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松下幸之助传(二)  

2016-12-16 16:25:54|  分类: 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加速发展
    松下电器制造厂的从业员工已达27名,从松下幸之助的内弟井植岁男起,不少人都是长年和老板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彼此知心,亲爱相处。但是,后来事业扩张,逐渐雇佣新人,全部员工到了30 人左右。松下幸之助与全体员工之间,要想双方感情融洽,上下意思沟通,势必动脑筋,拟订一些办法,才能应付今后出现的新局面。恰在这时,日本经济萧条,产销萎缩,但人们思想偏激,劳工运动愈发蓬勃起来。松下幸之助准备制订怎样增进劳资双方亲密关系的方案。松下幸之助还没有定出一个具体的方法,他仅仅认为事业经营者总应该抱定下面的信条:“大家有缘到松下电器厂工作,希望这些员工提高生活水平,都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这一点就是企业主持人的神圣任务。至于处理公司各项业务,最要紧的是大家同心协力,合作无间。不论从哪方面说,全体员工应该在一心一德亲爱和睦的气氛下,促进松下电器厂的业务发展与改善从业员工的待遇、福利才行。”
    工商企业虽然不景气,但关于电气器具的产销,目前更须采取积极主义,并且绝对有获得成功的把握。不管怎样,松下幸之助认为要把他的理想、抱负向全体从业人员公布出来,付诸实施。他也想到若不能取得全体员工的谅解和共鸣,他的理想和抱负是无法实现的。 
    此时,他有了一个构想,即将全体员工和他自己打成一片,组成一个像“工会”之类的团体机构。用什么名称合适?这倒使松下幸之助大费思索,恰好森田延次郎在他这里帮忙,森田先生知道后,向他建议说:“不要那样地尽往难处想嘛!我们就叫它‘步一会’如何?这个名称有两层含义,一为全体员工步调‘一’致,向前迈进,可以说是互相合作,上下一心;另一意义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去做,也就是不尚空谈,稳扎稳打地发展业务。”森田这一提案,却意外地简单明了,松下幸之助欣然采用。
    在1920年3月“步一会”宣告成立。当初设立“步一会”时,并没有订立任何会章,一直到1933年,才将“步一会”会章公开发表:“‘步一会’1920年3月由松下电器制造厂的全体从业员工组织成立。该会设立的目的,在于会员间亲爱和睦,互相救济及增进福利,大家协力促进该会本身业务扩充,并进一步使松下电器制造厂业务发展。因此离开松下电器制造厂就没有‘步一会’的存在,松下电器制造厂繁荣,就意味‘步一会’的扩展,‘步一会’的进步便表示松下电器兴旺发达。再就是会员互相亲睦、彼此协助,那么‘步一会’的进步全体员工一致的行动结果。换言之,松下电器制造厂和‘步一会’要步调一致,图谋整个事业茁壮、发长 。‘步一会’成立的意义,即在大家精诚团结、脚踏实地地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要求会员自重自爱、协力互助,为达到我们所期望的目标,要以坚强地诚恳地挺起胸膛继续奋斗为祷!”由于‘步一会’的成立,松下电器制造厂的内部体制得以稳固。松下幸之助看到这般光景,才安心采取各种积极政策,其中最主要的一项,是增加生产设备。
    松下幸之助从很久以前,就感到他的家庭工厂厂房过于狭小。于是在1920年6月又把邻居的空房租过来,做为第二工厂。可是当时适逢股票价格大跌,战时景气终止。日本国民大多数对于经济的前途感到不安,甚至绝望!在此时期,松下幸之助实施增产计划,若不是具有超人的勇气和决断能力,是绝对办不到的。 
