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2017-02-21 23:01:37|  分类: 天津诗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诗词家王焕墉:诗词的清通不是像白水一样寡淡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5-12-18 14:00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著名诗词家王焕墉先生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王焕墉,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楹联协会顾问,天津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简介:王焕墉少承家训,酷爱文学,幼年便时常背诵唐诗宋词,稍长学诗,一生执教,被天津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延聘为客座教授。著有《崇斋诗存》、《崇斋诗话》、《诗情四季》、《诗词基础讲义》等著作。王焕墉不独诗词成就卓著,在书法、篆刻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在他看来,诗词创作,离不开古典文学的厚重积淀,没有学识,只能成为一个诗“匠”。其诗词师古而推新,别开生面,境界疏阔,不减唐人高处。王焕墉先生的诗词作品参加了2009年西泠印社诗书画印大展并获一等奖,作品刊登在《西泠印社己丑秋季雅集专辑》总第二十四集上。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著名诗词家王焕墉先生做客天津美术网

梦碧词社合影留念,后排左一为王焕墉先生
梦碧词社合影留念,后排左一为王焕墉先生

瓶蕊悭香,炉烟鏁梦。酽寒犹滞雕櫳。冷社题襟,凭谁诉与枯桐。

兰荃落尽情犹在,任侵寻、几度东风。镇销凝,碎羽丛商,莫暮翠看红。

当年影事殷勤,理把千桑万海,都付残盅。刻烛催吟,宵深更认欢悰。

衺街桺色浑非昔,恁重拈断雁離鸿。待明朝,转斗回寅,一展春容。——调寄《高阳台》,乙丑立春前二日,梦碧词侣小集半梦庐合影留念并联句纪事。与会者寇梦碧、张牧石、赵澣鞠、陈宗枢、顾凯白、王焕墉、曹长河、王蛰堪。(词作者,张牧石)

    [天津美术网]:能谈谈您和寇梦碧先生相识的过程,以及他对您在诗词方面的指导吗?

    [王焕墉]:早在小学时候,一位叫寇仲询的同学,是著名诗词家寇梦碧先生的长子,我与他十分要好。另外,我家住在袜子胡同,寇先生住在东门里二道街,走道五分钟路程,经常去串门。我个人从小喜欢诗词,此后遂拜寇梦碧先生为师并结下深厚的师生情谊。寇梦碧先生不但是津门著名的教育家,还是上个世纪津门著名的词人,被周汝昌先生誉为“津门第一词人”。寇先生经常借用“苏轼的名句‘但人生要适情耳’”教导我,对我启发很大。他早年成立天津第一个词社“梦碧词社”,并出版了《梦碧词刊》,使津门词坛深刻影响当代诗词界。寇梦碧先生晚年收集毕生所作,以《夕秀词》行世,为众多的晚辈词人所敬仰。寇先生在诗词教授中有着独到之处。一是重全局。寇先生改评诗词时,不会一首一首的评析好坏,而是看整个诗稿,指出哪些诗句写的可以。如果诗词好,不说具体,只提意境,与古人哪首诗相同。二是重细节。我有一首律诗《早春怀远》,用典不对,原作“沽上惊鸿早”,寇老看后说:“惊鸿”是指美丽的女子,你理解为大雁是用典错误,应该改为“飞鸿”一字之间,差别很大。三是重鼓励。寇老在严厉教学的同时,特别注重鼓励引导学生,每当有佳篇力作,他第一时间拿给外人鉴赏、展示,不知不觉中提高了学生作诗作词的积极性。

寇梦碧先生赠王焕墉诗手稿
寇梦碧先生赠王焕墉先生诗手稿

寇梦碧先生手迹
寇梦碧先生手迹

张伯驹先生赠王焕墉七言联
张伯驹先生赠王焕墉先生七言联

张伯驹先生夫人潘素为王焕墉先生绘秋梧选韵图
张伯驹先生夫人潘素为王焕墉先生绘秋梧选韵图

    [天津美术网]:您后来又认识了张牧石、张伯驹二位先生,他们的诗词都有哪些特点?

