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吴昌硕国画作品选  

2017-04-03 22:2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吴昌硕,1844年生,1927年逝世,浙江安吉人。初名俊、俊卿,字昌硕,仓石。他的别号很多,缶庐、苦铁、大聋、老击、老苍等。清末曾官江苏安东知县,在任仅一月,后寓上海。中年后始作画,其绘画内容以梅、兰、竹、菊、藤萝、葡萄等为主,取法徐渭、朱耷、李,并受赵之谦、任颐的影响。设色大胆,别开生面,用色混而不脏,艳而不俗,自有一种古朴的美。他把书法用笔融于绘画。成为“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工诗、书法,擅写“石鼓文”,精篆刻,远宗秦汉,近取浙皖精英,自创面目。

光绪三十年(1904)在杭州成立“西泠印社”,被推为杜长。他又能融各家之长,并贯通他的书法、篆刻,创雄健苍劲的风格。对艺术创作主张“出己意”、“贵有我”,因此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性格特点”。他的作品诗、书、画、印配合得宜,融为一体,其艺术风尚对我国近现代画坛影响极大,对日本影响也很大。

传世作品有《天竹花卉》、《紫藤图》、《墨荷图》、《杏花图》等。


吴昌硕国画作品选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清 吴昌硕 富贵牡丹 纸本设色 汉秦2011秋拍 成交价918.4万元
作品鉴赏

此幅《富贵牡丹图》堪称诗书画印并臻,书法用笔与绘画笔触相呼应,笔笔老辣圆浑。笔势欹侧,章法捭阖,遒润峻险,不拘一格。
吴昌硕的写意牡丹,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直从书法演画法”,以书入画,以印入画,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比之于白阳,更显磅礴;比之于徐渭,更显厚重;比之于朱耷,更显烂漫;比之于复堂,更显沉雄;比之于撝叔,更显老辣。画面右侧,几株牡丹绽放盛开,花朵艳丽,红黄相间,光彩夺目,在枝壮叶茂的映衬下显得风姿绰约。此幅牡丹以单纯朴厚的笔法,大写意出花卉,复色运用酣畅自如,丰富的灰色层次使画面张力得以增强,苍茫浑厚之气蓬勃而出。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向来代表富贵,此帧《富贵牡丹图》气势磅礴,色彩祯祥,国色天香。
吴昌硕的绘画之所以气势撼人,在于他在笔墨中倾注了个人情感,他写花卉,都给予物象人格化的性格特征,能够倾尽自己的才情,灌注自己的思想,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吴昌硕国画作品选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作品资料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49×40cm
估价  RMB  2,800,000-2,800,000
成交价 RMB  9,184,000 
专场 《 丹青寄佛缘 》——佛教题材书画作品专场
拍卖时间 2011-12-10
拍卖公司 汉秦(北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1秋季书画大型拍卖会
款识:酒满金蹴富贵花开碟花茺乏青莲才 相羲仁兄属画 丙辰冬仲吴昌硕
钤印:吴俊之印,吴昌石,归仁里民
备注:出版于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 吴昌硕》




 
吴昌硕国画作品选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阴山箴言 阅画千卷,不如读透一帧

     

 富贵牡丹  立轴 设色纸本 1919年作(403.2万元,2010年12月北京保利)

吴昌硕的写意牡丹,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直从书法演画法”,以书入画,以印入画,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比之于白阳,更显磅礴;比之于徐渭,更厚重苍茫;比之于八大山人,显得烂漫;比之于复堂,更沉雄;比之于赵之谦,更老辣。画面右侧,巨石之上,几株牡丹绽放盛开。花朵艳丽,红黄相间,光彩夺目,硕大的花朵在枝壮叶茂的映衬下显得风姿绰约,左侧矗立几枝含苞待放的牡丹,与之形成视觉上的鲜明对比。此幅牡丹以单纯朴厚的笔法,大写意出花卉与奇石;复色运用酣畅自如,丰富的灰色层次使画面的张力得以增强,苍茫浑厚之气蓬勃而出。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芙蓉花开  立轴 设色纸本 1913年作
    大写意花卉是吴昌硕的艺术成就所在,所谓“比之于白阳,更显得磅礴。他之于徐渭,更显得厚重苍茫。比之于八大山人,更显得烂漫。比之于李复堂,更显得沉雄。比之于赵之谦,更显得老辣。”吴昌硕的意趣大概如此。该幅芙蓉花卉,花开烂漫,以鲜艳的胭脂红设色,含有较多水分,再以茂密的枝叶相衬,显得生气蓬勃。芙蓉枝叶皆以大写意写出,独芙蓉花与花蕾用洋红以小工笔勾勒;作品色墨并用,浑厚苍劲,再配以画上所题写的真趣盎然的诗文和洒脱不凡的书法,并加盖上古朴的印章。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牡 丹  设色纸本 1916年作
    此幅《牡丹》描绘富贵之花盛开的情景。花分两组,有聚有散.有多有少,形成对比。左下方的花以勾填法表现,线条流畅,层次分明,中心的一组花,以没骨画法,花办尽情舒展,色泽腴润.笔法凝练。画家十分熟悉所要表现的对象,将其不同的姿态和神韵表现得恰到好处,真实、生动。在这幅画中,画家重点追求的是表现牡丹花开的红艳和灿烂,展示花开季节的盎然生意,使画作洋溢着蓬勃生机和无限活力,从而充满了感染力。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错落珊瑚枝  立轴 设色纸本 1914年作
    款识:错落珊瑚枝,铁网出海底。甲寅七月,吴昌硕。印鉴:安吉吴俊章、吴昌石
    吴昌硕绘画艺术的丰收阶段为其六十五岁至八十二岁左右,在此阶段,他的书、画艺术可以说已臻炉火纯青的境地,佳作也是最多的时期。此作创作于甲寅七月,恰是否翁71岁时的精品力作。吴昌硕善于画花卉,此幅《错落珊瑚枝》为吴氏花卉画之力作,“错落珊瑚枝,铁网出海底”,如其款识中所题,画面结构严谨,用笔遒劲,吴昌硕善于用线,每枝枝干、每片花叶都似铁杆般坚韧,富有生命力。其构图极为讲究,画家首先用两尊顽石坐落于画面两侧,稳住了画面重心。数枝天竺从顽石后方穿插向上,更与树叶形成疏密对比,几簇天竺果高低错落、顾盼生姿、扶摇而上。吴昌硕画花卉,常于繁枝旁点缀以枯枝,以此来增强画面的苍老美感,晶莹剔透的红色枝条与天竺的粗枝大叶相交错,层次丰富,加上行笔老辣厚重,用墨色泽古厚,整个画面顿时苍润烂漫,变化无穷,一种吴氏稳重、典雅、古朴的趣味洋溢其中。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石图  立轴 纸本 1905年作
    释文:陶令篱边,花大如斗。杯泛金英,延年益寿。乙巳秋杪吴俊卿。印鉴:吴昌石、破荷亭
    吴昌硕爱菊,他的故乡芜园、他所居住的厅堂外的篱边,也都种栽有菊花。菊花石吴昌硕笔下常见的题材。此幅画庭院秋景,大石下盛开的一篱菊花。菊叶纯用水墨,侧锋阔笔扫下,趁墨色未干即勾叶脉,愈见沉郁浑穆,盛开的菊花则用双勾画瓣,再染以颜色,绽开了满园的生机,顽石以大笔挥扫,略加点染。用笔阔放润秀,构图充实,各色菊花和墨叶体态饱满丰腴,色彩对比强烈,有大朴大雅之趣。这些上下掩映、穿插聚离的花朵寄托了这位62岁画家对故乡芜园的回忆。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杏花红映绿芭蕉  立轴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此幅《杏花红映绿芭蕉》为四尺中堂,通篇以篆籀笔法入画,浓淡交合之笔挥写芭蕉,苍莽雄浑,浓重之赭墨色写杏花数株,老枝交错,互为呼应,槎枒多姿、气势如虹,逸笔草草如疾风骤雨,更以浓艳之色点染花朵,最为豁心耀目。大块墨色的芭蕉叶片和纵横交错的杏花枝干构成画面线条和块面的有机组合,斜倚交错的枝干组成如铁网珊瑚般的密网,大块面的芭蕉叶片墨色浓淡相宜,疏密得当,错落有致。画家用杏花枝干纵横斜倚交插自然分割形成几个不等边三角形的空白,调节了画面的疏密,高空缀石般的用笔点出丛丛杏花,绯红粉白翠绿蔚为奇观,色彩清新明快,艳而不俗,自成面目。整个画面形成点、线、面的有机组合,如同一首有韵律的交响乐。全局开合纵横,朴茂浑厚之气纵横流淌,扑人眉宇,难以名状。左上角落款书法险仄奇崛,堪称三绝。潘天寿曾论吴昌硕的绘画,“以气势为主,故在布局用笔等各方面,与前海派的胡公寿、任伯年等完全不同。与青藤、八大也完全异样。”“它的枝叶也作斜势,左右相互穿插交互,繁密而得对角倾斜之势。”观之此画正可以得到印证。

