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2016-04-30 23:33:52|  分类: 天津国学研究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转载

分类: 人物


论诗词,世人必宗唐风宋韵,以为后世不可望其项背。后诗固不足论,然后之诗话犹可观。众皆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文字狱,又知“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诗所起狱案,则后世诗之可读,非在诗中,而在诗外也。

近闻有叶修成者,将设坛论说诗话矣,曷不往闻哉!

修成与吾同乡梓,江西人。虽为南人,而寓居津沽久,于此地山川人文,颇多探究。津北旧有水西庄,其地北接运河(按,名水西,昔时应为东接运河也),有文渊诗薮之誉。而修成论水西庄,俨然津门一家。

水西庄,盐商查日乾、查为仁父子兴建之园林别业。论查氏掌故,实有令人瞠目处。康熙五十年顺天乡试舞弊案,查氏父子为主角,朝野为之震惊。《圣祖实录》载康熙五十二年刑部判决:“顺天乡试中式第一名查为仁之父查日昌,倩人为伊子代笔,贿买书办,传递文章,事发后,又脱逃被获,应斩监候。查为仁中式情弊,虽由伊父主使,而通同作弊,又相随脱逃,希图漏网;其书役龚大业,收受贿赂,传递文章,俱应绞监候。代查为仁作文之举人邵坡,应革去举人,杖徒。失察之监察御史常泰、李弘文,应罚俸一年。”判文中查日昌即查日乾。按查氏为芦盐巨贾,家赀万贯,恨本族有钱无官,乃雇“枪手”邵坡,代长子为仁科考。捉刀人于试卷填籍贯,误书“宛平”为“大兴”,岂有考生而不知自家籍贯乎?案遂发。于是查氏父子、代笔者、考官、监察官,以至奔走贿赂之人,一并治罪。中外为之错愕。

时查为仁年方十七,以父作弊而随之获罪,入狱多年。获释后,心志一变,不复仕进,乃交结文士,寄情山水,竟成一方文坛盟主。水西庄,即其雅集之所也。

雍、乾之间,朝政波谲云诡肃杀。津门距皇城不远,或可谓天子脚下,然查氏在此聚集文士,吟诵笙歌,飞觞走擘笺挥毫,宛然当时桃源胜迹。时以文事鼎盛,遂与扬州马曰琯之“小玲珑山馆”,南北呼应,士林瞩目。时歙县江春(字颖长)推崇查、马二盟主,称“南马北查”。又,乾隆出巡,五度驻跸水西庄,赐其中之介园名“芥园”。或曰,曹雪芹亦曾寄居水西庄,《红楼》大观园景观诗话,多存水西庄印迹云——此说待考。则水西庄,蕴含文脉,实蔚然大观也!

叶修成本为古典文学博士,上至《尚书》《诗经》、古文运动大家韩愈,下至清代津门查氏及其交往,皆有考论著述。吾问水西庄之诗与诗话,究有何妙处?修成曰,且读查为仁诗:“飘然榔栗横肩去,梦入邪溪旧来处。一笠应辞燕市尘,孤篷好听江南雨。”诗意固好,然用仄韵,吾以为稍逊。修成乃举《赏菊》,中“黄菊窥篱作好秋,五年清梦隔悠悠”名句,传诵甚广,和者亦众,时取二十六家和诗,集为《赏菊唱和集》。入《天津县志》有趣者,《红楼》述菊花诗社,薛宝钗《忆菊》其一:“空篱旧圃秋无迹,冷月清霜梦自知”“篱、秋、清、梦”四境,似与查诗呼应者。又,水西庄雅集多吟咏风物景致,抒宾朋情谊,诗风尚质朴,曾辑诸唱和之诗为《沽上题襟集》。此风波及扬州,小玲珑山馆诗人仿水西庄故事,亦结集《邗江雅集》,时汪沆以“邗江之雅集”与“沽上之题襟”二者联袂并称。

偶读查氏“虚怜玉貌抛残粉,拒惜香魂葬落红”句,吾以为有黛玉葬花韵致以此观之,则水西庄诗话,亦颇有可玩味处也。

届时且听修成如何旁征博引为说耳。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天津人都听说过水西庄,却未必清楚水西庄在天津文化史上的重要意义。许多人只是关注水西庄的园林,往往忽略了清朝雍乾年间这里所发生的文人雅集,在当时以及后世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天津市国学会副秘书长叶修成先生一堂有关水西庄诗话的讲座,让我们了解到了水西庄在这方面的“前世今生”。

水西庄在今天的天津已经了无踪迹,可以确信它的遗址应当在今芥园大堤以南、闸桥南路以西、红旗路以东的位置,但地面已没有了当年水西庄的影子,连仅有的一对水西庄石狮子,世传还立在今建设路天津市自来水集团的大门前,但叶先生认为,那可能也是后来仿造的。一切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好在我们从现存的一些地名,还能感受到水西庄曾经的存在。在红桥区,如今仍有很多以“芥园”命名的地方,比如芥园道、芥园里、芥园公寓、芥园小学、芥园水厂、芥园街道办、芥园派出所、芥园加油站、芥园医院、芥园大堤、芥园清真寺,等等。