    另一项积极计划是添置电话。那时电话是传达信息的高级工具,在日本,电话数量约为1000 人中有五六部。所以一个企业装上电话,不仅消息灵通,可以收到好的经营效果,也能增加经营事业的信用,获得社会一般人重视。当时添置一台电话,需要日币1000元。代价高得惊人,对规模尚小、名气也不大、偏处在大阪一隅的松下电器制造厂来讲,不能不算是工厂主持人的一个大胆决策了。
    从日本明治时期起到大正年代止,以各大都市为中心,电话急速增加,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时景气期间,电话激增,日本邮政省订立了三次扩充计划,从1916年开始,5年间投入了日币2250万元。日本政府当局以最大的努力,要减少人民“打不通电话”的怨忿。当时老百姓申请安装电话很难。幸亏这一年正值大战后的不景气,申请安装电话的人减少,松下电器制造厂在6个月里装上了电话。至此,生产能力增加,工厂内部设置齐备。为了打开商品销路,先派遣19岁的内弟井植岁男驻在东京办理业务。在日本完全陷入不景气中,松下电器制造厂增加生产设备,为应付大量出货,必须推广市场销售业务,松下幸之助又增派了一人去东京办事。 
    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景气之后,经济极度萧条,但松下幸之助的事业,仍在顺利继续发展。从他采取的种种积极政策来观察,他经营事业的雄心比战时景气时代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不景气袭来,他亲自看到或听到陷入泥沼中的很多企业家,都像昙花一现似地转瞬即逝,工厂破产。即使勉强维持经营的,也是苦不堪言。他能“一枝独秀”,超然于暴风雨之外,他开始有了成为一个企业家的信心和足以支持得了一切艰难困苦的决心。
    多少年以后,他向人说 :“经济不景气,对于一个脚踏实地认真经营事业的人,并没有什么可怕的,相反地在百业萧条之际,倒有发挥自己才能的机会。”在他写的《职业之梦、生活之梦》一书里,也有这样记载:“做生意确是一件有趣的事,在不景气时,到处都让人感觉到生意难做。但是生意繁荣时,因为好坏物品都能卖出去,所以尽管商品具有极多优点,也不易被人发现。可是,一旦陷于不景气,大家购买物品,全要仔细选择优良的品种。假如你出的产品的确精致,业务就会扩展开来。换句话说,有了不景气,好产品的生意才能茂盛。好产品不论不景气和景气都一样地可使买卖赚钱。松下幸之助迁至大开街不久,在他的西邻搬来一家小型工厂,制造电器绝缘器具。距离松下电器制造厂有同业的工厂出现,两家老板见面寒暄说:“这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今后我俩避免互相竞争,大家要做个好朋友,和睦相处!”从此,松下幸之助常以此同业自励自勉,每逢工作,就格外暗自加油努力。至于对方,营业成果颇不如意,约有一年光景,就搬到别的地方去了。又过了五六年,这家工厂的男主人悄然来访松下幸之助,他看到松下电器制造厂的盛况,大吃一惊,不禁频频感叹,他向松下幸之助请教经营事业成功的秘诀,松下幸之助说:“经商和比剑一样,不能在你砍我的头我砍你的头的缠斗里等着胜利降临。做生意每次活动,必须考虑这一次活动要获得成功才行,假设不能成功,那绝不是环境的关系,也绝不是时机的关系,更不是运气的关系,那就是你所采取的经营方法不当。有人认为做买卖时而赢利、时而发生损失,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其实这种想法是根本不对的。经商遭遇景气,固然很好,可以赚大钱,即逢不景气,也必须细经营,使营业有盈余才行。会做生意的人,在不景气时也能扩展他的事业。能这样成功的人,不可胜数。所以我劝你先将自己经营事业的观念改正过来,也就是说,不管在什么局面下,不能失掉自信 。”