吴昌硕的画作成熟较晚,一直到二十世纪20年代以后才真正走向盛期。此幅《杏花红映绿芭蕉》作于乙卯(1915年),正值先生画艺纯熟、精力弥满之时,与其更晚期的作品相较更多一些润泽之姿,用色也相对清淡一些,但画面中体现的生机和魄力使此画充满了生命张力。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桃花  立轴 1921年作            红霞满天  立轴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桃花图  立轴 纸本 1919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桃花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美人香水尚留溪,溪上桃花亦姓西”是吴昌硕常在桃花图中题写的诗文,关于这两句诗文,及其桃花画法的来源,在画家84岁时所作的一幅《桃花》图上解释了缘起:“美人香水尚留溪,溪上桃花亦姓西。二句不知谁人所作,曾见人人写之。拟张孟皋设色。”张孟皋是清代道光时期的画家,吴昌硕对其推崇有加,认为其花鸟画“拟陈白阳笔意,兼用南田翁设色为之”,并常以他为师学的榜样。此图之没骨写意桃花,便颇得张孟皋笔意。与梅花、牡丹的鲜艳不同,桃花要表现其娴静之态,要流露出优雅。因此吴昌硕不取奇纵的构图,大开大合的布局,而是简单的几根垂直的折枝。折枝不以强悍的篆书笔法写,而是以爽利的笔墨写出其清秀之态。没骨桃花色彩幽淡,花瓣水润饱满,迎风轻舞,如同美人的娇羞之状。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杏 花  设色纸本 1919年作     杏花图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村边杏花开  立轴 纸本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杏花春雨江南  立轴 设色纸本 1920年作
    此作为缶翁七十七岁所作,是时正是他创作的巅峰期,诗、书、画、印俱臻化境,即处于“放开笔机,气势弥盛,横涂竖抹,鬼神亦莫之测”的艺术创作阶段。《杏花春雨》,笔力老辣,力透纸背,花朵纵横恣肆,气势雄强,穿插揖让从容大方、汪洋恣肆,苍茫古厚之气盎然。布局新颖,构图近书印的章法布白,取“女”字的格局,对角斜势,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用色上喜用赵之谦那种浓丽对比的颜色,画面色泽强烈鲜艳。气势之贯通使他的画面的用笔、布局、题款等浑然一体。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桃 花  立轴纸本                                      浓艳图  立轴 纸本 192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嫣 红  立轴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吴昌硕花卉,行笔构图,全是石鼓气息,此作写于其用笔用墨颠峰时期,红花墨叶之法,白石老人当由其影响下行化出来,而整幅金石之气盈然,又正吴氏特色。此作画面重心偏于右侧,几树茶花傲然矗立,凌空而上,撑住全幅气势,并衬出右下角一片空灵,更与画面左侧笔直而下的题款相呼应。在茶树干中间稍偏下处,渐有枝条生出,横逸向左,其中花枝繁密者,倒坠向地面,枝柯的穿插交错,现出茶树临风摇曳的风姿。红艳的茶花、墨绿的叶子,在墨色的枝干、叶筋映衬下,艳丽而古朴;而疏密自如的枝叶、花朵,同时与地面淡色的石头,势成呼应。全作笔法豪迈,墨韵淋漓,展现出吴昌硕苍茫浑厚的艺术趣味,彰显其艺术宗旨的同时,更与画面左侧“仓硕”、“吴俊卿印”两方名章一道,共同完成了全作“诗、书、画、印”的完美统一。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牡丹图

