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顾随《驼庵词选》  

2016-10-11 20:40:12|  分类: 典籍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随《驼庵词选》
    顾羡季,本名顾宝随,河北省清河县人。生于一八九七年二月十三日,父金墀公为前清秀才,课子甚严。先生幼承庭训,自童年即诵习唐人绝句以代儿歌,五岁入家塾,金墀公自为塾师,每日为先生及塾中诸儿讲授四书、五经、唐宋八家文、唐宋诗及先秦诸子中之寓言故事。一九零七年先生十一岁始入清河县城之高等小学堂,三年后考入广平府(即永年县)之中学堂,一九一五年先生十八岁时至天津求学,考入北洋大学,两年后赴北京转入北京大学之英文系,改用顾随为名,取字羡季,盖用《论语·微子》篇中“周有八士”中“季随”之义。又自号苦水,则取其发音与英文拼音中顾随二字声音之相近也。一九二零年先生自北大英文系毕业后,即投身于教育工作。其初在河北及山东各地之中学担任英语及国文等课,未几,应聘赴天津,在河北女师学院任教。其后又转赴北京,曾先后在燕京大学及辅仁大学任教,并曾在北京师范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中法大学及中国大学等校兼课。解放后一度担任辅仁大学中文系系主任。一九五三年转赴天津,在河北大学前身之天津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于一九六零年九月六日在天津病逝,享年仅六十四岁而已。


  南歌子
  倦续黄粱梦,闲倾碧玉杯。醒来还是旧情怀。爱看斜阳沉在碧山隈。
  浪软温柔海,灯明上下街。中原却被夜深埋。那更秋风秋雨逐人来。

  蝶恋花前意不畅,再赋此即寄荫君。
  仆仆风尘何所有。遍体鳞伤,直把心伤透。衣上泪痕新叠旧,愁深酒浅年年瘦。
  归去劳君为补救。一一伤痕,整理安排就。更要闲时舒玉手,熨平三缕眉心皱。

  临江仙
  石佛、樗园对神仙对。石佛出海上一孤鸿,樗园得天边无伴月。余甚爱之,因赋此阕。
  无赖渐成颓废,衔杯且自从容。霜枫犹似日前红。争知林下叶,不怨夜来风。
  病酒重重新恨,布袍看看深冬。石阑干畔与谁同。天边无伴月,海上一孤鸿。

  踏莎行
  已撤冰壶,更捐秋扇。客中漫说柔肠断。故乡岂只少湖山,宵深也没流萤看。
  叶底花前,乍明还暗。随波去作寒星散。不知能有几多光,共人彻夜心撩乱。

  蝶恋花·重阳寄君培(录其二)
  岁岁悲秋人渐老。越没心情,越是多烦恼。旧日酒边开口笑,而今醉后伤残照。
  竟日雨声浑未了。丝丝点点,入耳成单调。为是黄昏灯上早,蓦然又觉斜阳好。

  醉花间·题叶上寄君培
  说愁绝,更愁绝。愁绝天边月。十五始团圆,十六还成缺。
  野旷树声悲,楼高灯影澈。若问此时情,一片新黄叶。

  唐多令
  秋叶总堪伤。不禁风力强。水边枫、一半陨黄。红是泪珠黄是病,算依样,断人肠。
  歧路久彷徨。他乡成故乡。把无聊、併作清狂。潦倒心情秋后树,才过雨,又斜阳。

  行香子·三十初度自寿
  陆起龙蛇,归去无家。又东风、悄换年华。已甘沦落,莫漫嗟呀。拚一枝菸,一壶酒,一杯茶。
  我似乘槎,西渡流沙。走红尘、晚日朝霞。卅年岁月,廿载天涯。共愁中乐,苦中笑,梦中花。

  不作超人,莫怕沉沦。一杯杯、酸酒沾唇。读书自苦,卖赋犹贫。又者般疯,者般傻,者般浑。
  莫漫殷勤,徒事纷纭。浪年华、断送闲身。倚阑强笑,回首酸辛。算十年风,十年雨,十年尘。

  春日迟迟,怅怅何之。鬓星星、八字微髭。近来生活,力尽声嘶。问几人怜,几人恨,几人知。
  少岁吟诗,中岁填词。把牢骚、徒做谈资。镇常自语,待得何时。可唤愁来,鞭愁死,葬愁尸。

  临江仙·君培书来,劝慰殷勤,以词答之。
  拄杖掉头径去,新来常爱登临。小红楼上六弦琴。四围山隐隐,万古海沉沉。
  眼下千秋事业,生前几寸光阴。三千里外故人心。倚阑良久立,北望一沾襟。