    松下幸之助不仅事业顺利,并且家庭里又添加喜事,长女诞生。他于1915年结婚以来,夫人始终没有生育过。在1921年4月,大女儿幸子出世。他想起当年:“由大阪电灯公司辞职,自己独立经营事业,原来身体病弱,全仗着坚强的精神力量,弥补体力不足,昼夜辛劳。假如在此穷困劳苦的时候,夫人接二连三地生起孩子来,那家庭的情形,不堪设想!也许为了全副精神照顾孩子们,说不定在经营事业方面要起什么意料不到的变化。”他满怀喜悦,等待第一个孩子降生。
    事业成功,更使他感到人生足资留恋。他采用的积极政策,可谓完全奏效,事业规模天天扩大。到1921年秋季,房租日币16元的大开街的家庭工厂,已感到地方狭小,无法扩充。这样下去,实在难以应付用户剧增。松下幸之助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寻觅一块建筑空地,正式建设一座大工厂。
    很巧,在离他不远的大开街,有一块100坪的土地,正待放租,他立即着手把这块空地租下来。到手后详加计划,以45坪建筑工厂,用25坪修建办公室和住宅,并请认识而又住在他家附近的一位建筑师中川好郎为之设计。不久,中川好郎送来工厂设计蓝图,由图纸来看,比他当初想象的更为美观,使他兴奋不已。但他见到蓝图估价单时,便沉默下来。因为照着这一设计建筑厂房的话,则需要日币7000元。此外,再加上机械设备费及营运周转资金等,最小限度也要有一万二三千日元才行。
    这时,他手头仅有四五千日元。当时松下幸之助经营事业虽算成功,但仍不过是一家家庭工厂的主人。以这样身份的人,向银行通融资金,实非易事,而求私人帮助,也有困难。然而,他对中川建筑师所设计的建筑蓝图,像着了迷一般地由衷欣赏。他认为无论怎样窘困,也非照着设计蓝图去建设一座工厂不可。他左思右想之后,决定这样办:“办公室和住宅暂时搁置不管,先建设工厂。”中川建筑师热心地建议说:“如果办公室和住宅一齐来建,则工程容易进行,建筑费用也可节省甚多。”几经磋商,松下幸之助向中川建筑师提出一个方案,照中川好郎的计划,工厂、住宅及办公室一齐修建,建筑费不足的部分,由他分期偿还,并且不按当时一般惯例,将该建筑物作为欠款担保。这些条件,中川建筑师欣然应充,承包了这一工程。
    松下幸之助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家庭工厂厂主,中川建筑师能如此信任他,是破天荒的事。松下幸之助除了感动外,更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双方谈妥条件后,生来性急的松下幸之助,盼望交房的日期愈早愈好,两人商定以同年7月为竣工的期限。
    工程开始,松下幸之助于工作之暇,几乎每天都到工地里监督木工、泥水匠等人做工。新工厂在预定的7月里如期完成,松下电器制造厂迁入新厂生产。新工厂比以前的旧家庭工厂约大4倍,生产能力至少超过旧厂五六倍。这一新厂的完成,对于身为企业家的松下幸之助一生来说,也有划时代的意义。     在他的自传里记载说 :“我对此新工厂所抱的希望太大,几乎不能用言语表达出来。大家想想看,我从11岁起到29岁止,整整18年的时间,开始时给人做学徒、当小店员,慢慢自己独立经营事业,不知费了多少努力和心血,好歹总算凭自己的财力能够建设一座工厂。想起过去的艰苦奋斗,没有枉费,眼看到新厂落成,内心快乐,无法形容!以此工厂为基础,将可以像样地做一番事业,并且也具有自信,一定能够做出一番成绩给人看。想到这点,我暗自发誓,在未来人生路程上,更需要特别努力,所以新厂的落成,在我个人一生的事业上,是最重要的里程碑。”