叶先生说,其实,芥园并不等于水西庄,它本是水西庄里的一部分。而且,最初查为仁题写的园名叫“介园”,但乾隆帝驾临,在园中题词时,写成了“芥园”,即使是皇帝老子笔误,臣子也不能指为谬误啊,于是只能将错就错,于是“芥园”一称便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叶先生讲座主要讲了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水西庄主人(查日乾与其三个儿子查为仁、查为义、查礼)及其著述;二、水西庄的兴建与衰落,及其兴盛的时代背景;三、水西庄查氏交往的宾朋好友;四、水西庄的历史文化意义;五、关于水西庄重建的看法。

通过叶先生的讲述,我们可以产生如下感想:

其一,古人称赞水西庄“水木清华,为津门园林之冠”,它保留了许多江南景致,而其中又蕴含着深深的文化情结,这是当今市内任何一处园林所无法比拟的。可是,它的重建之议已历几十年,至今还停留在纸上谈兵。高调把据说与查氏家族有关联的查良镛(金庸)请来提升水西庄声誉,人家来后扔下的只是一句“前辈繁华事,后人想象中”的诗句。

其二,商人做事,总是有很强的功利目的。当年查日乾为了这个巨商家族能出个高官,不惜冒险大搞“高考”舞弊,以致案发,父子入狱;此路受挫,其诸子遂通过水西庄,不仅招引各地赴京的举子(为未来可能成为官员的人接风洗尘),而且随时延揽一些当朝高官(甚至包括内阁大学士),与他们交结,既作诗文雅集,又联络感情,可谓用心良苦。而对于今日水西庄的重建,现代商人也同样有着强烈的功利目的,以致设想中的水西庄园林迟迟不见踪影,借势而起的高楼则已然在热卖中。

其三,网络中关于水西庄的文章,颇有偏差。如网上文章说袁枚称赞水西庄为清代三大私家园林之一,实际上袁枚赞叹的不只是园林,更强调的是查氏水西庄与扬州马曰琯的“小玲珑山馆”、杭州赵昱的“小山堂”、吴焯的“瓶花斋”,为当时四大书史收藏之家、文人雅集之所。可见侧重点完全不同。又如,乾隆帝曾五次驻跸水西庄,而世人未加详考,多称只有四次。至于曹雪芹《红楼梦》与水西庄的关系,仍是一个存在争议的学术问题,大胆推测无妨,但小心求证现在显然还远未做到。

其四,水西庄查氏主持文人雅会,多有唱和,辑有《沽上题襟集》;扬州小玲珑山馆诗人群体在厉鹗倡率下,成立邗江吟社,仿水西庄故事,也结集为《邗江雅集》。汪沆将“邗江之雅集”与“沽上之题襟”联袂并称。如今邗江雅集犹被南人热捧,而沽上题襟却无人理会,足见天津人对自身文化遗产的漠视。

  其五,如今有的水西庄复原设计图,把查氏原来有些并不在水西庄中的遗迹,如原在老城内的于斯堂、屋南小筑(包括午晴楼、花香石润之堂、送青轩、小丹梯、玉笠亭、若槎、读画廊、月明擫笛台、萱苏径)、澹宜书屋(包括水琴山画堂、古芸室、衣月廊、竹间楼、花影庵)、古春小茨,甚至还有原在宛平与查氏有些关联的烈女牌坊,现在均挪入到了水西庄的设计图中,称之为“复原”,不免要贻笑方家了。

这堂讲座让人了解了不少天津地方文化史知识。听众董立军赋诗《水西情·红楼梦》云:

繁华看尽又是春,姹紫嫣红又逢君。

笑看烟雨红尘泪,梦里红楼痴情人。


朱彦民先生步其韵和诗:

当年曾放沁园春,几度民商接帝君。

最是感怀风雅处,水庄常慰穷诗人。


张文云也赋《七绝·水西庄》二首:

其一(新韵)

犹念西庄碧水流,青竹倚岸过扁舟。

屋南小筑清幽处,雅客云集和赋酬。

其二

冬去春来几度秋,徒留名姓使人愁。

流苏潭水终难复,雨后如笋遍起楼。


张同明《听讲座有感》(新韵):

骚人争赋水西庄,査氏后裔纸半张。

烟雨楼台何处是,幸留闲客任答腔。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朱岷《秋庄夜雨读书图》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水西庄旧牌坊(民国时期照片,今不存)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水西庄河神庙,北洋时期被用作警署(今不存)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先生说,乾隆帝到过五次水西庄。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叶修成讲天津水西庄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