吴昌硕,其制以金石入画,画笔淋漓,色彩浓郁,气魄醇厚,一振晚清委靡之风,开现代写意派先河,其善画牡丹,公推为清末以来第一人。吴昌硕在绘画的用色时喜欢用浓艳对比明显的颜色,尤其擅长用洋红。他常常把红、黄、绿等颜色调入到赭石色中,在冲突中取得协调。它在传统的用色基础上,汲取了民间绘画用色上的特点,成为历代写意画家中比较擅长用色的一位,也正因为此,他的作品受到社会各阶层的喜爱。此幅《牡丹图》,设色鲜丽,牡丹用洋红或杏黄,显得醒目动人。画面又突破常规,大胆施用赭绿色,观感强烈,敢于摒弃素朴恬淡、静穆散逸的文人意趣。花卉叶片墨中带色,色中带墨,重彩淡墨,淡彩浓墨,不拘一格,自得灵性。尤其画幅下端一枝,枝叶婆娑,令人觉有风来袭,颇具动感。辅以圆熟的题款,整幅别具意趣。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清供图  挂轴 设色纸本 1921年作       清供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16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花卉  吴昌硕 王一亭 纸本设色 1922年作 吉林省博物馆藏
    此图为艺术家们雅集一堂时所绘。王一亭画水仙、佛手、盆架。吴昌硕画梅花。王一亭所绘水仙用没骨法,笔力不如吴昌硕老到古朴。吴昌硕画梅花,圈花点蕊苍劲简老。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清供图  立轴 设色纸本 光绪丁未(1907年)作
    吴昌硕一生多作清供图迎岁、赠友,是图作于丁未(1907)年,时吴昌硕64岁。画中绘牡丹、石榴,取富贵绵长、多子多福之意,寓意吉祥。牡丹与石榴前后错落,构图虚实相生,疏密有致。画中珠榴累累,更有一颗盈篮跌落在地,其状硕大。或有果皮绽裂,所显果肉颗颗成熟饱满,汁水充盈。盆中牡丹,富丽典雅,婀娜绽放,衬以绿叶交相辉映,尽显作者意在形先之写意风格。整幅作品布局新颖,气势雄强,又以篆隶之笔入画,在随意中更显匠心独具。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山家清供图  立轴 设色纸本
    在吴昌硕先生文人画风奇强的作品中,一类是不着任何颜色而完全以水墨写就的极素雅的作品,一类则是虽然施色浓艳却仍然在华美中充溢着清新之气的雅俗共赏的佳作。此幅《山家清供》,不仅属于数量相对趋少的后者,更是在吴昌硕先生的设色作品中也极为罕见、用色异常娇艳的一件奇珍。《山家清供》画面内容丰富而多样;构图饱满、紧凑;设色极其明亮和艳丽。虽属于以“清供”为题材的画作,描绘的却是普通百姓、山里人家日常生活中的摆设和点缀。朴实、浓郁、却显现着甜美与温馨的农家气息。这是在吴昌硕先生文人气质与风格的作品中极为少见的一幅奇品。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岁朝清供  立轴 设色纸本
    岁朝指阴历正月初一,清供即“清雅之供品”的简称。吴昌硕几乎每年都画《岁朝清供图》,且多所变化。此图以梅瓶和一盘石榴组合而成,虽取多子多寿的吉祥寓意,但是简单的构图,清冷的色彩显出一种孤寂的意味。吴昌硕在《缶庐别存》中有一段记载:“己丑除夕,闭门守岁,呵冻作画自娱。凡岁朝图多画牡丹,以富贵名也。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读书短檠,我家长物也,此是缶庐中冷淡生活。”可见其清供的只是家中“长物”,在热闹的除夕伴随着他的,有时也只是“冷淡生活”。画面中的梅瓶和一盘石榴前后错落,盘子和花瓶都以墨笔勾勒,盘子用墨稍重,且设淡色,以与花瓶分开空间距离。石榴的皮和叶均以水墨写成,显得数颗裸露的红石榴籽格外饱满娇嫩。从花瓶口探出的一枝梅花姿态婉约,韵致动人,如同一个清丽佳人。此作不以画家擅长的浓墨重色取胜,而以简约的格局和清雅的意境取胜,给观者一个并不喧嚣的岁朝印象,一个平和宁静的开始。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贵寿无量  立轴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茶菊清供  镜心 1914年作
    清供图是明清以来文人画家常绘制的题材,吴昌硕更是公认的个中高手,他一生多作清供迎岁、赠友。是幅《清供图》为其盛年之笔,取少见的横构图,画面自右至左依次为一壶一杯,盆栽里的菊花、苍石,斜陈的墨笔白菜以及大篮菊花,姚黄魏紫,各极其胜。画中物象错落有致,设色浓而不艳,以大写意笔法出之,极富金石情趣。画幅中起首的壶,壶身较高,一侧有把,在吴昌硕画中常与梅花组合出现,题“梅梢春雪活火煎,山中人兮仙乎仙”句,取梅雪烹茶之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清供贺岁  轴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岁朝清供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03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岁朝清供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丁巳(1917年)作

吴昌硕作画重“气”,笔墨和构图皆以“气”贯注之,故有“苦铁画气不画形”。其“形”乃物象之形。此幅即以篆籀笔意绘各类物象之形,所画天竹、水仙、石榴、佛手、红柿、白菜、菖蒲等物,气行于形内,气势浑穆,构图饱满,设色古艳。岁朝清供是他常画的题材,“岁朝”,农历正月初一,“岁之朝也”。“清供”,包括金石、书画、古器、盆景等可赏玩的文雅物品。因内容丰富,寓意深邃,雅俗共赏,故别有一番情趣。此画吉物之丰富,可称是吴昌硕此类题材画之最者,而清雅之气则无出其右矣。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嫣红姹紫  立轴 设色纸本 1921年作                    神仙富贵 立轴 1925年作(280万元,2010年西泠春拍)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凌波仙子  纸本设色 1919年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天竹在吴昌硕的作品中,常有出现。它与梅花、水仙、兰、竹、菊等同样具有象征美好的意义,诚如吴昌硕在画中的诗句:天竹如花冷不凋。此图为三段式法,图下一片水仙,中间有顽石相接,顶端为数株天竹遒劲的技朽,落笔纸上,浑厚却能半深半淡,再用墨点心,立体感强,聚散有致,一丛丛,树以墨绿的叶子,形成了红绿互为补色,红色为暖色素,给以热情奔放之感;绿色为寒色,给人冷静平和之感,吴昌硕常能将红与绿这种强烈对比的补色运用在同一画面中,有着艳而不俗效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岁寒三友  镜芯 设色纸本 1919年作    国色天香  立轴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神僊贵寿  立轴 设色纸本 1923年作 (96.32万元,2010年12月上海天衡)