    1922年7月,大开街新工厂开工生产,松下幸之助的事业又进一步发展了。自从创办工厂以来,松下幸之助常以“研制新产品”为契机谋求发展,几乎每月都有与电灯电线发生关系的各种新式电气器具问世。但这些产品,无论怎样讲,仍要算“电灯改良插头”和“双灯用插头”是主要产品,由销售数字来看,两者所占的比率最大。这两种产品为松下幸之助所创设的电器事业奠定了坚固的基础。两种产品品质优良,价格低廉,是其他厂家无法与之竞争的。因此需求量年年上升,销售地区从前以大阪附近为中心,渐渐扩充到东京、名古屋、九州,乃至日本全国各地。为应付急剧增加的客户需求,新工厂昼夜加班工作。在这一年的年底,从业员工已超过50人,每月营业收入达到日币15000元。
    但是,此时在制造电气器具厂家之中,以东京电气公司的规模最大,所占地位最重要。而松下电器制造厂的企业规模、生产能量,即使和东京的石渡电器工厂或大阪的常磐商店等中等电气器具制造商比较,也未免稍逊一筹。松下电器制造厂为了迎头赶上,扩大业务,在制造“改良插头”及“双灯用插头”时,认为非得再开发其他新产品不可。从一般电气器具制造厂家的发展过程来说,每家的产品总是不能缺少“锁轮型电灯灯头”。这种改良型电灯灯头也是在配电器具中有代表性的商品,因此电气器具制造厂家都有这种产品的生产和出售。为松下电器制造厂经销的电气器具批发商们,一致希望松下电器制造厂也生产此种灯头。但是,松下幸之助对此非常慎重。他调查过各式各样的锁轮型电灯灯头的市场状况与销售情形,决定“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一味顾全面子,经营事业无论如何总得站在赚钱的立场上才能下手。”
    后来他还是放弃了生产锁轮型电灯灯头的计划。当时,各厂家关于锁轮型电灯灯头的制造,一再得到改良,实在无法更进一步求好。并且竞争激烈,销路不畅,松下电器制造厂即便拘于面子,以后起之秀加入此种电灯灯头生产行列,也是无利可图。松下幸之助为了制造人人认为重要的锁轮型灯头,正在进退维谷、犹豫不决之际,他同时试制的新产品有了成功希望。
    这一新产品是脚踏车车灯。松下幸之助创办事业以来,始终以生产各种配电器具为主。现在所要制造的车灯和以前的产品大相径庭,制造过程亦迥异其趣。可是,生产脚踏车车灯,是当时市场迫切需要的明智之举。那时,脚踏车已成为日常交通工具,各大都市已普遍使用。夜间置于脚踏车前头照明所需的车灯,还没有固定的制品。高级脚踏车常装置一只舶来品电石瓦斯灯。此外一般人夜里骑脚踏车,通常利用蜡烛或者煤油灯。蜡烛的最大缺点,是容易被风吹灭。松下幸之助本人即有过夜间骑脚踏车出去办事,蜡烛被风吹熄,及频频用火柴点燃蜡烛以致烧伤手指的情况,也有过蜡烛熄灭,途中推车而行,耽误了与客户约定的时间竟失掉大笔生意的教训。
    对于任何事物都喜好研究、创新的松下幸之助,看见脚踏车车灯有这些缺点,自然想到设法改善。加上他入大阪电灯公司以前,曾在五代脚踏车店有工作6年之久的丰富经验,平日就想过制造脚踏车零件,向市场试销。这次筹划生产脚踏车车灯,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可以替代蜡烛或煤油灯的电石瓦斯灯,不只售价昂贵,它的构造也相当复杂,使用时常会发生故障。这时,市场上已开始出现利用干电池的车灯,这种车灯倒引起了松下幸之助的特别注意。电池车灯是属于电机制造工业的产品,对于松下电器制造厂来说,在推销方面,除掉常与松下幸之助有往来的电料行以外,他所熟悉的脚踏车车店,也不在少数,将电池车灯出售没有困难,也是促成他下决心制造电池车灯的因素。当时,电池车灯的缺陷是使用两三个小时便消耗殆尽,由实用一点来看,大成问题。松下幸之助最先考虑到的是怎样克服上述的困难。