    [王焕墉]:张伯驹先生的词做的比诗多,可以说张伯驹是一位词人,当然从广义上讲也是诗人。张伯驹先生的词非常流畅,语言并不艰涩。宋代的吴文英,在当代有些人非常崇拜他,后来将他的诗词成就抬到了一定的高度,实际上到了编四库全书的时候,有的编纂就谈到吴文英的词艰涩难懂,这本身不是对吴文英诗词的褒奖,而是指出了他诗词中不足的地方。可是有一部分人把吴文英的艰涩又向前推进,使得诗词更加的难懂,所以这就是词学界不正常的现象。但是张伯驹先生的词非常的流畅、浅显,不用僻典,这样人们读起来也非常容易理解,而且张伯驹先生的语言非常生动。作诗也好、填词也好,要强调三点,清通、精炼、自然。凝练和自然不是矛盾的,清通也不是说像白水一样寡淡。

王焕墉先生手迹
王焕墉先生手迹

上善若水
王焕墉先生作品《上善若水》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王焕墉先生作品

王焕墉、刘红、张养峰在天津美术网
王焕墉、刘红、张养峰在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看到了您的很多书法作品,您也和众多的书画、篆刻、收藏大家相识,能从您的角度谈谈文学和其他艺术门类的关系吗?

    [王焕墉]:诗词是一种文学样式,书画也是一种文学样式,本质上、功用上是一样的,都是表达情感。所谓“书为心画”“诗为心志”都是指的文人发自内心,表达心志,抒发情感。有的时候,我们看一幅经典的书画作品,实际上就是一个艺术集合体,包括了绘画、书法、篆刻、诗词等多门艺术。有人说:书法家可以不学诗词。我不敢苟同。自古以来,书法、绘画和诗词脱离不了关系,书法界有王羲之、苏轼、黄庭坚、启功等,画界有唐伯虎、郑板桥、齐白石、张大千等。这些大家都把诗词运用的非常娴熟,在书法、绘画和诗词上都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例如,王羲之的经典之作《兰亭序》,首先是书法美,其次是好文章,蕴含人生哲理,脍炙人口,简洁明快;二者相得益彰,千古流芳。有学者把诗、书、画、印这四门艺术列为中国画的四大基本元素,我觉得很有道理。诗歌在绘画中起到何种功效?诗解决格调高低、胸怀大小、文气。读美文,读诗词,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所谓的“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就是这个道理。还有学者讲到,书内书外、艺道并进。所谓“书外”功夫,实际上就是指书法家要多读书,提高艺术修养。很多书法家的书法作品都是抄录诗词,我想,这是因为诗词能够体现韵律美、意境美、形体美,体现中国汉字综合美的优点。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所以说,作为书法家、画家,平时关注、学习、研究诗词等文学艺术是十分必要的,可以提高艺术修养、伦理道德修养。张伯驹先生是著名的词人、书法家,外人看他的书法作品不值一看,实际上他的书法艺术是深厚文学修养的折射,如果文学修养不高很难有好的作品。当然,如果拿着不成熟、甚至生涩的诗词,来拼凑在书法、绘画作品中,以此来提高所谓的艺术境界,就会出现不伦不类、画蛇添足的情况,就大可不必了。

周汝昌先生手迹
周汝昌先生手迹

周采泉先生手迹
周采泉先生手迹

    [天津美术网]:您平时写书法会写一些自己的诗词吗?

    [王焕墉]:如果别人请我写一幅字,我一般会写幅对联,用对方的名字做一幅对联。

    [天津美术网]:您喜欢什么写书体?

   [王焕墉]:我一般写隶书。之前我是练颜体,我觉得颜体写好了非常不容易,容易写俗。所以之后我就把功夫放到了汉碑上,汉碑、汉隶有非常多,我基本都写过《曹全碑》《乙瑛碑》《史晨碑》,写的时间最长的就是《曹全碑》,我认为它秀美。现在有很多人写隶书都写《张迁碑》,认为它古朴、有力。但是我认为写字不只看有力,书法艺术应该和其它艺术形式一样,是表达作者心情的一种文学样式,从这个层面讲它和诗词是一样的。写东西必须要写自己,如果写前人的诗词,一定要建立在深刻的理解之上,然后再用书法进行表达。

    [天津美术网]:您认为书体和所写内容之间存在关系吗?

