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2017-04-09 08:0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墙盘铭文详释----西安谢子展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2017-04-09 08:05:50)
标签: 

转载

 

   史墙盘,西周中期青铜器。墙是人名,是西周的史官,所以叫史墙。象司马迁,古书上称他是史迁,不叫他司马迁。史墙是商人的后代,商人都姓子,但他祖上封地在微,所以变成姓微。他老祖宗微子启,就是封地在微,姓子名启。没有封地,就按官,就叫史墙。盘是图中器皿的名字,古时候,这盘子是放肉的,是礼器,放上肉,献给祖宗。

    古人为纪念先人,会在礼器上刻字,将重要事情记录,让祖宗知道,让子孙知道。

    史墙盘就是这样一件礼器,上面刻了二百多个字,记述了西周文、武、成、康、昭、穆王的重要史迹以及微氏家族之事。

    这盘是1976年12月出土于陕西省扶风县庄白村铜器窖藏中,现存陕西周原文管所。盘铭对于研究西周史极为重要。铭文所记述的西周历史至穆王止,因此认为此器属共王时期。幸亏出土早,如果在近些年出土,博物馆不会收藏。因为只要不是考古出土的,就不会被我们的专家认可。本人见过一些极重要的青铜器,如记载周王封秦过程的,记载商王迁徒过程的等等,都在民间默默无闻。史墙盘是幸运的。自它出土以来,很多人对它加以研究,大家都想知道它写了些什么,但真的知道吗?

    对它研究贡献最大的是李学勤,他把上面的字给译出来许多了。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史牆盤銘李学勤釋文 

    曰古文王,初和於政,上帝降懿德大,(上二由下丂)匍有上下,?受萬邦。圉武王,遹征四方,達殷,民永,不鞏狄虘,伐屍童。憲聖成王,右剛,用肇徹周邦。康王,兮尹。宖魯邵王,廣楚荊。隹南行。穆王,井帥宇誨。寧天子,天子文武長刺,天子無匄。祁上下,亟慕,吳亡臭。上帝司夒,尣保受天子令,厚福豐年,方亡不窋見。青幽高且,才霝處。武王既殷,史刺且乃來見武王,武王則令周公舍,於周卑處。乙且,匹氒辟,遠猷心子。明亞且且辛,毓子孫,多孷,角光,義其祀。文考乙公,,屯無誎,辳嗇戉隹辟。孝史,夙夜不窋,其日蔑。弗敢抯,對揚天子丕顯休令,用乍寶彜。刺且文考,弋受爾。福褱錄,黃耇彌生,龕事氒辟,其萬年永寶用。

 

    看看这篇东西,什么感觉?本人是成天抱着古文当小说看的,看这篇东西都头晕,嘿嘿,能看懂的都是神!

    古文的断句很重要,断句不对意思就全偏了,看完我的释文,就知道这篇东西怎么回事了。咱们慢慢来,跟着我把这篇东西理一理,看看史墙都说了些啥。

    本人重新断过句。繁体简体都混在一起,唉,没办法,简体字隔断历史,让读古书的头都大,每个字都要学二遍!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译文:

    曰古,文王初,盩和于政,上帝降懿德大,匍有上下,受万邦。執圉武王,遹征四方,达殷畯民,永不巩狄虘,长伐夷童。

    宪聖成王,左右绶韍,刚鲧用肇,周邦渊德。

    康王分尹,啻疆宖鲁。

    卲王广能,楚荆隹寏,南行娄覠。

    穆王井帅,宇誨 宁。

    天子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天子,豢食文武。长列天子,养无匄寒,祁上下亟。 起慕昊,照亡昊帝,后夏午,保受天子,绾命厚福丰年,方蠻亡不见。

 

    青幽高祖,在微霝处雩,武王既哉殷,微史剌祖迪来见武王,武王则令周公舍寓于周卑处。

    甬叀乙祖达,匹厥辟,远猷复心,子仄啖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明。

    亚祖祖辛,禋毓子孙,齐角戠光,义其禋祀。

    富屖文考乙公豦,趮屯舞,誎辳嗇戉 隹辟。孝习史牆,夙夜不墜,其日蔑曆,牆弗敢抯。

 

    对扬天子丕显休令,用乍宝尊彝。

    列祖、文考,弋貯受牆爾躆福。怀发录黄耈弥生,龛事厥辟,其万年永宝用。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史墙盘铭文详释(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文章太长,每个字的出处考证我就不写出来了,这也不是论文,不是专家的裹脚布,谁有兴趣跟下去考证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我都查过一遍。

