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叶恭绰  

2017-03-19 23:4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1881年-1968年)字裕甫(玉甫、玉虎、玉父),又字誉虎,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中国广东番禺人。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交通系成员之一。出身书香门第,祖父叶衍兰兰台)金石、书、画均闻名于时。父叶佩含诗、书、文俱佳。早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仕学馆,后留学日本。留日时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孙中山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长。1927年出任北京大学国学馆馆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曾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第二届中国政协常委。

叶恭绰(1881~1968.9.16)[近现代]字裕甫,又字誉虎、玉父,号遐翁、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广州番禺人,祖籍浙江余姚。祖父衍兰,字南雪,以金石、书画、文艺名世,父佩玱,字仲鸾,诗文、篆、隶靡不精究。


             家学渊源,毕业于京师大学堂仕学馆。早年以交通事业为己任,力行交通救国。中年以后于诗文、考古、书画、鉴赏无不精湛。搜藏历代文物,品类颇广,至为丰富,为保存国宝不遗余力。文献古籍,经其整理,保存者尤多。文字改革,尽心尽力。书法用笔运腕,独有心得,精楷、行、草体,尤擅大字榜书,雄健豪放,绰约多姿,融会碑帖自成一家。画则松石梅兰,尤喜画竹,多取元人神韵,秀劲隽上,直写胸臆。年登八秩,先后将所藏书画、典籍、文物重器尽数捐献于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市有关机构,以垂永远,令人敬佩。叶恭绰致力艺术运动五十余年,至老不倦,是中国现代书画大师,20世纪著名文人、收藏家,重要的美术活动家和组织者。其著作甚丰,主要有《遐庵诗稿》、《遐庵清秘录》、《遐庵词》、《遐庵谈艺录》、《遐庵汇稿》、《矩园馀墨》、《历代藏经考略》、《梁代陵墓考》、《交通救国论》、《叶恭绰书画选集》、《叶恭绰画集》等。另编有《全清词钞》、《五代十国文》、《广东丛书》、《清代学者像传合集》等。

叶恭绰性喜收藏古籍和文物。他花了大量财力,收藏稀世珍宝,如西周毛公鼎、晋王羲之《曹娥碑》、晋王献之《鸭头丸帖》、明唐寅《楝亭夜话图》等;收藏了大量乡镇专志、清人词集、清人传记、名僧翰墨、文物图录,如清人词集有5000余种,《全清词钞》有3196家。

叶恭绰为保护文物不遗余力。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他准备避难香港。临行前,秘密将珍藏的7箱文物寄存在公共租界英商美艺公司仓库,其中一箱就是毛公鼎。民国29年,他的姨太太潘氏为侵吞财产,大兴讼事,并向日本宪兵队透露了毛公鼎藏在上海的消息。叶恭绰闻讯,急电侄子叶公超去上海主持讼事,并谆谆嘱托:毛公鼎不得变卖,不得典押,决不能流出国土。毛公鼎终于没被日军掠去。后来此鼎为发国难财的商人所得,抗战胜利后交“上海敌伪物资管理委员会”处理。上海市政府聘叶恭绰为毛公鼎保管委员会委员,并从军统局领回拨交南京中央博物院保存。

叶恭绰还将大批珍贵古籍和文物捐献给图书馆、博物馆。民国32年将地理类藏书等906种3245册捐赠上海合众图书馆;珍藏的文物或捐赠,或出售,尽归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有关文化机构收藏。如《鸭头丸帖》上海博物馆,《楝亭夜话图》归吉林省博物馆


  1952年2月,北京市规划局准备迁移城内所有墓地,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城市建设。照此规定,袁督师庙和墓均在迁移之列。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联名上书毛泽东引,呼吁保护袁墓:“主席赐鉴:兹有陈者,北京市府因计划关系,将城内各义冢饬迁出城,其中广东新旧两义园有前明蓟辽督师袁崇焕遗墓和祠宇历见载籍,数百年来祭扫不绝。明末满洲久为边患,能捍御者以袁崇焕为最。满酋后施反间,崇焕竟以冤死,天下痛之。今日新史学家亦佥称为民族英雄,但或不知其祠、墓即在咫尺。兹当提倡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之际,拟乞饬所司于该两处袁崇焕祠、墓特予保全,并力崇饰,以资观感,不胜企幸。”