    [王焕墉]:书体对表达作者思想感情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主要的。书体是通过笔划、解体、结构以及整体的章法各个方面来表达思想感情,但不起决定性作用。颜真卿写过《祭侄稿》,表达了他对故去亲人的一种心情,但他也写过《争座位帖》,这两篇文章在内容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是从书体上并不影响感情的书法、内容的表达以及读者对两篇文章内容和意境的理解。

    [天津美术网]:您近期在忙什么?还有哪些规划吗?

    [王焕墉]:一是总结积累诗词创作的感悟,整理《崇斋诗话》续篇。二是多创作一些反映生活、讴歌时代的精品力作。三是培养一批热爱古典诗词的青年后劲力量。

梦复
王焕墉先生作品

王焕墉作品
王焕墉先生作品《灵螺书屋》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天津美术网]:艺术家对生活的感悟要长于他人,在这方面您有什么体会吗?

    [王焕墉]:在今天这个喧嚣的城市里面怎么更好的生存、生活,诗人要找好自己的位置。我觉得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诗人需要一颗真诚而脱俗的心灵。只有真诚、脱俗才能保持敏锐性,才能迸发出诗歌创作的灵感。诗人也只有坚守真诚和脱俗才能写出有境界的作品。我在《崇斋诗词》中有一首《海棠》,“云艳年年认老身,海棠似解性情真。谁言绛雪随风尽,尚有红英待故人。”作为一个诗人、词人,你的作品要抛开物欲,追求情真,还原内心所向往的最纯真、最纯粹的精神世界,就是海棠花所赋予的真性情。无论感时、咏物、抒情,都是感情的自然流露,抒写真性情。诗人需要淡泊名利、独善其身的品格。我在《崇斋诗词》中有一首《自题》:“刻意雕锼为底因,卅年委巷苦吟身。且将残醉温残梦,来写秋灯半点春。”那就是要笑看风云,淡薄名利,在尘世的喧哗与骚动中,始终葆有和呵护率真,宁静自守,淡泊自居。不要攀名逐利,更不要攀龙鳞附骥尾,避开世俗的纷纭扰攘,心底无私天地宽。

诗词家夏承焘为王焕墉著作题签
诗词家夏承焘先生为王焕墉先生著作题签

萧劳先生手迹
萧劳先生手迹

    [天津美术网]:古典诗词应该如何传承?

    [王焕墉]:古典诗词的传承如今也面临着巨大挑战,需要解答好谁来传承、传承给谁、如何传承等问题。四十年前,寇梦碧先生携我拜见张牧石先生,并请为我刻印一方,牧石先生当即拟印文“双梦一灯传”。“双梦”指的是恩师寇梦碧和张牧石。“双梦一灯传”是希望我能够继承二位词坛大师的衣钵。近年来,我始终牢记两位恩师的教诲和寄语,成立天津崇碧词社和杨柳青诗社,吸引更多有识之士加入诗词创作和研究中来,让天津的古典诗歌艺术薪火相传,继承寇梦碧、张牧石、张伯驹等老一辈诗词家的艺术造诣,弘扬诗词艺术,传承国学文化。同时,我把自己的所学所悟进行总结和积累,相继编辑出版了《诗词基础讲义》《崇斋诗词》《崇斋诗话》《诗情四季》等书籍,向广大诗词爱好者讲述我学习诗词创作的经验和体会。此外,我从2012年4月至2014年3月在《天津日报》“满庭芳”新辟专栏《崇斋诗话》,刊载了30余篇系列文章,讲解诗词创作、赏析的基本知识和技巧。登载期间,有电话求教的、有简报留存的,影响比较广泛,证明古典诗词的爱好者大有人在。只要各方共同努力,诗词这门艺术定能发扬光大。

23.诗稿1
王焕墉先生诗稿

王焕墉书作:《崇斋诗话》
王焕墉先生书作:《崇斋诗话》

王焕墉书作:《诗情四季》
王焕墉先生书作:《诗情四季》

王焕墉先生与刘红、张养峰、李铮、包仲川、张菁在天津美术网
王焕墉先生与刘红、张养峰、李铮、包仲川、张菁在天津美术网

王焕墉先生于知月书屋
王焕墉先生于知月书屋

    [天津美术网]:对于一首好的诗词,标准是什么?