     后面本人逐句逐字解释给大家听。

     曰古:就是曰若稽古。尚书中好几篇文章开头都有这句,意思是说起古时候或古时候大约是这样。

     文王初:文王当初。其实当初文王的爵位是西伯,不是王。商代诸侯伯爵位最高,有东南西北四位方伯,诸侯认为西伯受有天命而尊他为王。史载,文王是伐商前十年受有天命,按皇极经世推算,周文王是公元前1142年称王的,商纣王于前1140年,就是他称王后二年把他囚于羑里,这是有道理的,你称王还不关你?皇极经世讲,纣王只关了文王三年而不是七年。按《史记》,文王受命之年称王,十年后崩,文王从羑里放出来后连打了五年仗,文王不可能在羑里被关押期间称王,所以皇极经世记载是准确的。

     盩龢(和)于政:盩念周,李学勤没认出这个字,后来有人把这个字认出来了,但意思没搞明白。这是个地名,在西安边上,古时叫盩厔,现在叫周至,是文王起家的地方。龢是音乐的调子,现在的字写作“和”,是合拍,谐和之意。盩龢于政就是在周地政通人和。

    上帝降懿德大甹(聘):上帝是复合字,二字写成一个字,指天帝。但这里实际指帝辛,就是商纣王。周文王是商纣王的大忠臣,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很推崇文王,就是鼓励忠心的臣子。周文王把美女、文马、九驷等他奇怪物送给商纣王,把商纣王哄得团团转,商纣王就放了文王,“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大甹就是大聘,现在的大聘就是结婚时的过礼,商纣王大甹文王就是赐之弓矢斧钺,请文王代帝行使征伐之权。一般诸侯封地只有百里,但纣王封给文王的地有千里,足以见商纣王对文王的重视。武王伐商后,称天子而不称帝,有愧于心。

    匍(pú)有上下:匍是手足并行前进。意思是艰难地渐渐地才有了今天。

    [转载]史墙盘铭文详释----西安谢子展受萬邦:念合,意思是“行相及”,相及就是相挤,人多相拥挤,就是受众人拥戴,勉强才接受了天下万邦。

    執圉武王:这是个執字,李学勤描了个形。執是执守,持续之意。圉是疆域。周时的国不直接称国,没有叫周国的,所以没有国界。这句意思是继承疆域的武王。

    遹征四方:遹念玉,意为回避。在这里是回旋征战之意。商纣王给了周文王征伐之权后,周就开始连年征伐。史记记载,第一年打犬戎,第二年,征密须。第三年,打耆(qí)国,第四年,伐邘。第五年,伐崇侯虎。皇极经世记载,第一年就打的就是崇侯虎,打仗次序有不同。史载文王在位五十年,九十七岁死去,不可能九十几岁还去打仗,打仗应当武王去打的。清《绎史》记载,密、崇、耆、邘是文王伐的,黎是武王伐的。

    達殷畯民:达就是通、遍的意思,达不是挞,释挞极错。挞殷成了攻打商王,周伐商是非礼的行为,周武王对伐商心下一直不安。商对周相当不错,周问心有愧。武王首次出兵,非常犹豫,后来撤兵。以诸侯伐天子是非礼,是得不到拥护的。伯夷叔齐就批评武王是以乱易暴。伐商非光彩事,史墙是商人,更不认为周伐商是正确,所以铭文不提。后来周伐商,找理由是攻其失民,失民者为匹夫,是可伐的。畯念劝,畯民意为农夫或贤明之人。整句意思是通告殷民,这句要和下句连读,不然下一句没主语了。

    永不(丕)巩狄虘:不,古文的丕,意思是大。巩是包裹,是用苇子或牛皮捆。巩固的原意就是从这里来的。有人释此字为恐,恐从心,字形不同。狄是商周北方的敌人,游牧民族,炎帝后人。虘不是指虘国,是形容词,说狄如虎凶暴。周自其祖古公起,就一直受狄人侵略,密须在甘肃,也是在周北方的敌人。周和狄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双方自伐商后再也没有侵犯过周。这句是说永远强劲地束服住了凶恶的狄人。