  毛泽东回复叶恭绰:“数月前接读惠书,并附萨镇冰先生所作诗一首,不久又接读大作二首,均极感谢。萨先生现已作古,其所作诗已成纪念品,兹付还,请予保存。近日又接先生等四人来信,说明末爱国领袖人物袁崇焕先生祠庙事,已告彭真市长,如无大碍,应予保存。此事嗣后请与彭真市长接洽为荷。”至此,经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等人的多方努力,积极呼吁,北京市政府对袁崇焕墓进行了全面的修葺,墓古迹得以保存

叶恭绰,清廪贡生。1902年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1904年起任湖北农业学堂、方言学堂、西路高等小学堂、两湖师范学堂教习。1906年捐通判,入邮传部,任总务股帮稿兼办京汉铁路事宜。嗣历任铁路总局建设科总科员兼承政厅机要科员、路政员外郎、路政司郎中、承政厅佥事、机要科科长、承政厅副厅长、参议上行走、承政厅厅长、铁路总局提调,旋升芦汉铁路督办。辛亥革命时,任内阁议和处参议。1912年5月,任北洋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同年任中华全国铁路协会副会长。1913年9月代交通部总长;12月改任交通部路政局局长。1914年6月任交通部次长兼邮政总局局长,次年6月因故暂行停职。袁世凯称帝时任大典筹备处会办,1916年6月去职。1917年7月复任交通部次长,兼铁路督办、邮政总局局长;7月张勋复辟,段祺瑞任其为讨逆军总部交通处处长。1918年赴欧洲考察实业,翌年归国。1920年8月任交通部总长。1921年3月,交通部将原有北京铁路管理学校、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合并,改为交通大学,以交通部总长兼校长;5月辞任,12月任梁士诒内阁交通总长,1922年4月去职,出走日本。次年5月,孙中山任其为广州大本营财政部部长,兼理广东财政厅厅长,未几辞兼职;7月代理大本营建设厅厅长,统一广东财政委员;11月奉派往东北,与张作霖洽商讨伐直系军阀事宜;12月任广州大本营财政委员会委员,1924年4月兼盐务督办;8月任中央银行董事;9月去财政部部长职;10月去盐务督办兼职;11月任北洋政府交通部总长,1925年11月去职。1927年任关税特别会议委员会委员、国学馆馆长等职。次年1月任张作霖安国军财政讨论会副会长、中国第一次美术展览会评审员。1929年与朱启钤组织中国营造学社,与朱祖谋等组织词社,与龙榆生《词学季刊》;同年兼故宫博物院常务理事、管理中央庚款董事会董事。1931年12月任国民政府铁道部部长,翌年1月去职。1933年任中山文化教育馆常务理事兼总干事,倡设上海博物馆;同年10月任国民政府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1934年被聘为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委员会委员,又被选为中国红十字会监事。1939年在香港发起组织中国文化协进会。1941年12月,香港沦陷,移居九龙。翌年10月转往上海,拒受伪职,以书画自娱。抗日战争胜利后,由沪返穗。1948年移居香港。

  新中国成立后,叶回到北京。1951年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同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1952年5月任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委员。1953年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常务理事。1954年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务委员。次年任北京中国画院院长。1957年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是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叶恭绰还是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人之一,曾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二、三届理事。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停止全国政协常委职务和解聘代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职务。1959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于1968年8月6日病逝,终年87岁。1979年改正了1958年将他划为右派的错误。1980年3月中国政协为他举行追悼会,平反昭雪。遵其遗嘱,骨灰葬于南京中山陵东侧仰止亭旁(仰止亭是在中山先生奉安中山陵之前,由叶氏捐款修建,以志他对中山先生知遇之情)。