    [王焕墉]:诗与词评价的标准是由区别的。一首好诗有三大标准或三种境界。第一就是清通,诗的句子要清雅、通顺。第二就是精炼,诗歌是一种凝练的语言。第三就是要自然,语言要自然,不扭捏、不做作。有些人专以练字为诗,并且求小巧的语言以取悦耳目,这种做法显然是错误的。诗歌就应该用平实的语言来表达情感。这里我重点说一下词的标准。先师寇梦碧先生为一代词宗,其生前课徒时有论词四标准。一是意新,指写诗填词内容要有新意,能道前人所未道。二是情真,感情真挚淳厚。我以为不论诗词,没有单纯的咏物的,一般都是借物以抒情,往往情真与自然是联系在一起的。三是辞美。辞美是说作诗填词、遣词造句要鲜活,要准确。作诗填词先求准确再求生动,用辞要美,不能俗,要十分注意用辞的准确、生动,要鲜丽,不能陈腐。四是律严。字音的运用要有变化、有高低轻重之分,这样就会造成诗句语言上的节奏感,产生和谐的旋律之美。词的最高境界,就是“词之为体,要眇宜修”。

    [天津美术网]:意新应该怎么理解?

    [王焕墉]:意新就是创新,与古人一样不是好诗,创新应该是写前人没有写过的东西,所谓能道前人所未道。但是创新是要注意的,“做一狂怪”也是不可以的,那样就落入“魔道”了。诗不可过分的斟词酌句,我有一个学生就是这样,他不考虑一首诗应该营造怎样的意境,总是想句子应该怎么好,怎么新奇,取悦人的耳目,很多人觉得好,但其实这并不好。

    [天津美术网]:您了解过喜欢您的诗词的受众都是哪类人群吗?

    [王焕墉]:近年来,我参与了大学、中学以及诗词论坛的讲座、讲课,积累了一部分受众。受众从年龄来看,既有80岁的老者,也有20岁左右的诗词爱好者。他们对诗词痴迷,经常使用书信、短信等形式与我交流诗词创作感受,现在来往书信百余封,诗词500余首。有些爱好者甚至多次登门来访,切磋诗词艺术。凡是有问题的,我所能解答的,都一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凡诗词爱好者,都是一家人。

    [天津美术网]:在与读者交流之中,他们会给您提出意见吗?

    [王焕墉]:会的。我记得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曾经给我提出过,说我的诗中有些地方用典比较多,不太易懂。我就向他解释,这些都不是刻意用典,典故是表现我内心想法的一种方式,只有典故才能说清我内心的想法。

赵伯光先生书王焕墉诗手迹
赵伯光先生书王焕墉先生诗手迹

琴琐茶香
王焕墉先生作品《琴琐茶香》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王焕墉先生作品 上联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王焕墉与周汝昌先生
王焕墉先生与周汝昌先生

    [天津美术网]:刚才您谈到了张伯驹先生的诗词特点,那么张牧石先生呢?

    [王焕墉]:张牧石先生师学黄山谷,他的句子就略微的艰涩一些,黄山谷和杜甫就有区别了。杜甫的诗易懂且有丰富的内涵,也经常使用典故,但是都是大家熟知的,另外他的诗深厚。有些人的诗不好,就是因为诗意思只停留在字面上,在深层次的东西就体会不出来了。我记得有一位文学家叫俞平伯,他的父亲是俞陛云。俞陛云是道光年间科举考试的探花,非常有才学,他做过一本书叫做《诗境浅说》,有正编、序编,这本书我反复看过,书中讲解了大家熟知的诗的意境。意境一方面是靠作者在字面上进行表现,另一方面就是从浅显的字句中去体悟,构成一幅完美的图像这就是境界。

    [天津美术网]:意境和境界可不可以理解为作者通过文字营造的一种氛围?