    长伐夷童:长是远的意思,这个字不是微,释微错,这篇铭文后面有微字,不是这样写的。夷是昆夷,不是东夷。昆夷是甘肃方向,史书上称犬戎也叫犬夷。史书记载,周武王没有伐过东夷。武王用兵都在伐商前,伐商后马放华山,牛放桃林,刀枪入库,不复用兵。文王死后,武王仅在位6年,伐殷返国当年12月就去世了。而且之后好几代时间,犬戎都没有侵犯过周。童其实指黎。《山海经》讲,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和黎。黎是炎帝一族,邘是黎的盟国,武王伐黎,邘国去救黎,被武王一道灭了。黎在山西上党,犬夷在甘肃,没汽车,都算远地吧?这就长伐了。

    宪聖成王:博聞多能爲宪,宪又是法。此句说成王创立法度。成王13岁登基,周公旦抱少主而成之,故曰成王。书传武王81岁得成王,而且后面还有个弟弟唐叔虞,咱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能力!年青时候不生小孩,老了生,真是亲生的吗?

    左右綬韍:韍念付,这字李学勤也没认出来。韍意思是成组的玉佩或车边的垂韍。成王左太公,右昭公,前周公,后史佚,史佚也叫尹逸。书载成王中立听政,四圣左右维之。是以虑无失计,而举无过事。左右受韍和前句连,意思是讲成王听话,周围有人扶佐。如韍环围。

     刚鲧用肇:肇,郊之神位也。夏是商灭的,鲧在商已经绝祀,周求禹后得东楼公封在杞。这句说性格刚烈的鲧重新得到郊祀。

     周邦渊德:德字没被认出。这句连着上句,说鲧得到郊祀是周的大恩德。

     康王分尹:这个分字,专家们也不敢认。分字比其它分字中间多了一横,但它还就是个分字。尹字的意思是治,就是治理。当年周在成康年盛极一时,刑错四十年不用,康王业绩记载极少。他任上一件大事,就是命毕公去治理成周。这就是分治,就是分尹。

    啻疆宖鲁:啻音赤,字意“啻犹止也,犹言何止。今吴方言凡已词加一啻字,犹言不但已也。”宖是宏的古字。鲁本义盖为嘉。此句讲疆域大好。

    卲王廣能:邵王既昭王,能力很大。史载邵王三次带兵伐楚。

    楚荆隹寏:隹,通惟字,思之谋之。寏音垣,意围墙。史载当时楚国不纳贡,不通中原,是不是修了楚长城?

    南行娄覠,这第三字,专家认了个“祇”字,音支,意敬,错!大家注意看拓片原文的字形,象竹编,上下对称,中间有一横分隔。我们看一下百度百科中对“篓”字的解释:“娄”意为“双层”。“竹”指“竹编容器”。“竹”与“娄”联合起来表示“双层的竹编容器”。本义:双层的竹编容器。说明:至今我们口语中还有“捅篓子”的习语。“捅篓子”从字面上讲,应该是“把篓子的隔层捅破,从而把上下两层的物品混到一起”的意思)。娄在这里字意当屡解。昭王三次南征,所以说屡。覠,音军,意大视,就是雄视。昭王南征是为了抢楚国的铜绿山,就是抢钱,说是雄视好听点不是?

    穆王井帅:井是规矩整齐,帅是领军,合起来是领军严整。

    宇誨宁:宇意为疆土,诲为教导。据说是古“治”字,石鼓文上有这个字。左边本字为“寽”,音略,意为手持物。变寽字中间持一物似耳杯,右半边为“畢”字,分析下来似与祭祀有关,但现在字典没了这字,与此字最接近的字就是这个“治”字了。全句是疆土之内安定。史载穆王东征西讨,开疆扩土,转战数千里,东平徐夷,南下九江,北边见了西王母,为周第一人。



    天子天子:古人迭字,天子是天之子。 

    豢食文武:《註》圂,同豢,口中间一个马字。单人旁一个食字,念寺,意食。豢食文武就是喂养文武。

    长列天子:前面的这一长列天子。古时,列和剌是同一个字,鱼剌长长就是一列。所以第二字认列认剌都正确。

    养无匄寒:第一字是养,专家没认出。匄同丐。第四字是寒,比正常的“寒”字多了个“爰”,就是半个“暖”字。饿求食曰丐,寒求暖就当是此字,字典中没有,但做“寒”解可以。

    祁上下亟:祁,意盛大,多。亟,就是急。上是名词,下是动词加名词。全句是上面多次上面救下面之急。要和上句连读才好理解。

    起慕昊:第一字是司,是司空的意思,就是掌管刑狱的官。第二字起字,古今差别有点大。第三字是慕,为慕古,习古之意。第四字昊,太昊是伏羲氏,相传“云龙时瑞,因以龙纪官”,官员制度源自太昊。此句意为刑狱是起自太昊。

