鞍”要比“伴玉鞍”、“傍玉鞍”等等说法好得多,因为只有“抱”字纔能显示出枕戈待旦的紧张情况。

   杜甫《春望》第三四两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溅”和“惊”都是炼字。它们都是使动词:花使泪溅,鸟使心惊。春来了,鸟语花香,本来应该欢笑愉快;现在由于国家遭逢丧乱,一家流离分散,花香鸟语只能使诗人溅泪惊心罢了。

   毛主席《菩萨蛮·黄鹤楼》第三四两句:“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锁”字是炼字。一个“锁”字,把龟蛇二山在形势上的重要地位充分地显 示出来了,而且非常形象。假使换成“夹大江”之类,那就味同嚼蜡了。

   毛主席《清平乐·六盘山》后阕第一二两句:“六盘山上高峯,红旗漫卷西风。”“卷”字是炼字。用“卷”字来形容红旗迎风飘扬,就显 示了红旗是革命战斗力量的象征。

   毛主席《沁园春·雪》第八九两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舞”和“驰”是炼字。本来是以银蛇形容雪后的山,蜡象形容雪后的高原,现 在说成“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静态变为动态,就变成了诗的语言。“舞”和“驰”放到蛇和象的前面去,就使生动的形象更加突出。

   毛主席的七律《长征》第三四两句:“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腾”和“走”是炼字。从语法上说,这两句也是倒装句,本来说 的是细浪翻腾、泥丸滚动,说成“腾细浪”、“走泥丸”就更加苍劲有力。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革命气概被毛主席用恰当的比喻描画得十分传神。

   形容词和名词,当它们被用作动词的时候,也往往是炼字。杜甫《恨别》第三四两句:“草木变衰行剑外,干戈阻绝老江边。”“老”字是形容词 当动词用。诗人从爱国主义的情感出发,慨叹国乱未平,家人分散,自己垂老滞留锦江边上。这里只用一个“老”字就充分表达了这种浓厚的情感。

   毛主席《沁园春·长沙》后阕第七、八、九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粪土”二字是名词当动词用。毛主席把当年的万 户侯看成粪土不如,这是蔑视阶级敌人的革命气概。“粪土”二字不但用得恰当,而且用得简炼。

   形容词即使不用作动词,有时也有炼字的作用。王维《观腊》第三四两句:“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这两句话共有四个句子形式,“枯”、“疾”、“尽 ”、“轻”,都是谓语。但是,“枯”与“尽”是平常的谓语,而“疾”与“轻”是炼字。草枯以后,鹰的眼睛看得更清楚了,诗人不说 看得清楚,而说“快”(疾),“快”比“清楚”更形象。雪尽以后,马蹄走得更快了,诗人不说快,而说“轻”,“轻”比“快”又更形象。

   以上所述,凡涉及省略(不完全句),涉及语序(包括倒装句),涉及词性的变化,涉及句型的比较等等,也都关系到语法问题。古代虽 没有明确地规定语法这个学科,但是诗人们在创作实践中经常接触到许多语法问题,而且实际上处理得很好。我们今天也应该从语法角度去瞭解旧体诗词,然后我们的了解纔是全面的。

  [1] 这两句口诀之所以不完全正确,是由于其它声律的原因,已见上文。

  [2] 这是一个拗句,这里不详细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