    [王焕墉]:可以这样理解。“意境”一词说的不仅仅是作者,还应该包括读者,是一种集合体。孟子说:“知其诗不知其人可乎?”知道这个任做的诗,不知道这个人可以吗?肯定是不可以的。

红学家、诗词家周汝昌先生为王焕墉著作题签
红学家、诗词家周汝昌先生为王焕墉先生著作题签

红学家、诗词家周汝昌先生为王焕墉著作题签
红学家、诗词家周汝昌先生为王焕墉先生著作题签

张伯驹先生手迹
张伯驹先生手迹

    [天津美术网]:您喜欢的诗人、词人都有哪些?

    [王焕墉]:古代诗人中我比较欣赏杜甫、周邦彦。这两位诗人语言丰富,情感深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辞藻。在近代古典诗词家中,我的恩师寇梦碧先生以及张伯驹、陈机锋、张牧石、周汝昌诸名家,都是我喜欢和敬仰的大师,我也有幸与他们有过交流、问学。我曾经写过一些文章记录他们对我诗词的影响和教诲。

杨柳青赋
王焕墉先生作品《杨柳青赋》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王焕墉先生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先生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先生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作品《杨柳青赋》细节图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王焕墉先生在写书法

王焕墉与叶嘉莹先生
王焕墉先生与叶嘉莹先生

    [天津美术网]:有人说诗词都是奢侈的,您同意吗?再这样高速发展的现代化社会中,我们还需要诗词吗?

    [王焕墉]: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很少再有人去谈论诗歌,这不单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而且反映了社会上的浮躁、快餐文化等艺术氛围。学习古典诗词、古典文化、民族传统文化的青少年比较少,这也给我们一个警示。如何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特别是青少年,投入到古典诗词的赏析、创作中来,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代社会是否还需要诗词?这个问题非常好。答案是肯定的。有人说:诗歌是人类灵魂最后的栖息地。目前,社会中存在着道德贫乏、诗意缺乏、人性异化等个别问题,需要用诗歌来反抗城市喧嚣、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物欲横流的威胁,来找到诗意的存在与实现自我的存在,在诗意中实现自我回归,找到人类的本真。我们吟诗作赋,感受古代诗词家的生活状态和人格魅力,对于提高自身的修养也是有好处的。

黄君坦先生手迹
黄君坦先生手迹

王稚心先生手迹
王稚心先生手迹

    [天津美术网]:在平时的诗词传授过程中,您如何把诗词的内在之美传达出来,让更多的人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

    [王焕墉]:我在教授中特别注重对古典诗词内涵“美感”的讲解,让学生真正体会到其博大精深的文化魅力,把学生留住。一是要教会学生感受韵律美。郭沫若曾说过:“没有节奏的便不是诗。”因此,诵读时要求节奏鲜明、音调和谐。通过诵读,在听觉上给学生带来愉悦的美感,让学生深受古诗词韵律美的熏陶,从而激发学生学习古诗词的兴趣和热情。二要教会学生品味意境美。要循序渐进,使学生产生朦胧的美的意识,引导学生感受古诗词灵动的美。三要教会学生体验情感美。“诗言志”,诗词饱和着作者丰富而强烈的思想感情。谈到学习诗词,我在这里多说两句。要学好诗词要把握三个方面。一是要掌握格律。格律是形式的对仗,平仄声组合的整齐化音乐化的规律,即押韵、平仄、字句、对仗。这四项既是学好诗词的基础知识,也是诗词创作的基本功,所以我们要在这几方面必须下苦功,才能为诗词的创作打好基础。二要多读多背。要多读多背前人的优秀作品,对初学者来说,不可以先读某家的全集,要找个比较好的选本,先读名家名篇。通过多读多背要解决三个问题:得到诗味、熟悉风格、积累词汇。三是边读边写。在多读多背的基础上,可以边读边写。在诗歌的写作中,对初学者来说主要是解决造句问题。关于造句,首先求通,然后求好。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王焕墉先生作品

物华天宝
王焕墉先生作品《物华天宝》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诗词家王焕墉访谈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