    他立刻采取行动,拜访朝日干电池公司的松本总经理。这家干电池公司在关西,在干电池制造业界享有盛誉。松下将制造干电池式车灯的计划开门见山地说给松本总经理听,松本总经理说:现在小型电灯是30毫安的,如用在干电池车灯上,经过30分种后光线便要黑暗下来。所以这样的电池车灯,派不出多大用场,没有实用的价值。但是,这次访问松本总经理至少给予松下幸之助两项暗示,一是小型电灯泡必须重新设计,一是干电池应该改良。这两种东西如有新发展,他的构想即可完全成功。
    当时,日本干电池在市场上出售的,已有大型手电筒,或大型探照式手电筒用的电池。于是松下幸之助选用这一种电池,并将干电池车灯改良的目标放在下列两项条件上 :(1)务求构造简单,绝不发生故障;(2)至少能够耐用到10 个小时以上。松下幸之助自己画图试验制造,几乎不分昼夜地一心一意做研究工作。约在半年之间,他试制几十个样品,终于得到了理想的成果。这就是后来出售的炮弹型电池式脚踏车车灯。
    在试制期间,他发觉假如老是在旧式电池车灯构造里兜圈子,则没有办法能够创造出革新的改良品。于是为了能使电池经久耐用,他将市上出售的电池加以特别安装,把探照式手电筒用的大电池重新装配,放进炮弹型木筒中,即成了他所要求的电池式脚踏车车灯。这时有一种叫作“五倍电灯泡”的小型灯泡问世,以前须要400 ~500毫安的小型电灯泡,光度才够亮。如果使用“五倍电灯泡 ”,则120 ~130毫安即可。这是革新的制品。市场上已普遍出售。松下幸之助赶紧选用此种小型电灯泡。新车灯性能极佳。这种新型车灯设计巧妙,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再加售价便宜,日币30几分钱一组干电池,就可以用到40小时。若和售价日币二分钱的一支蜡烛来比较,够得上价廉、物美、实用。松下幸之助经过3年的苦心经营,研究成功。他将试制品陈列面前时,充满自信、安慰和满足。
    他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准备进一步正式大量生产和如何推广销路,这是1923年3月的事。松下幸之助第一步要寻找承制主要零件的制造厂家,至于金属零件,自己的工厂可以生产,还有一些熟悉的卫星工厂也能承包。但是,炮弹型木质外壳和干电池不是一般工厂随便能够制造的。他翻阅电话簿与其他参考资料,搜求大阪市的木器商店,并携带样品,遍访木器店,一家一家地开始交涉。可是,他所造访的各木器店对这木质外壳,以前都没有制作经验,认为没有把握,不敢贸然接受订货。松下幸之助就将制品的性能、实用价值、今后具有光明远景等等,热心地不厌其烦地说服对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到后来总算把一家叫做若松木器店的老板说动了,答应为他制造这种木质外壳。双方谈妥的条件是“限额负责订货”。照此条件,无论生意好坏,每月至少要负责订购2000 个炮弹型木筒。这时电池车灯在市场能否推广,还是未知数。然而这已意味着将来不管市场情形如何,每月最低限度必须生产2000只车灯。事已定局,没有退路。另一伤脑筋的问题,是干电池的订制。新型车灯的唯一特色是经久耐用。选用大型“探照式”手电筒的电池,加以经济的装配,如果干电池本身品质不佳,则希望的作用无法发挥。因此,松下幸之助到处寻找信用好的干电池制造商。