  临江仙
  廊下风吹败叶,绕阶故故悲鸣。愁人已是不禁听。那堪灯烬后,寒柝报更声。
  处处追求寂寞,时时厌恶聪明。人生原是苦修行。今宵无好梦,欹枕数秋星。

  临江仙·继韶屡有书来却寄
  脑海时时翻滚,心苗日日干枯。昔年故我变今吾。莫言今已老,不老更何如。
  少岁没曾挣扎,中年落得空虚。斜阳冉冉下平芜。故人千里外,羞寄数行书。

  浣溪沙·咏马缨花
  一缕红丝一缕情。开时无力坠无声。如烟如梦不分明。
  雨雨风风嫌寂寞,丝丝缕缕怨飘零。向人终觉太盈盈。

  以上录自《无病词》。

  贺新郎
  天远星飘渺。漏声残、月轮高挂,尘寰静悄。南北东西都何处,着我情怀懊恼。况岁暮、天寒路杳。欲织回文长万丈,问愁丝恨缕长多少。空自苦,赚人笑。
  半生真似墙头草。侭随风、纷披摇荡,东斜西倒。万岁千秋徒虚语,眼看此身将老。且点检、残篇断稿。说到文章还气馁,算个中事业词人小。清泪滴,到清晓。

  踏莎行
  天压楼低,夜侵日短。今年入九情怀懒。试吹玉笛倚梅花,长空黯黯飘珠霰。
  弄烛羞明,味茶嫌淡。一杯浊酒教谁劝。梦回赋得小词成,可怜门掩深深院。

  生查子
  身如入定僧,心似随风草。心自甚时愁,身比年时老。
  空悲眼界高,敢怨人间小。越不爱人间,越觉人间好。

  蝶恋花·独登北海白塔
  不为登高心眼放。为惜苍茫,景物无人赏。立尽黄昏灯未上,苍茫展转成惆怅。
  一霎眼前光乍亮。远市长街,都是愁模样。欲不想时能不想,休南望了还南望。

  我爱天边初二月。比着初三,弄影还清绝。一缕柔痕君莫说,眉弯纤细颜苍白。
  休盼成圆休恨缺。依样清光,圆缺无分别。上见一天星历历,下看一个飘零客。

  忆帝京
  木棉袍子君休换。毕竟春深春浅。听说杏花开,却在深深院。可惜太深深,开了无人见。
  一阵阵、风儿回旋,几点点、雨儿萧散。长怪当年,道君皇帝,见了红杏肝肠断。不怨杏花红,却怨双双燕。
  注:徽宗《燕山亭见杏花》云:“凭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鹧鸪天
  点滴敲窗渐作声。棉衣犹觉夜寒生。不辞明日无花看,且喜今宵有雨听。
  新苦恼,旧心情。廿年湖海一书生。只缘我是无家客,却被人呼面壁僧。

  意难忘·纪梦
  回首生哀。凭分襟意绪,卧病形骸。依依花落尽,点点缀苍苔。多少事,没安排。便地角天涯。记那时,残阳冉冉,正下楼台。
  清眠梦见君来。似阳春乍暖,照进空斋。嫣然才一笑,蓦地万花开。春甚处,费疑猜。敢尽在双腮。梦又醒,窗前漠漠,只见尘埃。

  以上录自《味辛词》。

  临江仙·游圆明园
  眼看重阳又过,难教风日晴和。晚蝉声咽抱凉柯。长天飞雁去,人世奈秋何。
  落落眼中吾土,漫漫脚下荒坡。登临还见旧山河。秋高溪水瘦,人少夕阳多。

  散步闲扶短杖,正襟危坐高冈。一回眺望一牵肠。数间新草舍,几段旧宫墙。
  何处鸡声断续,无边夕照辉煌。乱山衰草下牛羊。教人争不恨,故国太荒凉。

  临江仙
  皓月光同水泄,银河澹与天长。眼前非复旧林塘。千陂荷叶露,四野藕花香。
  恍惚春宵幻梦,依稀翠羽明珰。见骑青鸟上穹苍。长眉山样碧,跣足白于霜。

  虞美人
  更深一盏灯如豆,菸味浓于酒。青烟才起忽消沉。便觉相思飞去,不堪寻。
  晓来寻觅相思去。却见丹枫树。雨淋红叶好凄凉。难道相思真个,恁收场。

  好事近
  灯火伴空斋,恰似故人亲切。无意开窗却见,好一天明月。
  欣然启户下阶行,满地古槐叶。脚底声声清脆,踏荒原积雪。

  贺新郎
  又是寒冬矣。也颇思、村醪取暖,市楼买醉。踽踽行来举头见,一队明驼迤逦。爱他有、些儿画意。曲项高峰肉蹄软,想来从、大漠风沙里。一步步,几千里。
  厖然卧息长街内。又木然、似眠似醒,非悲非喜。偶一摇头铎铃响,声落虚空无际。有谁识、此君心理。万里长城曾见否,问凋零、破败今馀几。驼不语,蹶然起。

