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诗词格律资料》音韵及其历史沿革与继承  

2017-06-13 15:45:26|  分类: 诗词格律讲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古音和中古音、近代音是如何划定的?

  在音韵学上,把汉语的发展阶段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即上古音系统,中古音系统,近代音系统。
 上古音是指上古汉语时期(从西周初年到汉末)的汉语语音。历时一千二百多年。这一时期还可以
分为三个阶段:1、春秋以前;2、春秋战国时期;3、两汉时期。上古音的代表性音系是《诗经》的韵部系统和
的声母系统。
  中古音是指南北朝至隋唐时期汉语的语音。中古汉语语音可以分前后两期。南北朝的汉语是中古前
期,唐五代的汉语是中古后期。中古汉语的代表性音系是《切韵》音系。
 近代音是指宋、元、明、清时期的汉语语音,近代音的代表性音系是元朝的《中原音韵》音系。近
代汉语共同语的语音系统跟中古音的主要不同是:声母里的全浊声母变成了清声母;韵母简化。现代普通话,属于
近代音系统,而诗词写作,却要依照中古音系的声韵标准,这就需要在写作时勤翻韵书,以免出错。作诗所用的韵书
叫做《平水韵》,它把全部的汉语分成106个韵,以平上去入四声排列,因为平声字较多,所以分成上平声与下平声
,即平声字上卷、平声字下卷之义,没有别的含义。

普通话与中华新韵
      
 普通话是以北方话(官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
规范的现代标准汉语。普通话作为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已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和外国人学习
中文的首选语言,是现代标准汉语的另一个称呼。各国都有自己的通用语言(官方用语、首都官话)—
—无论美国、俄罗斯、印度等国,都是语言方言众多而推行各国的标准用语以利于人们广泛交通。中国
的国家通用语言是普通话,即汉语普通话,是中国历代官方推行的修正型的首都雅音(区别于首都胡同
音)。要区别三个概念:首都雅音即首都官话,首都胡同音,修正型的首都雅音。
  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前后历时八百多年。由于经济政治的集中,北京话的影响
逐增大,地位日益重要。一方面,北京话作为官方的通用语言传播到全国各地,成为“官话”,“官话
”也就逐渐成了各方言区之间共同使用的“共同语”;另一方面,以北方话为基础的白话文学作品,特
别是元明以来的戏曲,也更多地接受了北京话的影响。这样,北京话就为汉民族共同语的标准音打下了
坚实的基础。到了清朝末年,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汉民族共同语实际上已经形
成。要区别三个概念:首都雅音即首都官话,首都胡同音,修正型的首都雅音。 

    北京话作为新中国的普通话,以北京官话语音(区别于北京胡同话)为基础音,加以部分修正(主

要是吸收滦平话的特点如直接、清晰、明确)。以滦平话为主要标准——滦平话是北京官话的推行区、

记录区,小小区别于北京胡同话。

    推行来源:现代汉语标准语,孕育于中原的中原官话(所以现代人读唐诗宋词元曲一般都能押

韵),从《唐韵》到宋代《广韵》是继承,定于元明,是“官话”体系。明初定都南京,南京官话被推

崇,以南京官话为官方语言,金陵雅音(以《洪武正韵》为规范)以古中原雅言正统嫡传的身份被确立

为中国汉语的标准音。


    朱棣夺取建文帝的帝位,迁都北平(改为京师,称北京),以南京人为主、从全国各地迁徙数十万

贵族、富户、民众。以南京官话为主要基础影响元大都语音,经历明朝整个时代的过程,北京官话(异

于北京胡同音)初步形成。


     清末:清代贵族学习和推广北京官话,在雍正年间在南方方言区推广基于北京音的官话,设立“正

音书馆”。[17]  公元1909年,清政府设立了“国语编审委员会”,将当时通用的官话正式命名为国

语。这是清代汉语首次得到官方命名。


     民国: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后年2月在北平召开了“中国读音统一会”制定了史称老国音的

国音系统,确定了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的国音,具有入声。同期并制定了注音字母第一式。1913

年,新建立的民国政府制定的老国音虽以北京音为主,但为了兼顾各地,仍具有南京官话的特征,如有

入声等。当时预定为官方语言的国音是南京话和北京话的结合:区分平翘舌音、前后鼻音、尖团音,

平、上、去声调按照北京话,而部分韵母、入声音调按照南京话,成为一个京音为主兼顾南北的复合普

语言。1918年(中华民国七年)公布了第一套国家认可的国音“注音字母”,以“折中南北牵合古

今”为原则,包括保持入声特征,主要由北京官话和南京官话混合提取创造。1919年4月21日,北洋政府

成立“国语统一筹备会”。1919年9月编辑出版了《中华民国国音字典》。1920年,由于《国音字典》语

音标准与北平语音标准产生的矛盾,爆发了“京国之争”。同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今南京大学)英

文科主任张士一发表《国语统一问题》,认为注音字母连同国音都要做根本的改造,不认同国音,主张

以北平音为国音标准。  1920年“国语统一筹备会”临时大会成立。 


    1921年,中华国音留声机片及国语留声机片先后发行,确定了国音声调。中华国音留声机片由王璞

在上海发音,平、上、去依北京声调,入声为北京读书音。 国语留声机片是赵元任在美国发音,上海

商务印书馆制作发行,平、上、去依北京声调,入声则为标准南京音。1932年5月,中华民国教育部正式

公布并出版《国音常用字汇》,为确立国语的标准提供了范本,为现代汉语标准第一个系统——国语系

统。1932年之后的国语广播,都采取了以《国音常用字汇》为标准的形式,各地的国语标准一致化。

1949年以后的国语系统、普通话系统、华语系统,均源于这个时期的国语系统。


    中华人民共和国:1953年中央人民政府以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为普通话标准音的主要采集地,1955

年,确定现代标准汉语名称由国语改称普通话,作为国家通用语言写入宪法,制定标准后于1956年2月6

日由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向全国推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

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现代标准汉语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通用语言。由于政治原因,中国大

陆与台湾的称呼不同但内涵一致,均为现代标准汉语。 


语音演化、历史沿革与继承

     据记载,三代(夏商周)以下均持中原雅音,直至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之所需,这也表示在很早以前

人们都已经有了“雅音入市”共同的心愿。

    周,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今河南洛阳),自此,洛邑的语言就成为了整个东周时期雅

言的基础。孔子在鲁国讲学,他的三千弟子来自四面八方,孔子正是用雅言来讲学的。《论语·述而第

七》中说:“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汉 、秦朝具体用什么语言无法考证。汉代国语为“洛语”,洛语承袭先秦时代的雅言。汉朝的汉语

标准语称“正音”、“雅言”,也称“通语”。 晋 西晋承袭汉代,以洛语为国语。永嘉之乱,洛京倾

覆,东晋迁都建康,洛语与中古吴语结合形成金陵雅音,为南朝沿袭。——上古音


    隋 最早能够找到的官方推广共同语政策在隋代。隋朝统一中国,定都长安。由于当时中国北方地区

长期在北方游牧民族统治之下,汉族习俗文化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一心想恢复汉族礼乐的隋文帝做了很

多恢复汉族文化的举措,其中包括命陆法言等编著《切韵》,审定比较经典、纯正的汉语。 隋朝统一中

国,编《切韵》,以金陵雅音和洛阳雅音为基础正音,南北朝官音融合形成长安官音(秦音)。唐承隋

制。隋、唐国语为“汉音”,或“秦音”。隋唐都长安,并以洛阳为东都,此时中原及关中汉音在与各

民族交融后已有所演变。 

    唐代在《切韵》的基础上,制定《唐韵》作为唐朝标准音,规定官员和科举考试必须使用唐韵。 有

学者认为,根据中古音韵所拟的唐诗读音,便与今日的粤语极为相近,指粤语为唐代正音并不为过。

 (参见罗常培《汉语音韵学导论》之附录《唐诗拟音举例》,中华书局,1956。)——中古音


    宋代在《唐韵》的基础上,制定《广韵》。北宋亡后,南宋的刘渊又基于广韵著《平水韵》。 

    元代定都在大都(今北京)。元代朝廷规定学校教学要使用以大都汉语语音为标准的天下通语。元

代盛行杂剧和散曲,这是两种接近口头语言的新的文学形式。 著名的杂剧作家关汉卿、马致远、王实甫

都是大都人,他们的作品《窦娥冤》、《汉宫秋》、《西厢记》等反映出当时大都话的面貌。元代周德

清的《中原音韵》是根据元杂剧的用韵编写的,书中归纳的语音(声母、韵母、声调)系统已经相当接

近今天的北京话,因此,大都话成为近代普通话开始形成的最原始基础。

    明朝开始以官话为官方语言,以金陵雅言、以古中原雅言为基础(称为“中州音”),形成汉语共

同语系统,称为“正音”,并深远地影响到直至今天的中国语言形态,当时的“南京话在明代占据重要

地位”。明永乐年间迁都北京后,南京话又成为当时北京语音的基础。张卫东等学者认为“明代官话有

南北两支的差别”,而以南京官话为主导。

    清朝定都北京,南京官话仍然是清初官场和知识分子阶层的主流官话。雍正年间(1728年)清设正

音馆,确立以北京官话为国语正音,北京官话的地位迅速抬升。到清中叶后,北京官话的影响逐渐超过

南京官话,最终在北洋政府时期以北京话为基础确立国语标准音。清朝末年,中国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