    那时,第一流的干电池制造厂商有大阪的日本干电池制造公司、东京的冈田干电池制造公司等四五家,第一流厂商都以条件不合或其他原因不愿承包订货。松下幸之助万般无奈只好去找二流干电池制造厂家,对它们的产品加以慎重的检验和比较后,订立了合约。木制外壳及干电池两种主要部分,全都顺利发包出去。在这一年的6月中旬,已开始装配炮弹型脚踏车车灯,从6月底起,即准备好出台。为了开拓销路,松下幸之助自己带着新产品,拜访一家同他有业务关系的电气器具批发商,并非常认真地说明新型车灯的种种优点,恳求大批订购。但出乎他的意料,对方反应至为冷淡。松下幸之助在失望之余,又继续遍访大阪市著名的批发商。商人们急功近利,避担风险,竟没有一家愿意承购。情急之下,再向东京方面的各批发商洽销,其答复也几乎和大阪一样。可是,已与承包制造炮型木质外壳的工厂订有合约,每月必须照合约所定数量购货。这样不停地生产,日积月累,存货逐渐多起来,而销路却无法打开。松下幸之助看到这般情景,由失望转为焦躁,坐卧不安。他放弃向电气器具批发商兜销的路子,改变办法,找脚踏车批发商店的老板们。不料脚踏车批发商的回答也都是否定。前后一个多月向各批发商店老板的“说教 ”,完全归于失败。
    松下幸之助正在焦虑之际,一天忽然想起向脚踏车零售商试销!透过脚踏车零售店直接请顾客使用这一新产品,让用户亲自考验新型车灯是否价廉物美?这时仓库内存货已有三四千只,再如此堆放下去,电池可能会损坏,因此非早日脱手不可。于是临时雇用3位专门跑业务的人员,将大阪市分成三个地区,由此3人分别负责一个地区,凡是脚踏车零售店,都要挨户地前往推销。对每一家脚踏车零售店,寄存数只新型车灯,在数只车灯之中,取出一只扭开开关发光照明。业务人员向店主当场这样解说:“我们保证这种车灯绝对可以连续照明30小时以上,如果不信,请记下来什么时候灯光熄灭的,你们算一算照明的确实时间,我下次再来查看实验的结果。这种炮弹型电池车灯不会像从前旧式电池车灯在很短时间内‘失明’,这真是长时间耐用的电池车灯。你们认为满意合用,以后拜托大量推销!至于卖给顾客以后,顾客觉得没有问题,再付给我们货款。假设我们的电池车灯未能像说明书所述一样的长久保存时间,或有什么缺点,那就不必给我们货款,将原货退还我们好了。”这一实践完全成功,因为松下幸之助研究出来的炮弹型脚踏车车灯,在大阪市全市的脚踏车零售店里一齐测验其性能的结果,证明品质确实精良,售价公道。于是,开始在各脚踏车零售店寄存少数炮弹型电池车灯,托它们宣传推销,经过一个月之后,市场需要大增,两三个月之后,各脚踏车零售店用电话或用信函每天纷纷来订货,使松下幸之助几乎应接不暇。
    山本商店是当时制造化妆品、做批发生意及经营出口业务的厂商,在同业间名声极大。其创业人山本武信出身寒微,年少时在大阪港口一家化妆品批发商店做学徒;平日为人,立志奋发,力争上游,果然后来跻身于显赫人物之列。松下幸之助对这位比他大五六岁,经历也与他相仿的企业家,暗中倾慕得五体投地。松下幸之助常向人说,他生平最佩服的人物,也是教导他“经商之道”的恩人,有两位人士。一位是美国汽车大王福特,另一位便是山本武信。山本武信曾经详详细细地告诉过他怎样做一个标准的“大阪商人”。他们两人会面是极为偶然的事,山本武信于无意之中看到松下幸之助发明出一种炮弹型脚踏车车灯,两人所经营的事业虽完全不同,但山本武信却积极申请要做此种新型车灯的大阪府地区总代理商,由他独家销售并订立合约。总代理合约订立之际,最使松下幸之助感觉惊奇的事,是合约里面所规定的交易条件颇不寻常,在松下所著《职业之梦?生活之梦》一书内,有这样的叙述:交易条件谈妥之后,山本商店一个月要购1万只车灯,规定3年间必须代销36万只,如果销售不出去,其损失由山本商店负责赔偿。其详细办法是,3年的全部货款现在一次付给松下电器制造厂。这种想法耐人寻味!山本先生认为炮弹型车灯是松下电器制造厂发明,并且是才开始销售的新产品,松下工厂对此新产品也许舍不得马上交人代销,怕肥水白白流到外人家。