  木兰花慢
  向闲庭散步,忘今夕,是何年。听犬吠鸡鸣,始知自己,身在尘寰。苍天。黝然不语,闪万千、星眼看人间。何处璚楼玉宇,几番沧海桑田。
  庄严。依旧是平凡。冬去又春还。问小立因谁,深宵露冷,不记衣单。开残。小梅数朵,剩离离、枝上着微酸。病里生机尚在,无人说似诗禅。

  浣溪沙(四选一)
  微雨新晴碧藓滋。老槐阴合最高枝。风光将近夏初时。
  少岁空怀千古志,中年颇爱晚唐诗。新来怕看自家词。

  鹧鸪天·赠屏兄
  雨后苔痕欲上阶。窗前夜合是谁栽。树犹如此垂垂老,岁不待人鼎鼎来。
  车马过,起尘埃。黄云拥日下长街。艰难寂寞都尝遍,如海燕城斗大斋。

  贺新郎·前阕词意未尽再赋
  烛影摇虚幌。记宵来、扶头酒醒,春寒纸帐。起向炉中添新炭,霍地火花乍亮。勾引起、年时惆怅。一点相思无穷尽,化万醒迸落青天上。谁为我,倚阑望。
  朝来旭日曈曈上。映初霞、红云朵朵,鱼鳞细浪。万颗青星无寻处,着甚闲思闲想。只一片、春光澹宕。百啭新莺疏林外,是和风微动心弦响。君酌酒,我低唱。

  以上录自《荒原词》、《弃馀词》。

  临江仙
  万事都输白发,千秋不改红尘。相思两地漫平分。半生浑似梦,一念不饶人。
  眉月可怜细细,眼波依旧粼粼。心花开落已缤纷。隔墙桃与李,各作一番春。

  以上录自《留春词》。

  蝶恋花
  午夜月明同散步。人影双双,花影相回互。天上人间侬与汝。银河一任疏星渡。
  今夕独行前夕路。雁过南楼,霜打池边树。几点秋红无觅处。风来时作低低语。

  临江仙
  凉雨声中草树,夕阳影里楼台。此时怀抱向谁开。屠龙中底用,说鬼要奇才。
  多谢凋零红叶,殷勤铺遍苍苔。杖藜着意自徘徊。南归双燕子,明岁可重来。

  临江仙
  幻梦连环不断,空花与蝶翩翻。忽然开眼落尘寰。今吾非故我,明日是新年。
  见说小梅依旧,灯前转盼嫣然。争知人正倚屏山。一双金屈戍,十二玉阑干。

  南歌子
  澹澹新秋月,疏疏过雨星。夜深深院少人行。只有竹梢清露湿流萤。
  寥落今宵意,悲欢旧岁情。学参犹未到无生。何日横担楖枥万峰青。

  鹧鸪天·不寐口占
  老去从教壮志灰。那堪中岁已长悲。篆香不断凉先到,蜡泪成堆梦未回。
  星历落,雾霏微。遥山新月俱如眉。寒花无数西风里,抱得秋情说向谁。

  鹧鸪天·日光浴后作
  暴背茅檐太早生。病腰已自喜秋情。花间黄蝶时双至,枝上残蝉忽一声。
  经疾苦,未顽冥。几曾觉得此身轻。夕阳看下西崦去,卧诵床头一卷经。

  临江仙
  可惜九城落照,被遮一带遥山。凉波澹澹欲生烟。悲风来野外,秋气满尘寰。
  早识身如传舍,未知心遣谁安。紫薇朱槿已开残。今宵明月好,休去倚阑干。

  踏莎行·大雾中早行
  天黯如铅,云寒似水。市声阗咽飞难起。衷怀悲感总无名,一身落漠人间世。
  托钵朱门,挂单萧寺。何曾了得今生事。回首来路已茫茫,行行更入茫茫里。

  浣溪沙
  城北城南一片尘。人天无处不昏昏。可怜花月要清新。
  药苦堪同谁玩味,心寒不解自温存。又成虚度一番春。

  自着袈裟爱闭关。楞严一卷懒重翻。任教春去复春还。
  南浦送君才几日,东家窥玉已三年。嫌他新月似眉弯。

  久别依然似暂离。当春携手凤城西。碧云飘渺柳花飞。
  一片心随流水远,四围山学翠眉低。不成又是隔年期。

  以上录自《濡露词》、《倦驼庵词稿》。

  (感谢吟风斋主录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