吴昌硕的绘画以花卉为主,以诗句入画或者赋予其吉祥的寓意,是其绘画的重要特色。这幅描绘含露微嫩的牡丹,亭亭玉立的水仙的画中,牡丹花色浓重但不轻佻,花瓣层层迭迭表现出一种雍容华贵之态,恰暗合了画题中的富贵之寓意。水仙的用笔也是磊落大方,具有金石味。淡黄色的花在嫩绿而修长的叶片的掩映中,显得格外娇艳欲滴,将花中凌波仙子的声段韵致展露无疑。再搭配以姿态各异而又皱漏瘦透的湖石的穿插和点缀,就显得格外的生动和自然。纵观这幅画,可见吴昌硕一贯的绘画理念,即绘画虽然是放笔写意,但他认为“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要照顾到气魄”。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富贵神仙  1917年作(414.4万元,2009年11月北京保利)     岁朝清供  立轴 1926年作 设色纸本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牡丹水仙图  纸本设色 1923年 吉林博物馆藏
    《牡丹水仙图》画面下端为二排由左向右斜的水仙花,钩叶填石绿,花正盛开,画面中间为一块大石头,石后为一排大写意牡丹,红花钩叶,三段式的构图,穿插有致,前后错落。画家在谈创作牡丹的经验时说:“画牡丹易俗,画水仙易琐碎,只有加上石头,才能避免这种弊病。”此画颇有气势,水仙、石头、牡丹三者结合,整体感很强,显得生机蓬勃,光彩照人。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神仙福寿图  1917年作
    吴昌硕酷爱梅花,常以梅花入画,墨梅、红梅、绿梅兼有,笔酣墨畅,富有情趣。水仙也常出现在他画中,以突出洁净孤高的性格。作画时画家喜用或浓或淡的墨色,并以篆书笔法入画,使画面显得刚劲拙朴有力。《神仙福寿图》是吴昌硕代表作品之一。他以草书笔法画石,其法草而不率,纵而有节,较好地表现出怪石的秀与拙的韵致,他以篆隶笔法画梅,造型奇崛,苍劲有力;水仙用笔流畅,虽然朝向一样,但并不呆板。两者对比,更显水仙的空灵松动,飘逸清新,有神仙一样的风姿,与梅花的古朴把画题揭示出来,寄托了画家的感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牡丹  设色纸轴 1917年作                         牡丹  设色纸轴 1917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富贵坚固  立轴 纸本设色
    此画作构图一丛牡丹傍石而生,石后复生一丛牡丹,牡丹后复有一石。牡丹皆作临风摇曳之态,含露娇羞之姿,其交相穿插,以苔点连成一气。画中苍石、牡丹,挥写淋漓,势如草书,不斤斤于形象之是与非;其设色,水墨写石,而间施淡赭,胭脂写牡丹,牡丹花叶,墨间稍掺绿意,与笔法同一路,得其意而已,创造出饱满向上的磅礡气象。淋漓奇古的水墨苍石,点缀浓艳的牡丹,以石之刚,映现牡丹之柔。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寿延年  立轴 1917年作                           菊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2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石延年  镜片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清末画坛,吴昌硕以其深厚的学养功底和惊人的胆识气魄,立异标新,独树一帜,开创了“吴派”画风。此幅《菊石延年》即以篆书笔画写菊花之枝干,以草书作菊花的花瓣与叶,一气呵成,笔力老辣,布局新颖,作对角斜势,虚实相生。以书法入画,线条功力异常深厚,状物绘形线条的质感丰富、切实,绘气不绘画形,追求书法中气贯神通的审美意趣。两簇缤纷的菊花,花叶巧妙地连贯成为了一个整体,同时,还把两簇菊花生长的自然生态交待的清清楚楚,起承转合,法度森严,看似寻常,匠心独具。另外,此作施墨浑厚沉稳、淋漓酣畅,构图不拘陈法,巧于经营布势。花叶用色淹润,笔力沉稳老辣,果断干净。在设色厚重的叶片,衬托之下,使得菊花更显火红娇艳,花朵或聚或散,或虚或实,设色精雅浓重。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石图卷  手卷 设色纸本 庚寅(189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墙根菊花可酤酒  横幅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菊花和梅花一样,为昌硕深爱。原因是菊花有傲霜骨,他在题画诗中曾这样称道它:“枝瘦能傲霜,孤高无偶。”又说:“既有隐逸名,何须寄篱下。惯受风雨欺,秋来摘盈把。”昌硕公画菊花有独特的风格,时人画起菊花来,总用谈墨勾描,他则纯用焦墨画成,而能在苍劲之中,显同花瓣秀美的神韵。这是他用苦工夫体会和钻研出来的一家杰构。他所画的菊花以黄色的为最多,其次是墨菊;有时也画红菊,但比较少见。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大寿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丁巳(1917年)作
    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得到任颐指点,后又参用赵之谦的画法,受徐渭、八大山人影响最大。其书法、篆刻功底深厚。他创造性的将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及章法、体势融入绘画,形成了独步画坛的“金石画风”。曾言:“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吴昌硕所作花卉木石,笔力老辣,力透纸背,纵横恣肆,气势雄强,布局新颖,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虚实相生,主体突出。随着文人画的完结,吴昌硕为首的金石画风一改清中期后靡弱、细腻的画风,而转为雄强恣肆,水墨酣畅的大写意风格。《大寿图》这件作品,取会陶渊明诗意,于巨石后绘丛菊。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延年益寿图 洒金纸本 1920年作(132.16万元,2010年西泠秋拍)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延年益寿  设色纸本 1897年作
    光绪二十三年(1897)丁酉,吴昌硕 54 岁时在苏州所画的《延年益寿》,画面上勾勒出两丛菊花,花朵团簇绽放,一深红,一黄艳,俯仰向背,大小错落,相互映衬,煞是好看。用彩墨泼写菊叶,浓淡相间,层次分明,显得菊花枝繁叶茂,生气盎然。“九月寒香露太真,东篱晚节可为邻。”再以赭墨写竹篱,淡墨画石,四块石头远近高低,极富质感,一派秋菊华茂的景色。在左下角出枝,添上几株枯枝野草,使线条与块面形成强烈对比,全幅画面,笔酣墨饱,浑厚苍劲;用笔徐疾有致,空灵松动;造型简练,构图紧凑严密,繁而不乱;色彩清新明快,艳而不俗,自成面目。左上角自题款识云:“陶令篱边,花大如斗,林泛金英,延年益寿。光绪廿三年丁酉八月,拟堂大意,吴俊卿。”下钤“仓硕”白文印,在右下角,盖一方押角章“湖州安吉县”朱文印。这样的布局、题款、盖章方式,看似出自传流、四平八稳,其实吴昌硕的绘画,“以气势为主,故在布局用笔等各方面,与前海派的胡公寿、任伯年等完全不同。与青藤八大、石涛等也完全异样。”“它的枝叶也作斜势,左右互相穿插交叉,紧密而得对角倾斜之势”。“他的题款并多作长行,以增布局之气势。”(潘天寿语)

    画中题诗的这个“陶令”就是晋代陶渊明,他爱菊成癖。题识中云:“拟堂大意”,堂即乾隆年间扬州八怪之一的李鱓。吴昌硕所谓拟其大意,实际是借题发挥,自出机杼。吴昌硕喜饮酒,每酒酣兴起,横涂竖抹,一挥而就,洋洋洒洒,画成一二十幅,一觉醒来,再题款盖章。这幅《延年益寿》,自然天真,笔笔玲珑,毫无造作,令人称绝。此画曾为吴昌硕弟子诸乐三珍藏,有诸乐三亲笔题签。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秋菊图  立轴 水墨纸本 1910年作         秋菊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889年作         美意延年  水墨纸本 1919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花寿石  立轴 水墨纸本 1914年作
    此幅布局取对角斜势,菊花、树枝、溪水与巨石衔接,使画面出现错综回应、高低变化的视觉效果,且题款的纵横长短,用印的大小、位置都与布局气势统盘处置,十分讲究。图中的菊花和枝梗,行笔毫无轻盈飘浮之感,笔笔扎实、沉着而力透纸背。至于巨石,吴昌硕早年受八大山人影响,晚年多画未经雕饰的巨石,即如此作。图中的巨石以大笔铺写,行笔无棱角,柔中带刚,酣畅淋漓,给人以古朴、雅拙之感,左上方有一支交插错综的枝干,用笔遒劲、老辣,亦极富金石之气。右上侧的题跋笔力生辣苍劲,一气呵成。此作虽以水墨写成,但布局、笔法的变化使其呈现出丰富的形态特征,乃吴昌硕晚年的一副水墨佳构。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秋菊犹存  立轴 设色纸本 1916年作
    吴昌硕的绘画以“苦铁画气不画形”“不似之似聊象形”为宗旨,以篆法入画,以金石入画,所谓强抱篆隶作狂草,极力发挥书法中“写”的表现性,以“意造”为法,“惟任天机外行”以达到“心神默与造化通”的境界,“宣郁勃开心胸”以泄胸中浩荡之气。因此,他的作品给人以一种排山倒海、气势磅礴之气势。