    照亡昊帝:昊帝还是照样亡了。

    后夏午,保受天子:午通忤,就是忤逆。大禹父亲鲧忤逆尧,禹却成了天子。

     绾命厚福丰年:绾,音挽,意挽,打结,緾绕。反而福厚年丰。

    方蠻亡不见:方,当时。亡作无解。第五字为执字古写。执,《註》謂畏威懾服也。此句讲当时蠻夷都来拜见禹。讲禹没有用刑狱,蠻夷却拜服。 

 

    青幽高祖在微霝处雩:商祖少昊青阳氏。故曰青,幽者远也。第五字是在不是才。微指微子封地。微子,《路史》书中又称魏子,微是微子的封国,原在今山西省长治市北面,潞城县东北。霝通灵,地名,山西灵石。大家查地图,长治北面和灵石接壤,也就是微灵处。有人说微在山东,那不对,山东的微子国是在微子封宋以后才有的。雩,音玉,意夏祭乐于赤帝,以祈甘雨也。处,处理,主持。史载微子避纣逃微,在这里得到证实。此句讲史墙高祖在微、灵地主持祭祀炎帝。

    武王既哉殷:哉即甲骨文的灾字。甲骨文中频率极高的字,“其亡灾”的“灾”字,周伐殷周人曰伐,殷人曰灾。史墙对武王伐殷是不认可的,从这里用词看的出。

    微史剌祖迪来见武王:这句话极为关键!剌列烈同一字。高祖在微,烈祖来见武王。可见高祖烈祖是二个人。史通使,所以这里是说,高祖微子派烈祖迪去见武王!微子是商的三公之一,商纣王的哥哥,是差一点就当商王的人。武王只是个臣子,微子地位远比武王高,直接去见武王那太失身份。在这里就说明白了,去见武王的不是微子启,而是他的儿子迪!迪意为开、启、进。历史在这里记载凌乱了。我们知道,当年是微子启投了周武王,也有说是微子开的,那么这里的迪字,就应当是启、开!启、迪原本就意思相同。此句为微子指使史墙的烈祖微子迪见武王。

    武王则令周公舍寓于周卑处:这些重文号(迭字符)要读武王武王,不能读成武武王王!第八字禺字加方框是“寓”字,就是住。卑处是低处。周在卷阿,是现在的周原,在山半坡处,周的臣子住在下面,越亲近住的越近。这就叫周卑处。安排在这里是很高的待遇,讲周公对微子很看重,所以特意在这里用很多字讲此事。此句讲武王令周公将微子安排住在周原下面。

    甬叀乙祖达:甬叀是官职。甬是钟柄。周时的钟不是悬挂的,而是有个长柄插在架子上的,这个柄就叫甬。甬道,就是说墓室象钟,甬道象柄。甬还有层意思,“《註》甬,今斛也”。斛是一种量器,一斛为十斗。叀是专的古字,与尃、惠通。这里当专解。专在古时叫六寸簿,又叫笏,“君有命則書其上。僃忽忘也”。负责量斛记账,这也算史吧?乙祖,就是第二位祖宗。达是乙祖的名字。 乙祖没有去宋,跟着周王给周王当库管会计。

    匹厥辟:匹,匹是匹合,相合,二倍曰匹。辟是法。说乙祖达通晓计量之法。

    远猷复心:猷本是种动物,生性多疑,此字化为现在的“犹”字。猷,意谋划。远猷即远谋。第三字为復、复,意为返。受王命,反报于王曰复。为王长远谋划以报答王的爱心。

    子仄啖明:第二字比现在的仄字增加了个“受”字,这篇铭文中已经有三个字加了“受”字,受就是商纣王帝辛,名受。受字可以去掉后辨认。仄,意倾侧,人在厂下,就是在廊下。啖为食,日月相推为明,天亮为明。这句是说在吃住都在廊下,工作第一。 