化,受到西方学术思想的影响,特别受到日本的影响。日本在明治维新前后大力推广日本语的共同语

,中国深受刺激。19世纪末中国的文化生活发生很大变化,国语这个名词得到传播。1909年清政府把官

话称为国语。1911年清朝学部通过《统一国语办法案》,以京音为准的官话为国语,取代原来明代官话

《洪武正韵》的地位,并加大力度推广。 

    民国 :辛亥革命之后,国语这个词得到当时北洋政府的承认,成为民族共同语的称呼。但是,清王

朝的覆灭使北京官话的标准音地位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因此,民国初期出现两场关于国语的争论。 1912

年12月由蔡元培任总长的教育部成立“读音统一会”筹备处,由吴敬恒(稚晖)任主任,并制定读音统

一会章程8条。规定“读音统一会”的职责是为审定每一个字的标准读音,称为“国音”。每个字的音素

定下来之后,还要制定相应的字母来代表每一个音素。 1913年,新建立的民国政府制定的老国音虽以北

京音为主,但为了兼顾各地,仍具有南京官话的特征,如有入声等。当时预定为官方语言的国音是南京

话和北京话的结合:平翘、前后鼻、尖团区分、部分音调按照北京话,而部分韵母、入声音调按照南京

话,成为一个京音为主兼顾南北的复合普通话。 

    1918年(民国7年)公布了第一套国家认可的国音“注音字母”,以“折中南北牵合古今”为原则,

包括保持入声特征,主要由北京官话和南京官话混合提取创造。南京大学(前身为国立东南大学与南京高师)教授张士一发表《国语统一问题》,其主张以北京话作为国语标准基础的意见得到当时多数人支

持。 当时来自北方直隶省的著名语言学家王照(“官话合声字母”的发明人)对于会员构成非常不满,

指出江浙人占25人之多,其中来自无锡的就有5人。经过激烈争论,最后决定会议实行一省一票制度,而

不是每个会员一票。当时对于一省一票制度争论也很激烈,来自江苏的汪荣宝声称,“若每省一表决

权,从此中国古书都废了。”王照反问:“此语做何解释?”汪不语,王照接着质问:“是否苏浙以外

更无读书人?”北方会员坚决要求每省一票,威胁说如果通不过就自行解散退出会议。最后在教育部代

部长董鸿炜推动下,终于通过了一省一票制度。这个一省一票的制度是解读会议结果的关键。 

    该会从清代李光地的《音韵阐微》中选出一批比较常用的汉字,对每个字都用每省一个表决权、多

数票决定的办法,在1913年审定了6500多个汉字的读音,又对”俚俗通行”的汉字和化学新字、度量衡

译音字等600多个,同样审定了读音。这样审定的汉字读音用当时新制定的注音字母注音,称为“国

音”。  

    国语推行委员会常务委员钱玄同 国音统一会议终于在5月22日闭幕,由于会议期间争吵激烈,会议

的议长吴敬恒在4月22日辞职,接任的王照也在5月7日后请了病假,临时由直隶的王璞主持会议。当时对

于浊音和入声尤为激烈,江苏代表汪荣宝夸张地说:“南人若无浊音及入声,便过不得日子。”同样是

江苏的代表、会议议长吴敬恒也语出惊人:“浊音字甚雄壮,乃中国之元气。德文浊音字多,故其国

强;我国官话不用浊音,故弱”。会议过程中,对有争议的字音,以一省一票原则的多数票决定“国

音”。整体来说,最后的结果还是以北京官语音为“基础”,同时吸收其它方言的语音特点(主要参考

南京语音),如区分尖团音和保留入声。这次会议审定的汉字读音被后人称之为“老国音”。并从1918

年开始推行。 1918年钱玄同发表《中国今后的文字问题》,号召“废孔学不可不废汉文”,提出以国语

罗马字代替汉字的主张。1923年,钱玄同在《国语月刊》第一卷《汉字改革专号》上发表〈汉字革命〉

长文:“我敢大胆宣言:汉字不革命,则教育决不能普及,国语决不能统一,国语的文学决不能发展,

全世界的人们公有的新道理、新学问、新知识决不能很便利、很自由地用国语写出。何以故?因汉字难

识、难记、难写故;因僵死的汉字不足以表示活泼泼的国语故;因汉字不是表示语音的利器故;因有汉

字作梗,则新学、新理的原字难以输入于国语故”。紧随其后,一大批留过洋的知识分子,诸如蔡元

培、黎锦熙、赵元任、林语堂、周辨明、许锡五等人,纷纷发表汉字拉丁化的文章,提出罗马字拼音的

方案,掀起了“国语罗马字运动”的浪潮。 所谓国语罗马字,就是用26个拉丁字母表示汉语的声、韵、

调。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老国音”的比较复杂的语音成分就成了它的最大障碍。因此,主张国语

罗马字的学者,要求统一汉字语音,以北京音为标准,修改国音,去掉“老国音”的尖音和入声等语音

成分。 1920年国语推行不到两年就爆发一场当时名为“京国之争”(指京音和国音)的大辩论。问题的

起因就在于国语标准音。支持国音和支持京音的分成两派。国音是主要“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京

音是“纯以北京话为标准”。两派争吵非常厉害。于是张士一发表文章,主张“注音字母连带国音都要

根本改造”,应“先由教育部公布合于学理的标准语定义,以至少受到中等教育的北京本地人的话为国

语的标准”。这个主张得到许多人的支持,特别在南方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纷纷开会响应,甚至通过决

议:“不承认国音,主张以京音为标准音”,“请教育部广征各方面的意见,定北京语音为标准音”。

1920年,“国语统一筹备会”在北京召开大会,通过了马裕藻、周作人、刘复、钱玄同、胡适等人提出

的议案《国语统一进行方法》,其中第三项为“统一国语既然要从小学校入手,就应该把小学校所用的

各种课本看作传布国语的大本营,其中国文一项尤为重要”。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和江蘇全省师范附属小

学联合会相继做出了定北平语音为标准音的决议,最後由“增修国音字典委员会”将国音确立了“以北

平读法为标准音”,即“新国音”,并开始在全国学校推广。1921年,中华国音留声机片及国语留声机

片先後发行,确定了国音声调。中华国音留声机片由王璞在上海发音,阴阳上去依北京声调,入声短而

不促,仿自北京读书音。国语留声机片是赵元任在美国发音,上海商务印书馆制作发行,阴阳上去依北

京声调,入声则为标准南京音。  “国语统一筹备会”成员胡适 胡适在教育部第三届国语讲习班、南开

学校、南开大学、教育部第四届国语讲习所讲授《国语文学史》。1927年4月北京文化学社以南开油印本

讲义作底本出版《国语文学史》。胡适说“我以为中国将来应该有拼音的文字。但是文言中单音太多,

决不能变成拼音文字。所以必需先用白话文字来代替文言的文字,然后把白话的文字变成拼音的文

字”。胡适1918年写《建设的文学革命论》将文学革命的目标归结到“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十个

大字,又加以解释曰:“我们所提倡的文学革命,只是要替中国创造一种国语的文学。有了国语的文学,

方才可有文学的国语。有了文学的国语,我们的国语才可算得真正国语。国语没有文学,便没有生命,

便没有价值,便不能成立,便不能发达。”“真正有功效有势力的国语教科书便是国语的文学,便是国语

的小说诗文剧本。…中国将来的新文学用的国语,就是将来的标准国语。这就是说:我们下手的方法,

只有用全力用白话创造文学。白话文学的真美被社会公认之时,标准化的国语自然成立了。”《教育部

令第八号》通令小学读本“宜取普通语体文,避用土语,并注重语法之程式。”北京大学国文系以胡

适、周作人、余平伯的散文以及徐志摩的诗歌为教材,极大的推动了新文学运动。到了“五四”运动以

后,文学革命和国语运动的髙潮掀起,北京教育部也竭力提倡国语,白话语体彻底占领了小学教育的阵

地。 1924年北京临时政府成立,章士钊任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反对国语运动和新文学,与以南京东南

大学为中心的学衡派形成夹击国语运动与新文学运动的声势。钱玄同的学生魏建功在《国语周刊》上发

表《打倒国语运动的拦路虎》一文。  国音常用字汇 1928年钱玄同提出“请组织《国音字典》增修委员

会案”。7月12日,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成立“国音字典增修委员会”,王璞、赵元任、钱玄同、黎锦

熙、汪怡、白镇瀛等六人为起草委员,逐字审改《国音字典》,正式采用北平地方音编成《国音常用字

汇》取代《国音字典》。后来1913年“读音统一会”拟定的国音就被修改为京音了。1932年根据新国音

编纂的《国音常用字汇》由民国政府教育部公布,在《字汇》的序言中又对国音以北京音为标准的含义

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即所谓以现代的确北平音标准音者,系指“现代的北平音系”而言,“并非必字字