叶恭绰除早年致力于交通事业外,生平于艺术、书画、诗词、文物鉴藏无不精通。书工楷、行、草,主张以出土竹木简汉魏六朝石刻、写经为宗。他用笔运腕,独有心得,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自成一家。人称其书有褚之俊逸、颜之雄浑、赵之润秀,誉为当代高手。画则竹梅松兰,尤善画竹,秀劲隽上,直抒胸臆。画就辄题诗词。全国性美术展览及书、画团体无不参加。为了保护祖国文化遗产,使之不流入外国人之手,他购买了许多珍贵字画、碑帖磁器、铜器、孤本善本、外国难得之名著与故宫禁物,装成八大箱,惜均毁于沙面之变。一次他重金购得稀世珍品——晋朝王献之《鸭头丸帖》真迹,慨然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又先后将全部收藏品捐给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市有关机构,以垂永远。为弘扬传统文化,他刻印了很多典籍,尤笃于师友风义,近代文坛名流如文廷式罗瘿公、潘兰史、曾习经等人的遗作,均系经他整理出版的。他的诗词亦达到很高水平。叶恭绰著作甚丰,主要有《遐庵诗》、《遐庵词》、《遐庵谈艺录》、《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梁代陵墓考》、《矩园馀墨》、《叶恭绰书画选集》、《叶恭绰画集》等。另编有《全清词钞》、《五代十国文》、《清代学者像传合集》、《广东丛书》等。

叶恭绰字裕甫,一字玉莆,又作玉虎,誉虎,晚年自号遐庵。他是广东番禺人,清光绪七年(一八八一年)十月初三日出生。幼读儒书。二十一岁,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二十三岁,任湖北农业学堂教员。光绪一九〇六年,叶恭绰二十六岁,清廷成立邮传部,叶恭绰入部中文案处任职。越二年,升任路政司郎中──相当于后之司长。宣统元年,奉邮传部派往欧洲游学,兼考察铁路材料事宜。翌年回国,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任代理铁路总局局长。


民国肇建(一九一二年),邮传部改为交通部,叶恭绰任路政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一九一三年,任交通部路政局长,兼代交通部次长。一九一四年,升任交通部次长,兼邮政总局局长。一九一五年六月,因涉嫌津浦铁路舞弊案,停职两年。一九一七年,复任交通部次长,兼铁路督办,邮政总局长。

  一九一七年七月,张勋复辟,段祺瑞起兵讨逆,任叶恭绰为讨逆军总部交通处处长。一九一八年,赴欧洲考察。翌年,归国。一九二〇年,任劝办实业专使。八月,北京政府靳云鹏组阁,叶恭绰出任交通总长。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北京政府由梁士诒组阁,叶恭绰仍任交通总长,唯梁内阁为直系吴佩孚所不满,引发直奉之战。叶恭绰于一九二二年四月去职,亡命日本。一九二三年五月,南方政府孙大元帅任叶恭绰为大本营财政部长;十一月,奉孙大元帅命往东北,与张作霖洽商讨伐直系军阀事宜,事毕返广州。一九二四年四月,兼盐务督办,九月辞职。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段祺瑞出任北京政府执政,任叶恭绰为交通总长。翌年十一月,去职。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后,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孙科出任行政院长,叶恭绰一度出任铁道部长,未久即去职。此后未再出任政府官职,转而从事文化慈善事业,如一九三三年,任“中山文化教育馆”常务理事兼总干事。翌年,在上海倡建“上海市博物馆”。一九三四年,被聘为“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委员,又被选为“中国红十字会”监事。

一九三七年中日战争爆发,叶恭绰侨寓香港。一九三九年,在香港发起组织“中国文化协进会”,并主办“广东文物展览会”。一九四〇年,发起编印《广东文献丛刊》,一九四一年辑刊《广东丛书》。十二月,香港沦陷,叶恭绰滞居九龙。一九四二年十月,转往上海,为拒受伪职,闭门谢客,以诗画自娱。

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欧阳竟无继杨仁山居士遗志,主持金陆刻经处,校勘刻印佛经。一九一八年,开始筹设“支那内学院”,苦于经费无著。到了一九二一年,始得叶恭绰联络熊希龄梁启超蔡元培等发起组织院董会,并由叶恭绰等联名呈请北京政府,请予以拨款补助。叶恭绰并与熊希龄、梁启超等以彼等在北京政界之影响力,经北京的财政部与教育部会商咨文江苏省政府,由江苏财政厅拨出基金十万元,补助内学院成立,并每月由国税项下拨款一千元,作为经常费。由于有了这项经费来源,支那内学院始向内务部、教育部备案,与一九二二年正式成立,开学授课。后来并开办法相大学特科,使内学院成为佛学研究重镇,追本溯原,叶恭绰等支持维护之功,实不可没。