    此图给观者一种气脉贯通且富有节奏感的气势,非一般画者所能表现。再从此图的布局风格看,完全符合吴昌硕绘画的艺术风格。“不论横幅、直幅,往往从左下面向右面斜上,间也有从右下面向左面斜上。它的枝也作斜势,尤喜欢画藤本植物,或从上左而至下右角,或从上右角至下左角,奔腾飞舞……其题款多作长行,以增布局之气势”。吴昌硕画作的布局大起大落取对角斜势,用枝干衔接以增画面气势,注重画面错综回应,枝干交插,以顺应逆,以拙藏巧。且于题款纵横长短,用印的多少、大小、朱白、位置都于布局气势统盘处置,十分讲究。吴昌硕曾说:“奔放处离不开法度,精微处照顾到气魄”。吴昌硕的绘画布局,显然得益于金石篆刻修养甚多。从此幅《秋菊犹存》中完全能感受到上述的诸多美学因素。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墙根菊花可酤酒  纸本设色 1919年作
    吴昌硕画菊基本有两个阶段。在中年画菊时多为双勾,到晚年出现了双勾瓣和点瓣两种。吴昌硕晚年画菊在布局方面也有“馗肩”的现象(所谓馗肩即一个角低,一个角高,正如他所写石鼓文中的左右结构之字,多为左低右高,这样在一个字当中就形成两个重心,一个左下角,一个右上角,参差不齐,遥相呼应,错落有致,美在其中)。在用笔方面更为辛辣、苍虬,以“作篆之法”而为之。至于叶、梗,更有特点。叶子水墨氤氲,淋漓饱满,以中锋用笔,以作篆之法写出叶筋和叶梗。图中的菊花和枝梗,行笔毫无轻盈飘浮之感,笔笔扎实、沉着而力透纸背,菊花的表现技法和布局安排也与吴昌硕晚年之绘画风格如出一辙。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墨菊  立轴 水墨纸本 1913年作                      延年益寿图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墨 菊  立轴 水墨纸本 1920年作
    款识:△秋菊灿然白,入门无点尘。苍黄能不染,骨相本来真。近海生明月,清谈接晋人。漫持酤酒去,看到岁朝春。庚申冬吴硕画并录旧作。△雨后东篱野色寒,骚人常把菊英餐。朱门酒肉熏天臭。醉赏黄花当牡丹。写竟又题,老缶。
    吴昌硕画菊花或伴以岩石,或插以高而瘦的古瓶,与菊花情状相映成趣。墨菊以焦墨画出,菊叶以大笔泼洒,浓淡相间,层次分明。画家胸有成竹,灵感勃发,凝神静气举笔泼墨,一气呵成,看去似乎毫不费力。等到大体告成之后,对局部的收拾,却又十分沉着仔细,惨淡经营,煞费苦心。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菊石图  立轴 1915年作                   菊石图  立轴 1916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菊石图  纸本设色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藏
   《菊石图》是吴昌硕以惯用的斜对角章法而作,集中在画面左边,靠顶角画有姚黄大菊,双钩花瓣,浓墨点叶,枝干上有两个花蕾,下面有巨石一块,数朵魏紫,中间隔着一朵白菊,昂首怒放,风姿绰约,浓墨深叶衬托着花朵,花枝扶疏,画之右下角点着大小不同的墨点,各种盛开的菊花,呈现出鲜艳多姿,神韵秀丽,凌风傲霜,可见画家寄托着他清高脱俗的精神品格。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草书遗意拟青藤笔意  立轴 1921年作          花 卉  立轴 水墨纸本 192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杨   立轴纸本 1918年作      荔枝图  纸本设色 1915年作            绣球花  立轴 纸本 1922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丹凤随  镜片 设色纸本 1906年作
    “一骑红尘妃子笑”荔枝乃岭南佳果,遂成画家屡画不厌的题材。此画作写来自然随意,枝头硕果累累,色泽鲜艳,墨彩淋漓。枝条穿插,树叶浓淡相和,层次丰富。画钤“苦铁欢喜”印,可见吴昌硕对此题材及画作也自觉惬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三千年结实之桃  立轴 1918年作     寿桃  立轴 纸本 1918年作        寿桃  立轴 纸本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仙木桃  设色纸本 立轴 1914年作 (459.2万元,2009年西泠秋拍)

《仙木桃实图》笔墨劲爽老辣,设色浓艶沉着,吴昌硕敢于用色,反俗为雅,乃大师手段。更为突出的是这幅作品在构图上的疏密呼应,桃树主干从画幅左侧呈斜势擎天而上,上幅密枝繁叶,下幅一枝垂实,与主干构成三角的视觉界面,密与疏的交织让人一目了然,那是硕果压枝,鸿寿满树。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九五福  立轴纸本 1924年作       曼倩移来  立轴 1925年作(1232万元,2010年11月中国嘉德)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三千年结实之桃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吴昌硕作画时大胆迅疾.不多加修饰,具有自然浑朴古拙之趣。他以篆籀之法入画,作画如写书,笔势奔腾,苍劲雄浑,不拘成法,往往能自出新意,形成独特风格。《三千年结实之桃》表现的是寓意福寿千年的寿桃。画家只撷取桃树的局部,用笔凝练遒劲。寿桃设红黄二色,以没骨画法表现.鲜嫩娇艳:桃叶以大笔泼洒,浓淡相间,层次分明,枝干竖写两枝,各有不同,又一侧枝呈孤形垂下,伸展生动,使画面富有变化。题款。三千年结实之桃”不但与桃干、桃枝形成浓淡变化之趣,而且与寿桃两相照应.让全图神气内敛。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桃图  纸本设色 1919年作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如他在一幅《桃》题:“千年桃实大如斗,涂抹成之吾好手,仙人饶涎挂满口,东王父与西王母,曼倩不偷寿谁某。”他画桃,笔蘸浓艳的西洋红,直落宣纸,以淡黄色衔接,再加深红点染,画面立即呈现出色彩淋漓,泞然一体的鲜桃,好像果皮一破,便会流出盈盈果汁似的。吴昌硕画桃,吸取了民间的审美情趣。同时融进了文人画家的笔意,善用西洋红,加以发挥创造。他借东方朔食仙桃而长生不老的典故,来祝愿人们长寿美好的愿望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寿石图  立轴 1921年作

 款识:千年桃实大于斗,仙人摘之以酿酒。一食可得千万寿,朱颜常如十八九。辛酉冬,吴昌硕年七十八

寿石图》作于1921年。中国古代有千年寿桃之说,亦即说天上仙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是世间凡人梦寐以求的长寿之果。以千年桃食来表现献寿内容,吴昌硕是首创,后来愿为吴昌硕“门下走狗”的齐白石也这么画。此幅为缶翁晚年之精品,为其画桃的代表作,诚如画中落款所言:“千年桃实大如斗,仙人摘之以酿酒。一食可得千万寿,朱颜长如十八九。”是可以留赠子孙的传世佳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石榴  立轴 设色纸本                                多子图  立轴纸本 1921年作    口迸明珠打雀儿  1925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团员贵寿富且康  镜框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破荷逸人                      古 香  立轴  设色纸本                荷 花  立轴 设色纸本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秋光芙蕖  立轴 设色纸本 (89.6万元,2010年12月上海天衡)