尊其土音”。1935年,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改组为国语推行委员会,开始进行国语的全面普及和推广教

育工作。1932年之後的国语广播,都采取了以《国音常用字汇》为标准的形式。1937年,中国第一部现

代汉语辞典《国语辞典》由黎锦熙、钱玄同主编、中国大辞典编纂处出版。 


    新中国 1949年主持教材工作的叶圣陶力主将小学“国语”科改称“语文”。 1950年《小学语文课

程暂行标准(草案)》规定:“所谓语文,应是以北京音系为标准的普通话和照普通话写出的语体

文。”“讲解用的语言,仍用以北京音系为标准的普通话,不用方言土语。”《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草案

(初稿)》和《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草案)》再次强调:“教给儿童的语言必须是规范化的汉民族的共

同语言。这种语言就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

范的普通话。推广普通话是小学语文科的一项重要任务。”“第一是词的声音。这首先要求依照普通话

的语音进行教学;在方言区域须特别注意正音工作。” 在1955年10月召开的“全国文字改革会

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期间,将汉民族共同语的正式名称正式定为“普通话”,并同时

确定了它的定义,即“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

发表题为《为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的社论,文中提到:“新中国的共

同语,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 1955年11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

总政治部向全军发出了《关于在军队中推  现代汉语词典 行汉字简化、推广普通话和实现语言规范化的

通知》。1955年11月17日,教育部发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关于在中小学和各级师范学校大力推

广普通话的指示》。 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并补充了对普通话的定

义:“以北京语音为基础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26]  ”这

个定义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普通话的标准。“普通话”一词开始以明确的内涵被广

泛应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普通话标准音的主要采集地。“普通话”中的“普通”二字有“普

遍”和“共通”的含义。 1982年,吕叔湘在人民日报上呼吁推广普通话,提出“所有学校都应该是推广

普通话的阵地”、“中学是推广普通话的重点”。 1990年国家语委明确以广东、福建两省和上海市作为

南方方言区推广普通话的重点地区。 1991年第七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

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也明确提出要“大力推广普通话”。1991年派出专门的调

查组深入广东、福建的一些地区做了较为深入的调查研究,就两省推广普通话的工作提出建议。 2001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施行,确立了普  普通话宣传标语 通话“国家通用语言”的法

定地位,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通过汉语文课程教授普通话和规范汉字。”“广播电台、电视台以

普通话为基本的播音用语”。 2014年9月21日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与河北省政府共同举

办的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重点活动在河北省滦平县举行。 2014年是国务院确定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

17周年。李卫红说:“17年来,国民语言文字应用能力显著增强,目前全国有70%以上的人口具备普通话

应用能力,95%以上的识字人口使用规范汉字,中华民族几千年书同字、语同音的梦想正在逐步成为现

实。” 普通话是以北京话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

现代汉民族共同语。与会专家认为,推广普通话不是要人为地消灭方言,而是为了消除不同方言的隔

阂,以利于社会交际。

    关于滦平采音编辑。滦平是“普通话之乡”, 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为普通话标准音的主要采集地

(一些语词当地极少使用则在其它地方采音)。1953年当时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派出的语言专家,他们

在为制定中国通用语言规范进行取音考察,在滦平的金沟屯镇、巴克什营镇、火斗山乡三地进行了语音

采集。作为全国规范,普通话需要音节口型顺畅,声调简明,易于分辨,甚至要求语速适中,气流连

贯,韵味充足,适于广播、演讲和日常交流,如此才适合作为推向全国的公共用语。从后来普通话的规

范来看,滦平日常的语言非常符合这些标准。滦平话音准分明,字正腔圆,语调比当时的北京话

要“硬”一些,显得直接、清晰、明确,尤其是没有北京胡同音那种儿化、省字、尾音等发音习惯,易

于学习推广。1955年10月,“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召开,将汉民族共

同语的正式名称定为“普通话” 。 

    2016年10月23日《普通话最标准的地方不是北京!而是这个小县城》报道:回答一个谜题,北京专

家进村采集语音为什么选择滦平县?地理上并不属于中心的滦平,为什么人人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600多年形成标准音 200多年的历史断层,“洗”掉了滦平原先的方言;满清旗民在滦平开田建庄,又

让滦平成为北京官话的推广区。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作出了一个对中国影响深远的决策:迁都北京。

固守长城,在长城外很大范围形成军事隔离区,实际上也是一片无人区,而滦平就处在这个无人区的最

南边。 清朝,包括皇家内务府直管的皇庄、王府直管的王庄和八旗各级官兵所有的旗庄,纷纷建立“口

外庄田”。 “口外建庄”的过程,恰好与北京官话的普及同步。这一过程也需要追本溯源。早在明朝,

官方语言为南京官话,以金陵雅言为标准音,以《洪武正韵》为规范。永乐年间迁都北京,移入数十万

人口,随之而来的南京官话又成为当时北京官话语音的基础。——满清入主北京以后,朝廷积极学习汉

文化特别是语言文化。满族人学说的北京话,逐步成为清代推广的新的北京官话。这个时期,恰好是满

清旗民在滦平开田建庄的高峰时期。 

    王国平认为,庄田与京城交往密切,受当时北京官话影响较大。滦平既然像是空白磁带,大量来源

多样的移民没有强势方言,通用的就是清朝推广的北京官话,可以说在清朝时滦平就是北京官话推广的

先行区。清朝高级贵族群体在滦平纷纷建立“口外庄田”,在空白区域形成一个新的贵族区。北京官

话是北京雅音,区别于北京胡同音,雅音以当时有文化的贵族群体为主要使用人群(并带动其他人模仿

学习),学习汉语韵典,在语速、气流、韵味等方面有讲究,形成高雅音质) “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滦平

话,受北京官话影响很深,演变中也具备了自己的特点,比如直接、清晰、明确。也许这些恰好符合推

广的标准吧。”从清末到民国,再经过新文化运动,影响广泛的北京官话最终成为新中国普通话的前身

 。 另外,值得了解:清朝政府为什么推行雅音?除了交流的功能(关外的皇太极时期就对八旗子弟设

立了翻译考试科),还有科举考试里汉语用韵的要求。清朝科举考试有三个目的:一是为选官取士以管

理庞大的国家,二是为了从汉族等多民族的文化人里获得优秀人才,三是有助于以经书来统一思想、加

强思想统治。入关后,顺治二年进行了首次科举考试,康熙时期还采用“制科”,包括博学鸿词科等

等。一般科举考试必考的两种文体八股文试帖诗,都要求汉语用韵:八股文因为起股、中股、后股、

束股都有两股对偶句,被称八股文,对偶句要用韵。试帖诗主要是要精通结构和用韵。因此,有北京官

话能力就拥有一种优势,有文化的群体和贵族群体出现学习汉语雅音的气氛,懂雅音成为某种高级身份

的标志,导致他人模仿。

    汉语韵书著名的有《唐韵》、宋代《广韵》、明初的《洪武正韵》。 

    音系编辑 语音特点 普通话语音的特点是:声母除舌尖后擦音、鼻音 、边音外,无浊音;韵母多复

元音,鼻韵母有前后之分;没有声母的清浊对立,没有入声韵,尖团合流,声调较少,调式简单,另外

有轻声和儿化韵。 与印欧语系相比,普通话语音有鲜明的特点: 

      1.音节结构简单,声音响亮。普通话

中,一个音节最多只有4个音素,其中,发音响亮的元音占优势,是一般音节中不可缺少的成分。一个音

节内可以连续出现几个元音(最多三个),如“坏(huài)”,而且普通话音节中没有复辅音,即没有

像英语“lightning(闪电)”、俄语“Встреча(遇见)”那样几个辅音连在一起的现象。          2.音节界限分明,节律感强。汉语的音节一般都是由声母、韵母、声调三部分组成,声母在前,韵母紧随其后,再带一个贯穿整个音节的声调,便有了鲜明的音节界限。从音素分析的角度观察,辅音和元音互相间隔而有规律地出现,给人周而复始的感觉,因而极便于切分音节。 

     3.声调抑扬顿挫,富有表达性。普通话声调变化高低分明,高、扬、转、降区分明显,能够较强的表达一个人的情感。 现代标准汉语的发音基本沿袭了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但各地标准略有差异。对汉语而言,单音节(单字)发音可分为声母、介音(韵头)、韵腹、韵尾、声调五个要素,而韵头、韵腹、韵尾又被合成称为“韵母”;超音节(词句)发音还存在连续变调等要素。直音和反切都是古代给汉字注音的方法。

