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王学孝——最佳年华在津报  

2017-01-21 21:31:31|  分类: 天津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佳年华在津报(图)

2014-01-13 08:42:00 来源: 天津日报(天津) 0人参与
分享到
题图照片为王学孝同志
题图照片为王学孝同志 傅桂钢 摄

  三四十岁正值人生盛年,我人生的最佳年华是在《天津日报》度过的。1957年,我考进复旦大学新闻系,1962年大学毕业,先被分配到内蒙古电台,后又调到华北局任《华北建设》编辑。1968年来到《天津日报》,在这里工作了16年,留下很多深刻记忆。

  最难忘的是1973年夏天,和宁年宝一起赴西北三省(区)长达两个多月的采访。我们此行的任务,是报道在那里插队的天津知青。第一站是内蒙古乌拉特前旗苏独仑公社。当时,这个并不算大的公社,就有1600多名天津知青。我们白天采访,晚上用破煤炉当凳子,木板床当桌子,赶写稿子。买不到蜡烛,就借个小煤油灯照亮。采写完苏独仑公社的通讯,把稿件寄回报社,我们就向下一站陕北神木县进发。到神木是去采访天津十六中女知青贾凯毅,她因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插队落户,一时闻名津门,这也是我们西北之行的主要任务。这天一早,我们从包头出发,当天的目的地是鄂尔多斯首府东胜,100多公里路,正常的话半天即可到达,可是因为正在修路,必须绕道穿行百里罕台川。几次遇雨,走走停停,下午五点多,在行至河川五六十里的地方,汽车陷入泥沙之中,司机招呼大家下来推车,但车越陷越深。就在这时,只听耳边传来轰隆隆一阵巨响,司机说,不好,山洪来了!我们急忙上车取下提兜向岸边跑,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山洪卷着巨浪奔腾而下,转眼间我们刚刚乘坐的大客车,就像小孩玩具一样被洪水吞没了。此处距东胜还有40多里路,周围几十里又没有村庄,我们四个外地年轻人,决定徒步去东胜县城。没有路,就沿着电线杆艰难跋涉,脚下是横冲直撞的洪水,头上是劈头盖脸的暴雨,我们只有向山坡上攀爬。全身湿透加上饥肠辘辘,使我们身陷绝境,但四个人相互鼓励,顽强求生,直到晚上九点,我们才在半山腰上发现了一户人家的灯光。老牧民巴特尔像亲人一样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换上了干衣,请上了热炕,烧了香喷喷的土豆和糜子饭,还拿出准备给二儿子结婚用的新被叫我们盖。老人说,从他记事起,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暴雨和山洪。化险为夷,又受到如此礼遇,让我们激动不已。第二天,我们到了东胜县城才知道,这次山洪冲走车马数十,死亡失踪百余人。我们能够死里逃生,实属幸运。

  因为山洪冲毁了道路,我们在东胜滞留了一个多星期,待我们终于到达神木县城时,才知贾凯毅已经调到公社工作,我和宁年宝决定分头采访,我翻了三座大山,又走了十来里山涧才找到贾凯毅插队的巴门沟。我们用10天时间采访了贾凯毅的事迹,写出长篇通讯《风雪红梅》,发表在1973年10月25日《天津日报》的头版头条。