吴昌硕曾云:“墨池点破秋冥冥,苦铁画气不画形。人言画法苦瓜似,挂壁恍背莓苔屏。”由此可知,他的作画理念是将“画气”超越于“画形”之上的,一任主现抒写,而不拘于物象,“画气”成了他绘画的主要内容,作画重在“画气”。这幅以篆籀之法点染写出的荷花图就是明证。既有丰满荷叶表现出的盛夏景致,也有新出尚卷的嫩叶显现出的一派生机,并以此衬出粉红荷花的娇艳。全画构图上穿插揖让,生动活泼。虚实对比强烈、富于变化,浓、淡对比染出的荷叶,对比虽明显,但过渡却很自然妥帖;在用笔上,乃是引篆入画,笔笔写出、意兴酣畅,纵笔挥洒间,沈稳到位,毫无轻浮之气。在用色上,大气协调,能艳而不俗、不露火气,做到了既丰富又静穆、既斑斓又浑厚疏密相间。浓淡相宜的荷叶与娇艳亮丽的荷花顾盼呼应着,虽不以形似取胜,但笔情墨趣间散发出的气息,却令观者有如置身于盛夏荷塘的清凉世界中而流连忘返之感,真正做到了“不似之似”这个中国文人写意画的最高境界。再加之图左侧上方的长款,更使全图充满了文人画古厚朴茂的雅逸气息。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荷 花  立轴 纸本水墨 1895年作                          墨荷图  立轴 水墨纸本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墨 荷  立轴 设色纸本 1897年作
    荷花作为纯洁品性的象征或自拟或誉人却始终如一。吴昌硕此幅荷花即是如此。从吴氏自题诗句可知,此幅中堂当是吴昌硕自勉之作。所谓“拟将诗句学鲍谢,涉江共采秋江荷”之句,原为苏轼《百步洪二首并叙之二》两句,略作改动。大团块的荷叶水墨写意渲染出秋日荷塘空旷、幽寂而又不失凝重的深沉意境。画面布局别致,由右上至左下成倾斜之势,用羊毫软笔,画荷叶、荷梗任情挥洒,奔放雄秀,湿笔有韵,枯笔有气,淡而不薄,深而不板,刚柔相济,润而不洇,笔笔有力,墨法笔滋,意境清新、静穆。红荷敷薄色,质朴多姿,主次有别,层次分明,气势磅礴,实为真正的大写意之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青莲图  立轴 纸本 1889年作      莲天香远 立轴 1899年作      清芬幽远图  1918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红荷图   纸本设色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藏
  《红荷图》似不经意,布局却很别致,仅画三张荷叶,占有画面绝大部分,因他用羊毫软笔,画荷叶、荷梗任情挥洒,奔放雄秀,湿笔有韵,枯笔有气,淡而不薄,深而不板,刚柔相济,润而不洇,笔笔有力,墨法笔滋,意境清新、静穆。二朵红荷敷薄色,质朴惹人注目,芦苇纯以淡色出之,与荷叶深墨成对比,主次有别,层次分明,气势磅礴,是真正的大写意,具有独特格调。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葫芦图  纸本设色           葫芦图  1904年作 (571.2万元,2010年西泠秋拍)          依样葫芦  纸本 1924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葫芦图  纸本设色 1921年作

    此幅《依样》款题不长,拢共数来十四个字,让人看了却依然十分过瘾。而且,给人眼里分明、正想表达却又不知择词、不能脱口而说的感受。画辨真伪,以一目了然即行话所谓“开门见山”为上,而品尝感受,则如晋人陶渊明所谓“欲辨已忘言”为妙。

画葫芦者多矣,其形喜人,有如意之谓;其腹便便,寓多子多福;更有藤蔓缠绕,象征硕果有渊,对于画家来说,此正是展现笔墨功底之所在。

    《依样》构图呈半弧形,花叶藤蔓依势而下,上密下疏,几欲撑满全纸,五只葫芦各择其位,画幅下端那只垂枝往下,勃勃生机也。藤蔓于此处弯环向上,为全图形成俯仰顾盼态势,既合物理,又合画理。不经意间已为题款留出位置,十四个字分列三行,笔墨浓淡、字体大小、经营位置,恰倒好处。以画题揣测,此画为昌硕先生写生之作,当然仅仅揣测而已。吴昌硕作此画时年已七八,满腹画稿,信手挥写即可。旧谚谓“依样画葫芦”,昌硕先生断其句而全其意,最是此题妙处。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梅 花  立轴 设色纸本 1910年作                                    红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09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红梅顽石图  纸本设色
    吴昌硕画梅花,有缘物寄情、写物附意的特点。他曾在一幅梅花上题云:“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技。”《红梅顽石图》据跟随他多年的学生、最具有代表性的继承人赵云壑的题跋,可知是吴昌硕的晚年之作。一块石头,水墨淋漓,数株梅枝蟠曲向上,铁骨铮铮,似作家之法画之。花似锦,红艳欲滴,千姿百态,有含苞等放的,有盛开吐蕊的,仿佛使人感到凌风傲霜,能闻到一缕缕的清香。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 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17年作(425.6万元,2010年12月北京保利)

题识:南风熏鼻霞气馥,青灯荧荧照板屋。堆书古案静如拭,着树春光红可掬。灯前奉母一枝折,虬蠕蠕瘦蛟缩。儿童奇货比颜色,瓦盆抱出重阳鞠。仓卒恐污寒具油,忙煞山妻收卷轴。长须奴子背灯立,拦若斗鸡成木。守岁今宵拌闭门,(夺)门人传鬼聚族。衣冠屠贩握手荣,得肥者分臭者逐。道人作画笔尽秃,冻燕支调墨一斛。画成更写桃符新,爆竹雷鸣起朝旭。丁巳孟夏七十四叟安吉吴昌硕。门下夺外字,老缶自检。