    至一九二六年,产生了由钱玄同、黎锦熙、赵元任等制订的“国语罗马字”,曾由当时南京的大学院于一九二八年正式公布。接着,一九三一年产生了由瞿秋白、吴玉章等制订的“拉丁化新文字”。拉丁化新文字和国语罗马字是拉丁字母式汉语拼音方案中比较完善的两个方案,大大超越了它们之前的各种方案。 依据注音符号的标音系统,其声韵系统共有21个声母、3个介母、13个韵母及4个声调。 依据汉语拼音的标音系统,其声韵系统共有23个声母(计入y、w两个半元音)、39个韵母(略同于注音符号中所有独用与结合韵母)和4个声调。 声母 声母顺序排列  唇音 舌尖音 舌根音 国际音标 [p] [p?] [m] [f] [t] [t?] [n] [l] [k] [k?] [x] 注音符号 ㄅ ㄆ ㄇ ㄈ ㄉ ㄊ ㄋ ㄌ ㄍ ㄎ ㄏ 汉语拼音 b p m f d t n l g k h  舌面音 翘舌音 舌齿音 国际音标  [?] [??] [?] [??] [???] [?] [?/?] [?] [??] [s] 注音符号  ㄐ ㄑ ㄒ ㄓ ㄔ ㄕ ㄖ ㄗ ㄘ ㄙ 汉语拼音  j q x zh ch sh r z c s 事实上,现在有许多年轻人(非北京官话)把翘舌组的音读成龈后音:【?】、【?】、【t??】、【t???】。 韵母 现代标准汉语的基本元音如下: 不圆唇元音  前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i/([i]) ㄧ i /?/([z? ~ ??]) -i 中元音 /e/([e ~ ? ~ ?]) ㄝ ê /?/([? ~ ? ~ ?]) ㄜ e 开元音 /a/([a ~ ? ~ ɑ]) ㄚ a 圆唇元音  前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y/([y]) ㄩ ü /u/([? ~ u]) ㄨ u 央元音  /o/([o ~ ?]) ㄛ o 开口呼:无介音,开头为/a/、/o/、/?/、/e/等元音(注音符号:ㄚ、ㄛ、ㄜ、ㄝ,汉语拼音:a、o、e、ê)。 近代汉语根据介音把韵母分为四类,称为四呼,即现代标准汉语的韵母可由上表中七个元音(/a/、/o/、/?/、/e/、/i/、/u/、/y/)与两个鼻音韵尾(【n】、【?】)组合而成。其中,只有一个元音或者一个元音带一个鼻辅音的情况,该元音称之为韵腹,所带的鼻辅音称为韵尾。两个元音构成的韵母,则是开口度较大的为韵腹,韵腹前的元音称为韵头或者介音,韵腹后的元音称为韵尾。三个元音或者两个元音带一个鼻辅音,则中间的元音是韵腹,第一个元音是韵头,韵腹后的元音或鼻辅音为韵尾。 · 齐齿呼:以/i/作为开头介音(注音符号:ㄧ,汉语拼音:i)。 · 合口呼:以/u/作为开头介音(注音符号:ㄨ,汉语拼音:u)。 · 撮口呼:以/y/作为开头介音(注音符号:ㄩ,汉语拼音:ü)。 现代标准汉语使用到的韵母组合表列如下: 韵母列表  开口呼(无介音) 齐齿呼(介音[i]) 合口呼(介音[u]) 撮口呼(介音[y]) 国际 音标 注音 符号 汉语 拼音 范例 国际 音标 注音 符号 汉语 拼音 范例 国际 音标 注音 符号 汉语 拼音 范例 国际 音标 注音 符号 汉语 拼音 范例 单 元 音 韵 母 [?]  -i  [i] ㄧ i 衣 [u] ㄨ u 乌 [y] ㄩ ü 迂 [?] ㄚ a 啊 [i?] ㄧㄚ ia 呀 [u?] ㄨㄚ ua 蛙 [?]/[?] ㄛ o 喔 [i?]/[i?] ㄧㄛ io 唷* [u?]/[u?] ㄨㄛ uo 窝 [?]/[??] ㄜ e 鹅* [?] ㄝ ê 诶 [i?] ㄧㄝ iê 耶  [y??] ㄩㄝ üê 约 [??]/[ɑ?] ㄦ er 儿 复 元 音 韵 母 [a?] ㄞ ai 哀 [ia?] ㄧㄞ iai 崖* [u??] ㄨㄞ uai 歪 [e?] ㄟ ei 诶  [ue?]/[u??] ㄨㄟ ui 威 [ɑ?] ㄠ ao 熬 [iɑ?] ㄧㄠ iao 腰 [??] ㄡ ou 欧 [i??]/[i???]/[i??] ㄧㄡ iu 优 带 鼻 音 韵 母 [?n] ㄢ an 安 [i?n] ㄧㄢ ian 烟 [u?n] ㄨㄢ uan 弯 [y?n] ㄩㄢ üan 冤 [?n] ㄣ en 恩 [in]/[i?n]/[i?n] ㄧㄣ in 因 [u?n] ㄨㄣ un 温 [yn] ㄩㄣ ün 晕 [ɑ?] ㄤ ang 昂 [iɑ?] ㄧㄤ iang 央 [uɑ?] ㄨㄤ uang 汪 [??] ㄥ eng 亨的韵母 [i?]/[i???]/[i??]/[i??] ㄧㄥ ing 英 [u??] ㄨㄥ ueng 翁 [y??]/ [i??] ㄩㄥ iong

 庸  [??] ong 轰的韵母 注释: 1. “知、蚩、诗、日、资、雌、思”等字的韵母称为“空韵”。注音

符号以单独的ㄓ、ㄔ、ㄕ、ㄖ、ㄗ、ㄘ、ㄙ表示发音,而汉语拼音则统一用i标示。 2. 现代标准汉语有

儿化韵,注音符号会将“儿”字独立标音为ㄦ;汉语拼音候写成r且与前一字组成一个音节。 3. 汉语拼

音将注音的ㄧㄡ、ㄨㄟ、ㄨㄣ等韵母写成iu、ui、un,其实际上为iou、uei、uen的缩写;例如:牛

niú、归guī、论lùn。(其他缩写及改写规则请参考汉语拼音条目)

      4. ㄧㄞ(崖)、ㄧㄛ(唷)韵字少;中国大陆将ㄧㄞ并入ㄧㄚ ia 而不用,台湾仍继续使用,教

育部国语字典。 5. ㄜ(e)韵母在一些地方(如北京)通常读作双元音【???】。 单字声调 现代标准

汉语中,因此除轻声外共有四个声调: 调序 调名 调值 注音符号调号 汉语拼音调号 备注 1 阴平 ??