一九一八年初春,叶恭绰与在京佛教居士蒯若木、蒋维乔江味农徐蔚如等发起讲经会,推徐蔚如南下宁波观宗寺,迎谛闲法师入京讲经。谛闲三月进京,在江西会馆《圆觉经》,七月讲经圆满,叶恭绰以北方佛法不振,希望请谛闲留在北京办一佛学院,培育弘法人才。谛闲以观宗寺工程未了而辞谢,叶恭绰与蒯若木居士各致赠香仪一千银元,其他居士亦各有馈赠。谛闲以此款,把观宗寺附设的佛学研究社改组为“观宗学社”,自任主讲,扩大招生名额,培育人才。后来,观宗学社人材蔚出,如倓虚、常惺、仁山、宝静、戒尘、妙真诸师,都毕业于观宗学社,而弘法于中国各地。

一九三一年夏,叶恭绰与一位陈飞青居士,同在青岛避暑,鉴于青岛是一个国际性的都市,各种教会都有,唯独没有佛教寺院。适有他的同乡陈研卿、梁少廷二居士,想在青岛成立一处念佛会,找到叶恭绰,希望他出面向地方政府要一块土地。于是叶恭绰约集诸位善信及青岛地方上有力量的人士,在交通大楼开筹备会,倡议修佛寺,他并当场首捐一万元,在场人士也附和认捐。后来,叶恭绰在外埠又捐了一笔钱,并请青岛市长胡若愚拨了一块公地,修佛寺的事就成了定居。叶恭绰并推荐早年曾随从谛闲到北京的倓虚法师,到青岛负责佛寺的兴建,这就是青岛湛山寺的起因。

一九三〇年,朱子桥居士在西北放赈,于西安城内的卧龙寺开元寺,发现了宋版的《碛砂藏》,叶恭绰在上海,与沪上居士发起影印。其间克服种种阻碍,终于一九三五年,影印出宋版藏经五百部,在版本文献史上有极大的贡献。叶恭绰一向重视佛教经典文物的保存,早在一九二三年,他在北京即发起影印日本的《卍字续藏》。一九三二年,由于查访西安发现的《碛砂藏》的缺册,在山西赵城县的广胜寺中,又发现金代的藏经,叶恭绰即与时在北平周叔迦居士等共同发起,将金藏中有关法相唯识的典籍六十四种,选出来影印,名之曰《宋藏遗珍》

叶恭绰在上海时,于上海赫德路佛教净业社的社址“觉园”内,成立“法宝图书馆”,专供佛教学者研究佛学,这亦是他重视佛学研究的功德。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叶恭绰由上海回到广州居住。一九四八年,以时局动荡不安,迁居香港。他已年近七十,闭户隐居,不见外客。在青岛住持湛山寺的倓虚老法师也到了香港,在国内时局的剧变下,许多青年学僧也逃到香港避难,以人地生疏,食宿无著,有的被诱入基督教在道风山设立的“宗教研究院”。倓虚有鉴于此,找到叶恭绰商酌,决定成立一所僧校以收容之。僧校成立,定名为“华南佛学院”,叶恭绰与王学仁、黄杰云、楼望缵、林楞真诸居士担任护法董事,支持佛学院的经费。

一九五〇年,叶恭绰经穗北上,任中国“政务院文化委员会”委员。一九五三年六月,他也参加了“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大会,当选为佛协理事。同年十月,又担任“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一九五四年,任“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及“政协”委员。一九五六年,又任“中央标准语普及工作委员会”委员。一九六八年,病逝于北京,享年八十八岁。

叶恭绰多才艺,能书画,善诗,尤精于词。中年时,曾与词家朱祖谋、黄公渚夏剑丞冒广生等共结“词社”,与龙榆生创办《词学季刊》。他遗留的著作,有《遐庵词》、《遐庵汇稿》、《遐庵清秘录》,并辑有《广箧中词》《全清词钞》。叶恭绰有侄公超,字崇智,曾任外交部长、驻美大使等职,辑有《叶遐庵先生书画选集》。

叶恭绰是上世纪的政坛人物,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1923年应孙中山邀请到广州任财政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他曾任当选全国政协常委……叶恭绰同时博学多才,是一位精于鉴藏的爱国收藏家。