《红梅》立轴,是缶翁七十四岁所作。非但尺幅巨大、然形制特出,堪称仅见。画面老梅,壮实遒劲,上半部分虬枝密柯,繁而不乱,设色古艳似不经意而韵味悠长。“缶翁画气不画形”于此可以领略。画面左部五行长跋,书法卓绝,全以篆书笔法出之,以高古苍茫为宗,不斤斤计较点画工拙,貌合神离,与老梅相得益彰。缶翁晚年好作排律,七言长诗气势奔放、韵律奇险,胸中一股郁勃之气发而为诗、为书、为画,纵横排宕、大气淋漓,堪称三绝!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 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16年作
    款识:铁如意击珊瑚剑,东风吹作梅花蕊。艳福茅檐共谁享,匹似盘敦尊罍簋。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枝。霞高势逐蛟虬舞,本大力驱山石徙。昨踏青楼饮渺倡,窃得燕支尽调水。燕支水酿江南春,那容堂上枫生根。丙辰四月维夏泼墨成此,略似花之寺僧笔意。老缶吴昌硕。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梅图  立轴 1919年作                 红梅图  立轴 1916年作              梅花秀石  立轴 1921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梅花图  纸本设色 纵159.2厘米横77.6厘米 1916年作 上海博物馆藏
    《梅花图》构图奇特,几条竖直线条,作为梅花主干,小枝旁出。右上侧又伸出数干梅枝,穿插于主干之间。梅花先用写意法勾勒,再填颜色,梅干梅枝的处理,粗看似乎不合常规,然而细细品味,枝干横竖交叉,杂而不乱,恰到好处表现出梅花的风姿,富有生活气息。画家以书法入画,笔墨苍劲,透着几分金石趣味。此画是吴昌硕花卉画的奇绝之作,苍劲俊朗而洒脱随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端阳嘉果  立轴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春来芦橘黄  立轴  设色纸本   枇杷  立轴 设色纸本 192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枇杷满枝  立轴 设色绫本 1916年作
    《枇杷满枝》作于绫本上,由于绫不吃墨,对写意画家来说,是对笔力的巨大考验。画中,几枝枇杷凭空而起,枝叶上下披离,枇杷穿插其间,并不斤斤于形似与否,以气驭形,得其势而已!吴昌硕理想的艺术境界是“画成随手不用意,古趣挽住人难寻。”全作中锋用笔,以墨色为干,得古厚之致。但他对古趣的追求,却不荒寒,不酸冷。画中赭色的树干,青绿的枝叶,金黄的果实,古而艳,古而鲜,这与他热爱自然,并适度吸收市民文化情调密切相关。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枇杷  设色纸轴 1909年作            枇杷图  立轴                    枇杷又黄时节  立轴 1918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枇杷图  纸本设色 1917年作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藏
     清代恽寿平曾画折枝枇杷,并在画上题有:“笔端乱掷黄金果,不屑长门买赋钱。”吴昌硕在另一幅《枇杷图》上有:“五月天热换葛衣,家家庐橘黄且肥;乌疑金弹不敢啄,忍饿空向林间飞。”枇杷鲜果,盛产苏州洞庭东山,有白沙庐橘,小者味甘美,大而白者极酸,树叶可做药材。《枇杷图》,枝干从上而下,笔能力透纸背,并列树枝,相互衬托,树干桠杈,果实累累。他画枇杷,一笔圈成,在纸未干时,点上墨点,使黄金果更加惹人注意,并具有新鲜欲滴、饱含水分的感觉。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凌霄花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03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芍药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名园芍药  立轴 设色纸本 1912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芍药图  纸本设色 1923年作 吉林艺术学院藏
    吴昌硕画花卉手法也像“百花争妍”那样丰富多彩,种类繁多,有桃花、辛荑、芙蓉、牡丹、芍药较为艳丽、富贵;另一类取梅、兰、竹、菊较为清疏淡雅,尤为吴昌硕所崇尚,喜爱。芍药具有艳丽富贵、姹紫嫣红的品格,在花卉中占有独特的地位。芍药在吴昌硕晚年的作品中大都烂漫开放,用鲜艳的胭脂红来设色、花瓣含有充分的水分,故能显出动人的光彩,再加茂密的枝叶陪衬,很有生气,使大写意花卉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桃图  纸本设色 1919年作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如他在一幅《桃》题:“千年桃实大如斗,涂抹成之吾好手,仙人饶涎挂满口,东王父与西王母,曼倩不偷寿谁某。”他画桃,笔蘸浓艳的西洋红,直落宣纸,以淡黄色衔接,再加深红点染,画面立即呈现出色彩淋漓,泞然一体的鲜桃,好像果皮一破,便会流出盈盈果汁似的。吴昌硕画桃,吸取了民间的审美情趣。同时融进了文人画家的笔意,善用西洋红,加以发挥创造。他借东方朔食仙桃而长生不老的典故,来祝愿人们长寿美好的愿望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寿石图  立轴 1921年作

 款识:千年桃实大于斗,仙人摘之以酿酒。一食可得千万寿,朱颜常如十八九。辛酉冬,吴昌硕年七十八

寿石图》作于1921年。中国古代有千年寿桃之说,亦即说天上仙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是世间凡人梦寐以求的长寿之果。以千年桃食来表现献寿内容,吴昌硕是首创,后来愿为吴昌硕“门下走狗”的齐白石也这么画。此幅为缶翁晚年之精品,为其画桃的代表作,诚如画中落款所言:“千年桃实大如斗,仙人摘之以酿酒。一食可得千万寿,朱颜长如十八九。”是可以留赠子孙的传世佳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石榴  立轴 设色纸本                                多子图  立轴纸本 1921年作    口迸明珠打雀儿  1925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团员贵寿富且康  镜框 设色纸本 1918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破荷逸人                      古 香  立轴  设色纸本                荷 花  立轴 设色纸本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秋光芙蕖  立轴 设色纸本 (89.6万元,2010年12月上海天衡)

吴昌硕曾云:“墨池点破秋冥冥,苦铁画气不画形。人言画法苦瓜似,挂壁恍背莓苔屏。”由此可知,他的作画理念是将“画气”超越于“画形”之上的,一任主现抒写,而不拘于物象,“画气”成了他绘画的主要内容,作画重在“画气”。这幅以篆籀之法点染写出的荷花图就是明证。既有丰满荷叶表现出的盛夏景致,也有新出尚卷的嫩叶显现出的一派生机,并以此衬出粉红荷花的娇艳。全画构图上穿插揖让,生动活泼。虚实对比强烈、富于变化,浓、淡对比染出的荷叶,对比虽明显,但过渡却很自然妥帖;在用笔上,乃是引篆入画,笔笔写出、意兴酣畅,纵笔挥洒间,沈稳到位,毫无轻浮之气。在用色上,大气协调,能艳而不俗、不露火气,做到了既丰富又静穆、既斑斓又浑厚疏密相间。浓淡相宜的荷叶与娇艳亮丽的荷花顾盼呼应着,虽不以形似取胜,但笔情墨趣间散发出的气息,却令观者有如置身于盛夏荷塘的清凉世界中而流连忘返之感,真正做到了“不似之似”这个中国文人写意画的最高境界。再加之图左侧上方的长款,更使全图充满了文人画古厚朴茂的雅逸气息。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荷 花  立轴 纸本水墨 1895年作                          墨荷图  立轴 水墨纸本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墨 荷  立轴 设色纸本 1897年作
    荷花作为纯洁品性的象征或自拟或誉人却始终如一。吴昌硕此幅荷花即是如此。从吴氏自题诗句可知,此幅中堂当是吴昌硕自勉之作。所谓“拟将诗句学鲍谢,涉江共采秋江荷”之句,原为苏轼《百步洪二首并叙之二》两句,略作改动。大团块的荷叶水墨写意渲染出秋日荷塘空旷、幽寂而又不失凝重的深沉意境。画面布局别致,由右上至左下成倾斜之势,用羊毫软笔,画荷叶、荷梗任情挥洒,奔放雄秀,湿笔有韵,枯笔有气,淡而不薄,深而不板,刚柔相济,润而不洇,笔笔有力,墨法笔滋,意境清新、静穆。红荷敷薄色,质朴多姿,主次有别,层次分明,气势磅礴,实为真正的大写意之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青莲图  立轴 纸本 1889年作      莲天香远 立轴 1899年作      清芬幽远图  1918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红荷图   纸本设色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藏
  《红荷图》似不经意,布局却很别致,仅画三张荷叶,占有画面绝大部分,因他用羊毫软笔,画荷叶、荷梗任情挥洒,奔放雄秀,湿笔有韵,枯笔有气,淡而不薄,深而不板,刚柔相济,润而不洇,笔笔有力,墨法笔滋,意境清新、静穆。二朵红荷敷薄色,质朴惹人注目,芦苇纯以淡色出之,与荷叶深墨成对比,主次有别,层次分明,气势磅礴,是真正的大写意,具有独特格调。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葫芦图  纸本设色           葫芦图  1904年作 (571.2万元,2010年西泠秋拍)          依样葫芦  纸本 1924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葫芦图  纸本设色 1921年作