 55 无 ? 2 阳平 ?? 35 ˊ ˊ 3 上声 ??? 214 ˇ ˇ 调值214为全上声,21为半上声。 4 去声 ?? 51

 ˋ ˋ 超音节发音 现代标准汉语在读词句时,字的发音会有一定的变化,例如变调、轻声、儿化。变

调 现代标准汉语发音时,字和字连起来发生字调与单字音调不同的现象,叫做变调。变调一般出现在下

列情况: 上声的变调 如果上声字后面接着非上声字,亦即阴平、阳平、去声和轻声前,且该上声字不

处于句末、不处于被强调状态时,常读作半上声21。 当两个上声字连读时,第一个字的声调变得接近阳

平。许多人将其与阳平35合并。 例如“老鼠”,两字音调都是上声,但发音若阳平、上声,和“牢

鼠”的读法相近而不相同。 当三个上声字连续时,则比较复杂,要分析具体情况。 当词语首二字是双

音节,而第三字是单音节时,首二字都变调。如“保管好”,发音若阳平、阳平、上声。 当词语首字是

单音节,而尾二字是双音节时,首字变成21,第二字变如阳平。如“总保管”发音若半上声、阳平、上

声。 “一”和“不”的变调 在去声音节之前,“一”读阳平声,如“一定”。 在非去声音节之

前,“一”读去声,如“一天”、“一年”、“一起”。 在词语之间,“一”读轻声。但表示序数时或

其他情况下,“一”都读原本的阴平声。 “不”只有在去声音节前才变调为阳平声,如“握不握得

住?”“不”即为阳平声。在词语之间,“不”读轻声。               

    “七”和“八”的变调 现代标准汉语中,“七”和“八”在去声字之前需要变为阳平。例如,“七

月”、“八拜”等词。但随着时代发展,年轻一代变调的人数越来越少。中国大陆2005年出版的第五版

《现代汉语词典》中已经删去了“七”和“八”变调的内容。但部分讲解现代汉语的书籍有所保留。基

于现在的年轻人几乎很少会在去声字前读为阳平。读为阳平普遍被认为东北土话的象征。 

    轻声 现代标准汉语发音时,某些字音失去了其原有的声调,而变得轻而短促的现象,叫做轻声。

    普通话难点音 口腔运动操 增强口腔吐字,咬字器官唇、齿、舌、腭、颊的力度和控制口腔运动操。

   (一)面部按摩,即用双手顺序延眼睛四周,额头,两鬓,双耳,口腔四周进行按摩→面部生热精神

放松,鼻腔通道通畅,口腔肌肉松弛自如的目的。

   (二)开口练习:身体端坐,两目平视,用右手轻抵下颌,做开口练习,做时感觉像打哈欠一样,切

忌用力往下开口,要感觉颈部的后拽力量,目的发好a,o单韵母。

   (三)撮口练习,做单韵母i,u,ǖ的连续发音动作但不出声,注意力量主要用在ǖ上,作此训练可增

强口腔的力度和控制使用。

   (四)舌头练习,即通过舌头往外伸,向里卷,左顶,右顶及沿门齿外周的转动训练吐字器官舌头的

顶,卷,弹,吐的力量及灵活性。

    难点音(二)zh舌尖后不送气清塞擦音,发音时气带不颤动,舌尖翘起来顶住硬腭,堵住气流通

道,然后舌头在原来的地方往前慢慢一移,路出一道窄缝,气流从这道窄缝中挤出来。 ch送气,当舌头

离开硬腭时,有显著气流跟随着。 sh舌尖后清擦音,发音时声带不颤动,舌尖向前硬腭翘起时,不和硬

腭接紧,留着一条缝气流从缝间挤出来。 r是舌尖后浊擦音,发的时候声带颤动。 z舌尖前不送气清塞

擦音,声带不颤动把舌尖放在下齿背的上端,用舌面的最前端抵住上齿背,闭住气流通路,然后舌面的

前端缓缓离开上齿背,现出一道空隙,气流从空陷中出来。 c送气 s舌面前端接近上齿背。 难点音练习

 n:哪、奴、奶、闹、能、您 l拉、铃、来、列、搂、罗 f发、房、奋、佛、风、法 h海、欢、好、

画、还、坏 j江、机、家、街、景、金 q青、球、取、前、恰 x先、西、香、新、凶、修 zh赵、中、

朱、专、庄、追 ch产、吵、车、陈、冲、出 sh沙、蛇、筛、省、双、书 z栽、怎、增、宗、资 c猜、

擦、参、仓、策 s撒、三、桑、松、思 难点音(三) an(uan)发a(舌面前、低、不圆唇 )后,抬高

舌位前伸,舌尖顶住上牙龈,软腭下垂,让气流从鼻子里出来。一定注意把舌头放在上牙龈的位置不要

松动和后缩。 比较n作声母时,舌尖和上齿龈马上就分开。 in i→抬高舌位,舌尖抵住上齿龈不要松

动。n→in en e→~→en ang 先发a→舌根后缩→让气流从鼻腔出来。 an,ang比较: ① —n舌尖抵住

上齿龈,—ng舌根尽力后缩 ② —n上下门齿相对,口形较闭,发—ng门齿较远口形较开。 难点音

 ong “u”→“ng”→ong iong “i”→“u”→ “ng”→iong 难点音 开口呼ai,ei,ao,ou 口

腔又达到小,从开到闭,感到声音往向送前长后短,前强后弱,前紧后松。 齐齿呼ia,ie,iao,iou

 发音先定好口型,舌位,上齿要适当用力,展辅两个嘴角,咬住i的音位,在逐渐打开口腔,放低舌位

到主要元音a,o前短后长,前弱后强。 合口呼ua,uo,uai,uei 发音先定好u的口型,双唇收敛,小圆

唇,满口用力,然后向主要元音过渡,收住尾音。

    声调 声调就是汉语每个音节用于声音的高低,升降,曲直而产生的差别,这种不同的调子,就叫声

调。普通话的声调分四类。它起纯正字音,区别词义的作用。

        第一声 起音高平莫低昂,气势平匀不紧张

        第二声 从中起音向上扬,用气若起逐渐强

        第三声 上声现降转上挑,降时气稳扬时强

        第四声 高起直送向低唱,强到弱时要通畅   

    关于“推广”编辑     中国地域广阔方言众多。由于不同方言在沟通上存在一定的障碍,不利于各

地经济文化的沟通交流,因此存在“区域文化岛”的现象,这些“区域文化岛”保留了不同地区的先进

文化和民间智慧的精华,但是由于语言障碍无法很好的交流和互相取补,因此,需要有一种共同语来消

除“区域文化岛”,将中国广袤土地上所有的智慧黏合起来。不过推广一门语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

宜操之过急,要恰当处理好地方语言的发展和普通话推广之间的协调性。推广普通话的目标不是要消灭

地方语言,而是要消除沟通障碍,但是在推广当中的确出现了消灭方言的现象(例如南宁的平话与白

话)[30]  ,所以在推广的时候要把握好力度,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因为语言多样性一直是中华文明

的宝贵文化积淀之一,就和生物圈中的生物多样性一样,因为多样性,这个世界才能多姿多彩,因为多

样性,生物圈才能维持平衡,保证物质流动和能量传递能够正常的进展下去。语言也是一样的道理,因

为语言多样性,才彰显了中华文化海纳百川的包容性和源远流长的历史积淀,因为多样性,才不会所有

的人都用一种同样的思维去看待问题,思考问题。 北京话、大陆普通话、台湾国语、新加坡华语、马来

西亚华语等在语音、词汇等方面有少许差异。要注意的是北京话并不属于一种标准语,因为它是未经整

理和标准化的北京城区方言。以上的几种标准语都是以北京话这种方言为基础来进行标准化的产物。 


    周恩来总理谈“推广” 早在1958年,周恩来总理在《当前文字改革的任务》报告中就阐明:“我们

推广普通话,是为的消除方言之间的隔阂,而不是禁止和消灭方言。推广普通话是不是要禁止或者消灭

方言?自然不是的。方言是会长期存在的。方言不能用行政命令来禁止,也不能用人为的办法来消灭。

推广普通话,要区别老年和青年,要区别全国性活动和地方性活动,要区别今天和明天,不能一概而

论。相反地,只会说普通话的人,也要学点各地方言,才能深入各个方言区的劳动群众。”

        标准口音 语音方面,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基准,  普通话发音图谱 而不是“以京音为主、也

兼顾其他方音”,语音标准是就整体而言,并非北京话每个音都是规范和标准。


        国语、普通话、华语三大系统内部还存在“标准口音”和“非标准口音”的区别。从这个角度

上说,汉语标准语构成了汉语的一种大类“方言”。即使是标准,三地也有区别,如“消息”一词。大

陆“息”读轻声,台湾读二声,新马同台湾(如同“休息”的“息”字读音,音同“席”)。 国语的情

况与之相似:老派国语、新派国语都是被视为标准的;华语的情况则有些不同。学习普通话及口音的有

无与出身地域与教育程度有相当关系。不标准的普通话古称“蓝青官话”,蓝青即是暗指发音夹杂方言

口音。 标准口音和非标准口音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以普通话为例: 最严格定义的“标准口音”是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发音。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绝大多数汉语使用者,包括许多播音员,其普通

话都是带有口音的。但事实上,许多人普通话的发音方式和口音用词上偶尔违反了“中国国家语言文字

标准”。 明显受方言或其它语言影响的普通话,一般都会视为带有口音。例如,声调系统与普通话声调

系统差异过大,或有过多的字发音不准。但台湾地区的取音不同于大陆地区,如垃圾、崖,中华民国国

语文读“乐色”、“ㄧㄞˊ yai2”,大陆普通话读“拉机”、“牙”。


 词汇差别 主条目:眷村黑话和繁体中文#地方用语 台海两岸在某些习惯用语上,经过长时间的隔绝,

也有某些程度的差异。这些差异中,有些是因为台湾调国语保留了1949年以前在大陆所使用的一些语

汇,而这些语汇在中国大陆则由于种种因素而不再使用,或者是比较少使用。比如说,“里长”,相等

于大陆的“村长”,在台湾,里和村为相同等级的行政区域,而大陆没有这种行政区域。以下括号内均

为大陆替代用词)、“邮差”(邮递员)、“车夫”(台湾与港澳地区只会对非机动的陆上运载工具的

驾驶员才称车夫,已成为旧时代语汇,如今使用或含贬义)、“佣人”、“次长”(中华民国文官体

制,次长约略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副部长)、“级任教师”(班主任)、“学艺股长”学习委员)等,