  粉碎“四人帮”后,我写了一批关注知识分子命运、为改革开放鼓与呼的报告文学作品。我采访的科学家,都是对中国乃至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贡献的优秀分子,这是一串熠熠闪光的名字:世界著名数学家陈省身,我国当代化学泰斗、南开大学校长杨石先,著名内燃机专家、天津大学校长史绍熙,河北科学院院长邹仁鋆,著名地质学家王曰仑,著名化学家王积涛、申泮文、何炳林和陈茹玉夫妇,著名数学家、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王梓坤,著名医学家俞霭峰、朱宪彝、吴咸中,等等,他们都是中科院或欧美科学院院士。当时《天津日报》的报告文学在全国都是很有影响的,往往是作品一见报,就会激起强烈反响,读者纷纷来电来信。当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也遇到不少阻力,一机部在天津的一个研究所,知识分子政策落实得不好,我的一个同学在那里工作,听说记者来到所里,科技人员围着我反映所里的问题,陆续涌进来几十人,凳子不够,两个人坐一个,桌子上、窗台上都坐上人,有的只能在门外探半个身子进来……我把大家的意见汇集起来,写成长篇通讯《“招待记者会”纪实》,还配发了编者的话《议论纷纷,好!》。一机部领导很快派人来,这个研究所的问题都得到解决。与此同时,我收到了北京、上海、江苏、山东、河北等地读者的数十封来信,纷纷要求记者前往采访,为他们呼吁和反映问题。《天津日报》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报纸的地域界限。这些报道,对于解放思想、推动知识分子政策的落实,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1983年9月,引滦入津工程通水前夕,我采写了长篇通讯《决策》。《决策》一稿是由石坚同志命题、由我具体负责采写的重头稿件。在引滦工程建设过程中,媒体虽然做了大量报道,但大都限于施工建设层面,还没有一篇报道以翔实的内容披露这样一项重大工程到底是如何决策的。接受任务后,我往返于京津冀,从多个层面进行了深入采访。引滦入津的重大决策,是在天津面临断水、人民生活和生产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由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当时,一份十万火急的报告送到中南海,报告是由天津市委、市政府直接写给总书记、总理和常务副总理的。报告全文虽然仅400余字,但已经把天津水荒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充分表达。报告要求引滦济津并将该工程任务下达给天津市,由天津市委对这项工程的勘测、设计、施工全权负责。

  报告由天津市的3位主要负责人头一天向总书记汇报后,连夜在北京起草的。时间是1981年9月4日。来不及召开常委会讨论,由秘书郑万通携带报告星夜赶回天津,挨家挨户叩响常委大门,请每个常委阅签,转天即5日呈报中央。6日,总书记胡耀邦即批示:“这是件大事,要一抓到底,决不可误事。”不久,副总理万里亲率中央有关部委来津,贯彻落实总书记和总理的批示。至此,引滦入津工程终得落定。

  那么,是谁带领全市军民在短短两年之内,把四年都难以竣工的引滦工程完成的呢?是工程总指挥、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决策》一文的主旨非常鲜明,一写中央正确决策,二写李瑞环指挥若定。我当时也是用引滦精神采写引滦稿子的。经过十几天昼夜奔忙,8000字的通讯《决策》完成,并经石坚审定、李瑞环批发。稿件拟在《人民日报》和《天津日报》头版头条同时见报。头天下午,《天津日报》已拼出大样,可就在这天晚上八九点钟,《人民日报》突然接到有关方面的电话,要求停发此稿,《天津日报》也不得不随之撤换版面。后来,时任《经济日报》总编辑安岗(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把稿子要去,在《经济日报》以一个整版刊出,不过这已是工程通水半个月之后了。


  《决策》也成为我在《天津日报》的告别篇,1984年我调往《人民日报》。说来也真有意思,2009年9月2日,在《天津日报》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专版上,以大半个版的篇幅发表了经过编辑精心编排的《当年引滦工程怎样做决策》一文,并配发了我的照片和简介。时隔26年之后,《决策》稿件的主要内容才得以在《天津日报》刊出。2013年,我有机会重走引滦路,此时距我采访《决策》恰好30年;1998年,我有机会随知青回访团再返草原看乡亲,当时距知青到内蒙古插队也恰好30年。这是“两个30年”。更有趣的是,还有“两个60年”:一是到2014年,我的党龄已届60年,二是我从初中第一篇新闻稿见报至今,我的新闻龄已逾60年。回首60年的笔耕之路,我把最美好的年华交给了《天津日报》。感慨之中是欣慰,是难以忘怀的岁月深情。

  王学孝,1957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1962年毕业分配到内蒙古电台做记者。1964年任中共中央华北局党刊《华北建设》编辑。1968年至1984年任《天津日报》记者、编辑、部主任,参与筹创《今晚报(微博)》。1984年调任《人民日报》驻浙江首席记者、《人民日报》记者部副主任兼天津记者站站长,《人民日报》高级记者。出版有《笔踪回眸》、《历史性跨越》、《大潮集》、《杨石先教授》、《智慧的密码》、《黑色的诱惑》等新闻文学作品集。

  作者:王学孝 口述 穆秀玲 傅桂钢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天津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