    
 亚祖祖辛:亚祖名辛,史墙称其为祖辛。

     禋毓子孙:禋,音阴,意就是祭、祀。古代烧柴升烟以祭天:“以禋祀祀昊天上帝。”毓念玉,与育音意皆同。铭文毓字写法与甲骨文毓字写法相同。祖辛教育子孙不忘记其祖宗。

    繁发多孷:第二字是“发”的古字,孷,音离,意双胞胎,双生子。此句意多子多孙。

    齐角戠光:角,指额头。小孩未成年头发梳两边称总角。戠与埴同,義粘土,聚合。齐角戠光就是小孩个个有出息。

    义其禋祀:第三字禋和前面禋毓子孙的禋当为同一字,书法在同篇文字中,为避免重复,多将二字书成不同。义是善、仪。此句意为令禋祀好。

    富屖文考乙公豦:屖,音西,意同迟。《註》音栖。遲久也,安也。又通作犀,堅也。富屖在这里作年富力强解。《註》文,猶美也,善也。考,意老,父死曰考。文考是指死去的父亲。乙公豦是全名。豦,音剧,意为兽或二兽相斗不解。加双人旁为人名,现此字不传。

    屯舞:趮同躁。《说文》疾也。,从贝从毛,音渠,意毛毯,演戏铺台上。屯,意草木初生,难。屯舞当是一种春天的舞,劝耕跳的。

    誎辳嗇戉隹辟:誎与促同。辳,农的古字。嗇音色,意农夫。戉,音越意斧。,同麻。周时衣服为麻织,极少用丝。此句意为促民耕樵。辳嗇是农耕,戉是砍麻。隹辟是正确的方法。和上句连,积极跳屯舞促使农夫种地砍麻。

    孝习史牆:孝就是教字前身,孝子学文就是教。史牆是本铭文作者,官职为史,名牆。教史牆学习。

    夙夜不墜:第四字与墜同,音队,意落,停。全句意为彻夜不停。

    其日蔑曆:蔑,音灭,意疲累眼无光。又,弃,无。这样的日子无休止。

    牆弗敢抯:抯,音扎,意取。这里意为拒,就是牆不敢抗拒。

 

    对扬天子丕显休令:这句在金文中成标准句式了。丕是大,休是美。本人理解就是高举天子的圣旨。

    用乍宝尊彝:标准句式。来作宝器。

    列且、文考:列袓、父亲。

    弋貯受牆爾躆福:弋,音义,意取。貯,意存。爾,简写尔,意华盛,郑重。躆,音巨,此字左边是一个人口中踡坐在台上,右边是个豦字,当为躆字。《集韻》居御切,音據。手據地。也就是下跪。福,就是福礼。全句为接受牆郑重的跪礼。

    怀发录黄耈弥生:怀发,古人长发,写字时将头发塞入怀中。录,记录。黄,幽远。耈,音果,意老年寿斑,高寿。弥,久远。怀揣头发记录久远之事。

    龛事厥辟:龛,音刊,意受取。厥辟,辟的意思很多,开辟的辟,躲避的辟,法的辟等等。但多数辟可以理解为墙壁的壁。比如此句,可以理解为记录在墙上。留在这件器上。   

    其萬年永寶用。

 

    铭文所录家谱:

    高祖微子启——烈祖迪——乙祖达——亚祖(袓)辛——父(乙公)ㄔ豦——(史)墙

 

 白话译文:

       古时,文王之初,因周地政通人和,于是商帝降德,重用文王,渐使文王有今天,受万邦拥戴。 继承疆域的武王,征伐四方,遍告殷民,永远收服了狄虘,还远征惩罚了犬夷和童黎。创立法度的成王很圣明,周围有重臣扶佐,如韍环围。性格刚烈的鲧重新得到郊祀,是周的大恩德。康王命毕公去治理成周,使疆域治理更好。昭王很有能力,楚荆不纳贡,邵王屡次去巡视。

    天子是天之子。 养育着文武臣民。上列诸天子。治下没有饥寒之民。天子常常救下民之急。刑狱起自太昊,昊帝还是灭亡了。大禹父亲鲧忤逆尧,禹却成了天子,反而福厚年丰。禹没有用刑狱,蠻夷却都拜服。 

    我青阳氏的高祖在微、灵地主持祭祀炎帝。武王降灾于殷,高祖微子派烈祖迪去见武王,武王令周公将微子安排住在周原下面。担任甬叀职务的乙祖达通晓计量之法,为周王长远谋划以报答周王的爱护之心,白天黑夜,吃住都在廊下。亚祖祖辛,教育子孙不忘记祖宗,多子多孙,个个都有出息,快慰先祖。年富力强的父亲叫乙公豦,积极跳屯舞促使农夫种地砍麻。教史牆学习,彻夜不停。这样的日子没有间断,牆不敢抗拒。 

    高举天子的圣旨。来作宝器。列袓、父亲。请接受牆郑重的伏跪礼。我把头发揣在怀里,将久远之事,记录在这件器上。其万年永保存!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