这些词语都是1949年以前的常用词,也继续在国语中经常使用。但是,中国大陆则是使用反映新社会关

系的一些词语来替代它们。 “先生”、“小姐”、“太太”、“老板”、“男士”、“女士”等1949年

以前的常用称谓词语,中国大陆在1979年改革开放以前,一般也不常使用。 台湾国语与普通话的词汇相

比,台湾国语的词汇除了融入部分日语、福佬话或客家词语外,还有一个特点是保留较多的古语词,

如“定谳”。台湾国语词汇另一个特点是,保留一些1949年前使用的词语继续指称某一群体的人。由

于,国民政府迁台后,在各地成立许多眷村,各省或帮派间词汇亦有少部份成为台湾国语的词源,例如

条子(警察)、马子(女性,女友)。台湾亦出现很多国字头的词语,如国乐、国文、国中、国字、国

立等,其“国”字可能代表:国民、民国、国家、中华民国或著是汉族的传统文化。 同样地,中国大陆

由于共产主义体制下重视“人民当家做主”,故名称多有“人民”字样,如人民路、人民警察、人民医

院、人民公社(已废除)、人民公园等。大陆又因为60年间特别的历史原因出现了许多名词,如“武

斗”,“知青”,“老三届”,“自卫反击战”,“下海”,然而这些用法在1980年之后渐渐减少,同

时一些1949年前的旧称呼重新出现。现今的大陆网络事件也造就许多新词汇,如“欺实

马”,“草”,“羊叫兽”等名词。 此外,两岸对新名词的不同译名也是词汇差异的一大来源,特别是

在于新出现的科技等词汇上。港台多称“原子笔”,在大陆多称“圆珠笔”。同样使用简化字的中国大

陆和新加坡等地,也存在一些用词习惯的不同。正体中文的文献如果仅在文字上转换为简化字形式,根

据规范的要求,通常还不算作简体中文。如今,“现代标准汉语”的三个名称正好体现地方用语的不

同,如“普通话”(大陆、港澳)、“国语”(台湾,港澳则为非官方叫法)、“华语”(新马)。 新

华词典编辑 1950年8月,国家出版总署组建新华辞书社,着手编写《新华字典》,由钱玄同

的学生、北大中文系主任魏建功主编。1953年出版的《新华字典》的注音体系和《国音字典》是一致

的,在文白异读上,较《国音字典》来说更注重口语音。 1956年2月6日,国务院成立了中央推广普通话

工作委员会,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国务院指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开始编纂《现代汉语

词典》,1978年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是继三十年代《国语字

典》之后最权威的现代汉语工具书。1956年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成立,历经八年编成了《普通话异读词审

音表初稿》及“续编”、“三编”,1963年合并为《普通话异读词审音总表初稿》,奠定了普通话语音

规范的基础。1982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重新组织成立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开展了第二次普通话审音工

作,以《总表初稿》为基础,形成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此表1985年12月由国家语委、国家教

委、广播电视部联合发布,是普通话语音的现行国家标准,是普通话推广普及的基础依据。2011年10月

28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建新一届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成立。


关于平水韵?

 “平水韵”由其刊行者宋末平水人刘渊而得名。平水韵依据唐人用韵情况,把汉字划分成106个韵部
(其书今佚)。每个韵部包含若干字,作律绝诗用韵,其韵脚的字必须出自同一韵部,不能错用。隋朝
陆法言的《切韵》分为193韵。北宋陈彭年编纂的《大宋重修广韵》(《广韵》)在《切韵》的基础上又
细分为206韵。但《切韵》、《广韵》的分韵都过于琐细,后来有了“同用”的规定,允许人们把临近的
韵合起来用。到了南宋原籍山西平水(今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人刘渊著《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就把同
用的韵合并,成107韵,同期山西平水官员金人王文郁著《平水新刊韵略》为106韵,清代康熙年间编的
《佩文韵府》把《平水韵》并为106个韵部,这就是后来广为流传的平水韵。今人所说的《平水韵》实际
多指清朝的《佩文诗韵》。
 《平水韵》是宋代以后使用的诗韵系统,共分门别类定为上平声15韵,下平声15韵,上声29韵,去声30
韵,入声17韵,共106韵。《平水韵》到底是谁编的?说法很多。有的说是刘渊,有的说是王文郁,也有
的说是毛麾。说是刘渊、王文郁者已经是固有的概念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研究中发现,真
正《平水韵》的得名,却不一定就是因为刘渊,也不一定是因为王文郁,也许就是因为少为人知的毛
麾。  

    一、刘渊与《平水韵》  
    在百度百科上打“平水韵”三字,就会出现以下文字:“隋朝陆法言的《切韵》分为206韵,过于

细,唐代规定相近的韵可以同用。南宋平水刘渊,将同用的韵合并,成107韵,后人渐为106韵,被称为

平水韵,一般叫‘诗韵’,近体诗用韵根据‘平水韵’,由其刊行者宋末平水人刘渊而得名。平水韵依

据唐人用韵情况,把汉字划分成107个韵部(其书今佚)”。  

    翻开2008年珠海出版社出版的吴淮生《诗词曲格律手册》16页,又有这样的文字:“南宋时期,平

水(今山西临汾)人刘渊编著《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根据当时和以前的诗歌创作实际情况和诗歌作者

去繁就简的需求,把二百零六个韵部合并为一百零七个韵部。同时代稍后的金朝,也是平水人的王文郁

又编了一本《平水新刊礼部韵略》。把刘编的一百零七个韵部中的‘拯’‘迥’两部合并,成为一百零

六个韵部,大大放宽了韵部对作诗的限制,因而得以长期流行迄今,这就是‘平水韵’”。 

 
    再翻开中华书局2006年8月第40次印刷的王力《古代汉语》(1998年校订重排本)1518页,又有这样

的文字:“南宋平水刘渊索性把同用的韵合并起来,成为107韵,后人又减为106韵,这106韵被称为平水

韵,一般就叫做‘诗韵’”。  

    看了以上文字,我们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平水韵》是因为宋末平水人刘渊编著《壬子新刊礼部

韵略》而得名的,是他先将206个韵部的《广韵》“径”与“证”合并了,最后调整为107个韵部的,而

106韵则是后人渐为的。元朝黄公绍在编著《今古韵会》时就是采用了刘渊的107个韵目。  


    乍一看,的确没有什么挑剔,而且现在许多书上也是这么说的。所以长期以来人们已经形成了一种

习惯概念。

  
    二、王文郁与《平水韵》   
    2005年岳麓书社出版的广东中华诗词学会的《中华新韵府》“前言”第2页:“‘平水韵’这一名

称,一般人以为是宋代平水人刘渊编了一部《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因而得名的,其实不然。因为金人

平水书籍(书籍为官名)王文郁早在此二十三年前,就编了一部《平水新刊礼部韵略》,其分韵为一百

零六,是继承《广韵》的传统,合并调整其韵部而产生的,后来的各种诗韵,都按此韵目编写”。  


    2003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诗词格律简捷入门》(作者张岳琦、张昕,《长白山诗词》杂志社

社长、编辑)第41页:(三)“诗韵的由来和延续”有这样一段话:“宋末金代,官方对《广韵》又作

了一些修订,使之进一步完善。修订的韵书最初刊行于‘平水’这个地方(今山西临汾),世称《平水

韵》。‘平水韵’一词,始见于金王文郁编著的《平水新刊礼部韵略》一书”。 

 
    张福有《诗词曲律说解》:南宋时,江北平水人刘渊编写了《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将二百零六韵

合并为一百零七韵。因刘渊是平水人,后人则将其称为“平水韵”。但是,刘渊的平水韵也已佚失。在

平水韵佚失之前,金代王文郁编写了《平水新刊礼部韵略》一书,又把平水韵的一百零七韵改并为一百

零六韵。这就是后来通行的“平水韵”。

  
    198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王力《音韵学初步》第23页:“王文郁也著《新刊礼部韵略》,其书在刘

书之前(1227)”  ——这里的王文郁就是前面所述的后人。  

    看了以上文字,我们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平水韵》是因为金人平水书籍(书籍为官名)王文郁

而得名的,因为他编著的《平水新刊礼部韵略》较刘渊编《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早了23年,是他先将206

个韵部的《广韵》“拯”与“迥”韵部合并了,最后调整为106个韵部的,而后来106韵则是一直沿用至

今的。元朝阴时夫兄弟编著的《韵府群玉》就是采用了王文郁的106个韵目;清朝李光地编著的《音韵阐

微》也采用了王文郁的106个韵目;而《佩文诗韵》也恰恰采用了王文郁的106个韵目。 

 
    三、毛麾与《平水韵》  
    清朝谢启昆的《小学考》(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7年影印浙江书局本)卷三十三:毛氏麾《平水

韵》条:“《山西通志》曰:毛麾,字牧达,平阳人。大定十六年举学行,特赐进士出身,授校书郎

,入教宫掖,历太常博士,终于同知沁州军事,有《平水集》行世。”  


    著名音韵学家虞万里在《影印〈小学考〉前言》(1997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平水韵’一〇六

部形成之时代,自钱大昕得见元椠王文郁《平水新刊韵略》,辨明并韵不始于刘渊。王国维发现金张天

锡《草书韵会》,更疑平水韵乃金代官韵。《小学考》卷三三录《山西通志·书目》‘毛氏麾《平水

韵》’注明已佚,复引该志毛氏小传,云其‘有《平水集》行世’。张世禄《中国音韵学史》据之认为

王书刊定于毛书之后。……考《金史·世宗纪中》:‘(大定二十年[公元1180]十月壬寅,上谓宰臣

曰:)“校书郎毛麾,朕屡问以事,善于应对,真该博老儒,可除太常职事,以备讨论。”’太常之

职,掌宗庙礼仪及科举选试、国学等事,则毛氏之编纂平水韵不无可能。……时毛氏年齿已高,故

称‘老儒’。毛氏于大定二十七年所作《磻溪集序》末自署‘文林郎前太常博士兼校书郎云骑尉致仕平

阳毛麾序’,是七年后[1187]毛氏致仕。若其编书,必梓行与王书之前。然金人典制,多规模宋朝,其

好书之甚,史有明文。平阳书籍所之设,出于政令,其所即官办书局。平阳所刻之书,多署曰‘平

水’,间曰‘平阳’,世人目为平水版。设若‘平水韵’非毛氏所编,似亦当时官定而刻于平水

者”。  ——王文郁以前,更有平水人毛麾已编有《平水集》!时间是大定十六年(1176),时间较刘

渊、王文郁都要早!  