    此幅《依样》款题不长,拢共数来十四个字,让人看了却依然十分过瘾。而且,给人眼里分明、正想表达却又不知择词、不能脱口而说的感受。画辨真伪,以一目了然即行话所谓“开门见山”为上,而品尝感受,则如晋人陶渊明所谓“欲辨已忘言”为妙。

画葫芦者多矣,其形喜人,有如意之谓;其腹便便,寓多子多福;更有藤蔓缠绕,象征硕果有渊,对于画家来说,此正是展现笔墨功底之所在。

    《依样》构图呈半弧形,花叶藤蔓依势而下,上密下疏,几欲撑满全纸,五只葫芦各择其位,画幅下端那只垂枝往下,勃勃生机也。藤蔓于此处弯环向上,为全图形成俯仰顾盼态势,既合物理,又合画理。不经意间已为题款留出位置,十四个字分列三行,笔墨浓淡、字体大小、经营位置,恰倒好处。以画题揣测,此画为昌硕先生写生之作,当然仅仅揣测而已。吴昌硕作此画时年已七八,满腹画稿,信手挥写即可。旧谚谓“依样画葫芦”,昌硕先生断其句而全其意,最是此题妙处。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梅 花  立轴 设色纸本 1910年作                                    红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09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红梅顽石图  纸本设色
    吴昌硕画梅花,有缘物寄情、写物附意的特点。他曾在一幅梅花上题云:“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技。”《红梅顽石图》据跟随他多年的学生、最具有代表性的继承人赵云壑的题跋,可知是吴昌硕的晚年之作。一块石头,水墨淋漓,数株梅枝蟠曲向上,铁骨铮铮,似作家之法画之。花似锦,红艳欲滴,千姿百态,有含苞等放的,有盛开吐蕊的,仿佛使人感到凌风傲霜,能闻到一缕缕的清香。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 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17年作(425.6万元,2010年12月北京保利)

题识:南风熏鼻霞气馥,青灯荧荧照板屋。堆书古案静如拭,着树春光红可掬。灯前奉母一枝折,虬蠕蠕瘦蛟缩。儿童奇货比颜色,瓦盆抱出重阳鞠。仓卒恐污寒具油,忙煞山妻收卷轴。长须奴子背灯立,拦若斗鸡成木。守岁今宵拌闭门,(夺)门人传鬼聚族。衣冠屠贩握手荣,得肥者分臭者逐。道人作画笔尽秃,冻燕支调墨一斛。画成更写桃符新,爆竹雷鸣起朝旭。丁巳孟夏七十四叟安吉吴昌硕。门下夺外字,老缶自检。

《红梅》立轴,是缶翁七十四岁所作。非但尺幅巨大、然形制特出,堪称仅见。画面老梅,壮实遒劲,上半部分虬枝密柯,繁而不乱,设色古艳似不经意而韵味悠长。“缶翁画气不画形”于此可以领略。画面左部五行长跋,书法卓绝,全以篆书笔法出之,以高古苍茫为宗,不斤斤计较点画工拙,貌合神离,与老梅相得益彰。缶翁晚年好作排律,七言长诗气势奔放、韵律奇险,胸中一股郁勃之气发而为诗、为书、为画,纵横排宕、大气淋漓,堪称三绝!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 梅  立轴 设色纸本 1916年作
    款识:铁如意击珊瑚剑,东风吹作梅花蕊。艳福茅檐共谁享,匹似盘敦尊罍簋。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枝。霞高势逐蛟虬舞,本大力驱山石徙。昨踏青楼饮渺倡,窃得燕支尽调水。燕支水酿江南春,那容堂上枫生根。丙辰四月维夏泼墨成此,略似花之寺僧笔意。老缶吴昌硕。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红梅图  立轴 1919年作                 红梅图  立轴 1916年作              梅花秀石  立轴 1921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梅花图  纸本设色 纵159.2厘米横77.6厘米 1916年作 上海博物馆藏
    《梅花图》构图奇特,几条竖直线条,作为梅花主干,小枝旁出。右上侧又伸出数干梅枝,穿插于主干之间。梅花先用写意法勾勒,再填颜色,梅干梅枝的处理,粗看似乎不合常规,然而细细品味,枝干横竖交叉,杂而不乱,恰到好处表现出梅花的风姿,富有生活气息。画家以书法入画,笔墨苍劲,透着几分金石趣味。此画是吴昌硕花卉画的奇绝之作,苍劲俊朗而洒脱随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端阳嘉果  立轴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春来芦橘黄  立轴  设色纸本   枇杷  立轴 设色纸本 1920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枇杷满枝  立轴 设色绫本 1916年作
    《枇杷满枝》作于绫本上,由于绫不吃墨,对写意画家来说,是对笔力的巨大考验。画中,几枝枇杷凭空而起,枝叶上下披离,枇杷穿插其间,并不斤斤于形似与否,以气驭形,得其势而已!吴昌硕理想的艺术境界是“画成随手不用意,古趣挽住人难寻。”全作中锋用笔,以墨色为干,得古厚之致。但他对古趣的追求,却不荒寒,不酸冷。画中赭色的树干,青绿的枝叶,金黄的果实,古而艳,古而鲜,这与他热爱自然,并适度吸收市民文化情调密切相关。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枇杷  设色纸轴 1909年作            枇杷图  立轴                    枇杷又黄时节  立轴 1918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枇杷图  纸本设色 1917年作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藏
     清代恽寿平曾画折枝枇杷,并在画上题有:“笔端乱掷黄金果,不屑长门买赋钱。”吴昌硕在另一幅《枇杷图》上有:“五月天热换葛衣,家家庐橘黄且肥;乌疑金弹不敢啄,忍饿空向林间飞。”枇杷鲜果,盛产苏州洞庭东山,有白沙庐橘,小者味甘美,大而白者极酸,树叶可做药材。《枇杷图》,枝干从上而下,笔能力透纸背,并列树枝,相互衬托,树干桠杈,果实累累。他画枇杷,一笔圈成,在纸未干时,点上墨点,使黄金果更加惹人注意,并具有新鲜欲滴、饱含水分的感觉。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凌霄花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03年作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转载]吴昌硕国画作品欣赏
      芍药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15年作                         名园芍药  立轴 设色纸本 1912年作

 

         [转载]?图文?中国近现代传世花鸟名画

          芍药图  纸本设色 1923年作 吉林艺术学院藏
    吴昌硕画花卉手法也像“百花争妍”那样丰富多彩,种类繁多,有桃花、辛荑、芙蓉、牡丹、芍药较为艳丽、富贵;另一类取梅、兰、竹、菊较为清疏淡雅,尤为吴昌硕所崇尚,喜爱。芍药具有艳丽富贵、姹紫嫣红的品格,在花卉中占有独特的地位。芍药在吴昌硕晚年的作品中大都烂漫开放,用鲜艳的胭脂红来设色、花瓣含有充分的水分,故能显出动人的光彩,再加茂密的枝叶陪衬,很有生气,使大写意花卉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