收藏只为研究

叶恭绰出生于书香门第,曾祖父叶英华是一名诗词家,祖父叶衍兰是咸丰六年进士,是近代著名学者,晚年主讲广州越华书院

叶恭绰十八岁应童子试,以第一名录取为府学生。四年后,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光绪三十年(1904年),叶恭绰参加清王朝最后一次会试,与沈钧儒谭延闿一同考中进士。少年时叶恭绰便关心时务,“醉心”新学,志在“经世”,养成“未尝一日废书不读,兼好采访询问”,探讨问题的习惯。他曾说:“所有(收藏)书画、古物本皆购供研求、考索之需。”

他称自己从小就立志在史学和文艺方面作出一番成绩,但感慨史学和文艺的研究缺乏系统,考证又多有错漏,所以要有真见地,就首先要收集资料和实物。这也是叶恭绰为何收藏门类如此庞杂的原因。

他的收藏就不是“如往昔藏家徒矜博雅,供玩赏”。1934年4月,叶恭绰为李景康、李虹《阳羡砂壶图考》作的序言中写道:“吾夙持玩物不丧志之主论,欲为古今艺事家张目。”他希望通过对文物的研究,能够找出古代工艺的技术,从而使得文化能够更好地传承与积累。

叶恭绰组织书画界活动最早可以上溯到1923年。当年,他应孙中山之邀,到广州任财政部长时参加蜜蜂画社。1931年,叶恭绰在蜜蜂画社的基础上,成立了闻名遐迩的“中国画会”。当时全国各地的画家纷纷加入,该会实际上成为一个全国性的中国画团体。

1910年毛公鼎落入直隶总督端方之手,后来被押于北平大陆银行。1935年,叶恭绰听说有人要将此鼎售予外国人,很是着急,联合冯公度、郑洪年集资5万元买下此鼎,使之免于流失国外。

抗日战争爆发后,叶恭绰将收藏的7箱文物寄存在英租界英商美艺公司仓库中,其中就有毛公鼎。日本人得知这一消息后,将7箱文物与其侄子叶公超一同带走。

斡旋之后,毛公鼎等文物和叶公超得以安全返回,但花费很大。为还银行的账,叶恭绰不得已把毛公鼎抵押给银行。随后叶恭绰卖掉两百余件藏品,才赎回毛公鼎。

赎回的毛公鼎已是万人觊觎之物,美国及香港等地都派人联系,愿出巨资购买。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也来强索,叶在对方答应他提出的此物不出国的条件后,遂将此物交给戴笠。1949年,毛公鼎被带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名帖义还张大千

20世纪20年代,年轻的张大千常到上海孟德兰路“诗社”以“打诗谜”的方式聚赌。有一天,他把“传家宝”———王羲之《曹娥碑》带去给众人观赏。不料当晚“入局”后连续“败北”,转瞬间就欠下1000多大洋,无奈,他以《曹娥碑》抵了赌债。冷静下来后,张大千十分悔恨,从此戒赌

十年后,张大千的母亲病危,询问《曹娥碑》的下落,张大千非常着急。一个偶然机会,张大千得知《曹娥碑》在叶恭绰手上,便提出三种购买方式,料想不到的是,叶恭绰二话不说,原璧返赠。

对于此事,张大千一直心怀感激,在为叶恭绰画集作序时将此事记下。值得一提的是,张大千还表示自己到莫高窟学习,在人物画上有所建树,是因为“叶恭绰启迪引牵,是首功也”。

藏品多数捐赠

1943年,叶恭绰被日军监管,为防自己被害后藏品散佚,他对藏品进行了安排,将金石书画以及家产分给家属,图录及拓片存于洞庭西山禅院,所藏的地理类书籍捐献给上海合众图书馆,数量达900余种,2245册。

叶恭绰用重金购得王献之信札《鸭头丸帖》,非常珍惜。据郑逸梅讲,某年叶恭绰非常困难,只好忍痛将自己收藏的晋王献之《鸭头丸帖》转让。上海博物馆考虑到如此珍贵的名迹无法论价,于是建议,俗有一字值千金之说,此帖两行共15字,就以1.5万元论价。艺术市场上,叶恭绰存世作品较多,出现的与别人合作的作品也比较多,叶恭绰书法作品的普遍价格在10万元以下,07年6月上海嘉泰拍出的《筹建上海市博物馆丛扎》(册页六十六开),以17.8万元成交这是叶氏作品拍卖最高价。目前只有这一件作品的价格超过10万元,所以从这点可以看出,叶恭绰书法作品的价格处在低价区间。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恭绰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