    四、几点疑惑与推论  

   第一种认识:刘渊的《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是王文郁《平水新刊礼部韵略》的翻刻本。

   刘渊作过一部平水韵,这没有问题,清代就已经成为定论。学界首次知道王文郁和他的书,是自清代

钱大昕始。钱大昕在1796年发现了王文郁的《新刊平水韵略》,并在《与谢方伯论平水韵书》中

说:“渊所刊者,殆即文郁之本,或失其序文,而读者误以为渊所作耳。”也就是说:钱大昕在发现王

文郁的书之时,已经对刘渊一书的原创性有所怀疑了。但钱大昕也说:“然某究以未见刘书,不敢决其

然否。”为此,钱大昕积五十年光阴遍访南北藏书家,却始终未见刘书一面。以后两百多年,刘书更是

再没有出现过。没有比较,二者的关系无法定论,所以后世就只能按照两个平水韵去解释。《中国大百

科全书》在“平水韵”条之下分两个目,采用的就是这个办法。  据2008年3月31日“北大中文论

坛”云:以往认为王、刘二书均已失传,但实际上“王文郁的《新刊平水韵略》还在,而且还不止一

本。据宁忌浮先生(1997)的考察,王书现存元刻本一,藏台北‘中央’图书馆,这也就是钱大昕见到

过、并写有题跋的本子;清抄本四,其中三本藏国图,一本藏海图。刘书,以目前所知,确实可以认为

已经失传。但却可以从《古今韵会举要》中辑得其框架。”  

    元代熊忠的《古今韵会举要》保存了刘渊《壬子新刊礼部韵略》107韵的分韵框架,从这个体系上看

可以看出两书分韵的异同。通过比较,除了上声“迥”,《平水新刊礼部韵略》注“拯、等同用”,而

《壬子新刊礼部韵略》“迥”独用,“拯等”同用以外,其余方面两书完全一致。除了分韵框架以外,

《古今韵会举要》还根据《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增加了436个字,并注明“平水韵增”,而通过比较,我

们也可以发现,这些字中的绝大多数,它们的音韵地位、反切、注释与王文郁《平水新刊礼部韵略》中

同一字的音韵地位、反切、注释均相同。另外,根据《古今韵会举要》,刘渊书中有些字是“重添”进

去的,核以王书,这些字也注明了“重添”。甚至刘、王二书中有一些错别字,竟然也错得一模一样。

由此,宁忌浮先生(1997)得出一个认识:钱大昕所说:“渊所刊者,殆即文郁之本”的认识是正确

的。也就是说:刘书为翻刻王书而成。这样推论,《平水韵》真正应该出自于王文郁。  


    第二种认识:刘渊的生平如果错误,王文郁的《平水新刊礼部韵略》就在后。  

    “壬子”年是1252年没问题。但是,“壬子”年能不能是上一个干支壬子年,暨南宋光宗绍熙三年

壬子年(公元1192年)呢?此时(1252年)中国南北处于分裂状态。北部金朝已经灭亡,统治者是蒙古帝

国的第五位大汗蒙哥,这一年是他继位的第二年。南部,南宋尚在,这一年正是宋理宗淳祐十二年。刘

渊到底是哪方人?王力三次提法不一。1935年他说是“宋淳祐十二年壬子,江北平水刘渊……”,这是

把刘渊认为宋人。中华书局2006年8月第40次印刷的王力《古代汉语》(1998年校订重排本)1518页也有

这样的文字:“南宋平水刘渊”。1979年版的《辞海》“平水韵”条也这样解释:“宋末刘渊……”。

但198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王力《音韵学初步》第23页却是:“金代有江北平水刘渊……”两个截然不

同的观点!王力先生的学术体系是开放的,是不断创新的。他的治学历程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不断前

进的过程。他在《〈汉语音韵学〉1980年重印本序》一文中说:“……四十多年来,我对音韵学的见解

有许多改变”, 他在《音韵学初步》70页:“三书(指30年代、60年代和80年代出版的三本书)不同之

处,应以本书为准”。既然如此,刘渊不是宋朝人?还有一点,两宋的官修“韵略”必以年号作为书

名。而刘书却冠以干支,独称《壬子新刊》,可其时宋尚有年号,不称年号只称干支,显然有问题。而

且,两宋官修“韵略”必避历代宋帝名讳,而王、刘二书均不避。更重要的是,壬子(1252)这一年,

中国北方根本没有年号。北方恢复年号,要等到1260年,也就是忽必烈即位以后,这时候还差八年呢。

刘渊非南宋之人而是“北国”之人?但,刘渊刊刻《壬子新刊》的时候,金朝已经灭亡了,那还能称他

是“金朝人”吗?  

    《礼部韵略》是北宋丁度等奉敕编纂,仁宗景祐四年(1037)六月丙申旨准颁行,此后二百余年,

一直被视为两宋诗赋考试审音定韵必备的权威工具书,正如元朝熊忠所说:“一部《礼韵》,遂如金科

玉条,不敢一字轻易出入。 既然如此严格,“不敢一字轻易出入”,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纰漏和蹊

跷呢?既然都是推论,那么根据以上的出入,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大胆假设:在诗歌文史领域占统治地位

的汉族知识以南宋为宗,刘渊的《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是上一个干支壬子年暨南宋光宗绍熙三年壬子年

(公元1192年)刊行的。果真如此,那么刘渊便可以毫无疑问地摆脱抄袭之嫌疑。这样一来,好多疑问

(包括第一种认识里的)是不是也就找到答案了呢?  

第三种认识:毛麾的《平水集》也许才是《平水韵》的真正源头。

刘渊前面冠以“江北平水”,王文郁当时是平水县书籍官,毛麾也是平阳人且有《平水集》,似乎

大家都可以与“平水”扯上关系,而大家熟悉的就是刘渊和王文郁与《平水韵》的关系,毛麾的《平水

集》却鲜为人知。

    然而,根据丁治民(2007)的考察,在汉语韵书史上,还应该有一种108韵的韵书,这种韵书可能产

生于北宋-南宋时代,也是合并206韵而来。合并的依据,一是《广韵》“独用同用”之例,合并结果是

117,二是《集韵》、《礼部韵略》新增的“韵窄者十三处”,根据这十三处的调整,又减少9韵,得

108。这个面貌的韵书已经不存,但南宋的字书《汉隶分韵》保存了这一框架。那么,能不能是金朝受到

了北宋的某种韵书的影响,或者说在辽代官韵的基础上接受了北宋民间“并韵”的风气,也就是说,在

《景祐韵略》和《集韵》相继颁行以后,北宋民间已经有人把206韵系统合并为108韵系统用以编撰某些

类型的字书(但这样的合并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因为直到南宋灭亡以前,两宋科举用韵的编撰规范

一直是206系统)。金灭宋以后,接受了108,并很有可能进一步合并107系统里面,把去

“径”与“证、嶝同用”就是在108系统上进一部合并的结果,并且这一合并还有可能早于106系统

。到了106系统中,则仅把上声的“迥”与“拯、等同用”。也就是说,刘渊的《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和

王文郁《平水新刊韵略》可能共同承袭了金代的某一部韵书(因为两种书的分韵基本相同,仅在上声拯

韵是否并入迥韵这一点有差别。另外不同的是:王文郁书刊刻在前,但在体系上有了新的改变;而刘渊

书虽刊刻在后,却在某种程度上反而保持了“原貌”)。

至于两书共同存在的错讹,可能是他们所依据的“底本”的问题。 

  那么,这个“底本”会不会就是毛麾的《平水集》呢?因为从资料看,毛麾,约金章宗明昌初前后

(1190年)在世,著有《平水集》行世,书成于大定十六年(1176)。其情况恰与以上条件符合。 

  遗憾的是,《平水集》已佚,虽然书成最早,但是因为资料匮乏,该书分多少卷?分多少韵?收多

少字?排列顺序如何?目前都不得知,所以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不能完全证实那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

《平水韵》,这就又给《平水韵》的“考古”带来神秘的色彩。所以,现在说《平水韵》始于谁都是不

能令人信服的。 

  也许,这三个人都不是,108韵系统又另有其书。  

(引用自:http://q.163.com/shiluhuayu/poster/6925117/


关于韵书的出现和流变

    韵书是把汉字按照字音分韵编排的一种书。这种书主要是为分辨、规定文字的正确读音而作,属于

音韵学材料的范围。同时它有字义的解释和字体的记载,也能起辞书、字典的作用 。

    随着漢文字数量的增多,声律论在文人创作中的广泛推行,反切注音方法的产生,以及在隋唐时期

对科举的举子撰写诗赋的严格要求,是韵书产生的条件。汉魏以后,篆书、古文变为隶书、草书,字形

变化很大,谐(协)声字的声旁渐渐不能准确表达字音,这样,文字的正确读音便无一定的标准,不但

写作韵文发生困难,人们的社会交际也多障碍。这就要求有规定文字正确读音的韵书出现。可能受了翻

梵文佛经的影响,汉魏之间产生了使用反切标注字音的方法,并且逐渐盛行起来。到了六朝,四声

现象被人发现,引起了文人的注意,文学创作特别讲究声律。这些都为韵书的产生、盛行准备了条件。

但是魏晋六朝的韵书大都依据方音编写,直至隋代统一南北朝以后,才出现了适应当时政治统一形势需

要,便利各地人士应用的《切韵》。此后,唐宋明清各有“官韵”。目的在于为全国各地的士子读书写

诗规定一种标准的字音。目前,传统诗词多采用《平水韵》《词林正韵》。

    中国最早的韵书是三国时期李登编著的《声类》和晋代吕静编著的《韵集》。但这两书早已亡佚。

唐代封演《闻见记》说,《声类》是“以五声命字,不立诸部”。《魏书·江式传》说,《韵集》

是“宫商角徵羽各为一篇”。“五声”或“宫(gōng)商(shāng)角(jué)徵(zhǐ)羽(yǔ)”与后

世的声、韵、调是什么关系,两书的体制类型是否与后世的韵书相似,都无从深考。根据《颜氏家训·

音辞》所说“自兹厥后,音韵蜂出,各有土风,递相非笑”,可以肯定的是,六朝是韵书的大发展时

期,出现很多韵书。

    1,《切韵》系韵书。隋代陆法言《切韵》是前代韵书的继承和总结,又是后世传统韵书演变的基

础,是韵书史上划时代的著述。但原书没有流传下来。

    2,《唐韵》,这是《切韵》的一个增修本。唐代孙愐作,时间约在唐玄宗开元二十年 (732)之

后。因为它定名为《唐韵》,曾献给朝廷,所以虽是私人著述,却带有官书性质,比起较它早出的王仁

刊谬补缺切韵》还更著名。《东斋记事》说:“自孙愐集为《唐韵》,诸书遂废。”但原书已不存

在。《唐韵》对字义的训释,既繁密又有出处、凭据,对字体的偏旁点画也极考究,使得韵书更加具有

字典的性质。这也是《唐韵》更加受人重视的一个原因。

    3,《广韵》,全名《大宋重修广韵》,是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陈彭年等人奉诏根据前代

韵书修订成的一部韵书。它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官修的韵书。由于《广韵》继承了《切韵》、《唐韵》的

音系,是汉魏以来集大成的韵书,所以对研究古音有重要的作用。

       《广韵》共5卷,计206韵,包括平声57韵(上平声28韵,下平声29韵),上声55韵,去声60韵,

入声34韵。每一个声调中的每一个韵部和其他声调中相应的韵部,有一定的搭配关系。入声韵只和有鼻

韵尾阳声韵相配,不和阴声韵相配。这样,原则上每一个阳声韵部都有平上去入四声相配。每一个

阴声韵部都有平上去三声相配。音系是比较清楚的。《广韵》每卷的韵目下面都有一些韵目加注"

",或与某韵“同用”的字样。这对研究《广韵》音系和唐宋的实际语音,以及后来的韵书韵目的归并

很有关系,非常值得注意。《广韵》也可以说是一部按韵编排的同音字典。《广韵》的字数,较以前的

韵书增加得很多。据它卷首的记载,共收字26194个,注解的文字191692个。

    4,《集韵》,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即《广韵》颁行后31年,宋祁郑戬给皇帝上书批评

《广韵》多用旧文,“繁省失当,有误科试”(李焘《说文解字五音谱叙》)。与此同时,贾昌朝也上

书批评宋真宗景德年间编的《韵略》“多无训释,疑混声、重叠字,举人误用”(王应麟《玉海》)。

宋仁宗令丁度等人重修这两部韵书。《集韵》在仁宗宝元二年(1039)完稿。

       《集韵》和《广韵》的区别。《集韵》分韵的数目和《广韵》全同。只是韵目用字,部分韵目的

次序和韵目下面所注的同用、独用的规定稍有不同。字的又音,《集韵》比《广韵》增了很多。但是,

《集韵》和《广韵》主要的不同之处还在于《集韵》收字多,而且收的异体字特别多。一个字不管有多

少不同的写法,又不管是正体,还是古体、或体俗体,只要有点根据就收进来。有的字竟多到八九个

写法。《集韵》共收53525字,比《广韵》多收27331字。缺点是对字的来源不加说明,不过字训以《说

文解字》为根据,反切多采自《经典释文》,《集韵》这部韵书也是一本较好的字书

    5,平水韵——《礼部韵略》。也是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由丁度等人奉命编写的。《集韵》成书

稍晚两年,《礼部韵略》在景祐四年当年就完成了。这部书是宋真宗景德《韵略》的修订本。由于它在

收字和字的注释方面注意举子们应试常用的,较《广韵》、《集韵》都简略,所以称为《韵略》。又由

于它是当时考官和应考的举子共同遵守的官韵,而官韵从唐代开元以来就由主管考试的礼部颁行,所以

叫《礼部韵略》。《礼部韵略》只收9590字,仍为206韵。这书虽在当时引人注意,而对音韵学研究来说

实在没有什么价值。

    南宋理宗淳祐十二年(1252)刘渊编写刊行《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共107韵。因为是在平水刻的,所

以也称为平水韵。在这稍前,有金代王文郁的《新刊韵略》(1227)和金代张天锡的《草书韵会》

(1229),都分106韵,这同宋末元初阴时夫韵府群玉》分106韵是一样的。

    6,《佩文诗韵》是清代一部权威的官书,士子进考场作试帖诗,必须遵守这一部标准韵书,大约和

宋代的《礼部韵略》的作用差不多。这本诗韵分平上去入四声平声分上下),共 106韵。这些韵目本

来是南宋时宋人和金人删定沿袭下来的。因为过去一般都认为是从江北平水刘渊作 《壬子新刊礼部韵

略》 分为107韵开始的,所以后来的107韵或106韵的韵书相沿都叫平水韵,也即长时期来作旧体七言

言诗的人奉为金科玉律的《诗韵》。

    7,《中原音韵》。作者是元朝的周德清。收的字数不多,只收5876字(一说5877字)。它和曲律、

曲谱之类的书印在一起,单行本不多。比较好的本子有铁琴铜剑楼本,啸馀谱本和讷庵本。随着元曲的

兴起和发展,元代有了适应北曲需要的曲韵。元代泰定元年(1324)周德清的《中原音韵》,就是根据

元代许多著名戏曲中押韵的字编成,又用来指导作曲用韵,调平仄声律的。周德清在《自序》中称曲为

乐府,说:“欲作乐府,必正言语,欲正言语,必宗中原之音。”这种明标以中原语音为编写韵书标准

的主张,是对传统韵书编写原则的重大改革。

    8,《洪武正韵》是明太祖洪武八年(1375)乐韶凤宋濂等11人奉诏编成的一部官韵。共16卷。从

编辑人员的籍贯来看,绝大多数是南方人,而宋濂作的序文中却说,《洪武正韵》“一以中原雅音

定”。序文中批评《礼部韵略》的韵部“有独用当并为通用者,如东冬清青之属,亦有一韵当析为二韵

者,如虞模麻遮之属”。他们根据所谓中原雅音,把旧韵归并分析之后,共得平、上、去声各22部,

10部,共76部。《洪武正韵》的归并旧韵,不同于刘渊等人只是把整个的韵部合并在一起,而是要把

每一个字都重新归类。这种方法与编《中原音韵》一样;但何字归何韵,却与《中原音韵》又有许多不

同的地方。《洪武正韵》既以中原雅音为根据,对旧韵的反切亦不能不加以改变。根据刘文锦的研究,

洪武正韵》的纽部是31类(刘文锦《洪武正韵声类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3本2

分)。清纽、浊纽的界限分明。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同是根据中原的语音,较《洪武正韵》早出51年

的《中原音韵》只分阴阳,不分清浊,又取消入声韵部,一概派入三声;为什么刚刚过了51年,《洪武

正韵》里又有了浊音、入声呢?这反映出《洪武正韵》既重视中原的实际语音,以《中原音韵》为标准

音,又考虑到南方人读书说话中还有入声,所以恢复了入声,不采取周德清入派三声的作法。罗常培

为14世纪前后,北方有两种并行的读音系统:“一个是代表官话的,一个是代表方言的;也可以说一个

读书音,一个是说话音”(《论龙果夫的八思巴字和古官话》,载《中国语文》1959年12月号)。

《中原音韵》是反映方言即说话音的,《洪武正韵》是反映官话即读书音的,所以二者有同有异。《洪

武正韵》在明代屡次翻刻,影响很大;而清代对此书却很轻视,没有翻刻过它。这固然有政治原因,然

而也同它糅杂南北语音的毛病不无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