让山本商店销售,虽说每个月可以承销1万只,可是,究竟能否有把握,不无疑问!由松下电器制造厂自己经手推销,可能更好些。山本当时有这样的心理,“你松下先生即使答应和我山本交易仍不免对人有几分恐惧之心,对此有依依难舍之情,为此,心情摇摇不定。你的设想,我山本已经完全了解,所以这次我一定要这样做,要使你安心,使你走向成功之路。如果我认为卖不掉,我就不会来承销,预定每个月能够卖出1万只车灯,我绝对负责接受这1万只,这与已经卖掉具有完全相同的意义。依据我自己做生意的经验,我敢肯定地绝无反悔地这样讲,因此将3年的全部车灯代价付给你。一只车灯售价为日币1元2角5分,1万只车灯应为日币12500元,每1万只车灯的价款填开一张支票 。”山本先生共填了36张支票。这样同山本商店订立了颇不寻常的一次合约。
    同时关于大阪以外的地区,松下幸之助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向日本全国各地征求新型车灯的代销商。由于在大阪地区办得有声有色,非常成功,消息传播,遐迩皆知,因此,新闻广告一出,当时各地商店争相应征,甚至有很多经销者甘愿缴纳保证金来承销炮弹型车灯。在此情形下,松下电器制造厂再不用为产品销售有所忧虑了。电灯“改良插头”和“双灯用插头”是松下电器制造厂两大主要商品,现在又加上极有前途的炮弹型脚踏车车灯这一新产品,使该厂产销均上轨道,迅速发展。      
    东京大地震发生时,日本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经济不景气境地,而又想不出良好对策,政府当局,日坐愁城。所以震灾发生以后,日本在经济方面所遭受的打击,愈发不易恢复。有识之士认为需要漫长时间才能有好转希望,日本人对此忧心似焚。但是,事出大家意料之外,日本政府下了决心,拟定各种政策,再加民间呼应配合,一致齐心努力,遂使东京复兴工作在极短时间内全面展开,进展甚快。在这过程中,因为造屋修路,大兴土木,突然出现了一时的经济景气。企业界人士感到了前途光明,希望无穷。 
    松下幸之助的主要产品炮弹型脚踏车车灯在这时研究成功,市场销路旺盛,更愿进一步在企业界有一番作为。在东京大地震的第二年春天,他很快地重将东京营业所恢复开业,在业务开始的同时,提拔宫本源太郎为东京营业所主任。宫本源太郎进入松下电器制造厂以来,一直在工厂里默默工作,可是,他积极负责的精神,处理业务的能力,及操守廉洁,早为老板所注目和赞许。松下幸之助认为在震灾以后的东京,势必重建为今后争取市场的据点。他以为除宫本源太郎能够负起这副沉重的担子外,更没有适当的人选了。松下幸之助曾有过回想当年的话:宫本源太郎前往东京赴任,松下幸之助到火车站送行,松下幸之助以充满情谊和期待的心意向宫本源太郎娓娓倾诉,指示有之,勉励有之,使宫本源太郎深受感动。宫本源太郎于频频俯首致谢之余,当场披沥他的抱负和决心。不但宫本源太郎激动得声泪俱下,就连松下幸之助也听得泪眼模糊,难以自持。送行的上司同被送的部下之间,能有这样的场面出现,绝不是今天一般人所能想像的事。宫本源太郎当时几乎以“功业不成再不生还”的心境匆匆进入东京。
    在东京芝区神明街租到一栋临时小板房暂住。这栋房子里,有两间小屋,一间是一坪半的卧室,另一间不足四坪,地上还没有铺地板,这间简陋构造的小屋充做办公之用。不久,他和他的太太及两位见习店员住进去,从此,他们昼夜不停地为恢复业务而埋头苦干。如此奋斗的结果,再加大环境在灾后复兴景气之下,致使松下电器制造厂东京营业所的业务蒸蒸日上。旧有产品如改良插头、双灯用插头等等配电器具的销路不用说了,就是新制品脚踏车车灯也生意兴隆,营业收入,天天增加。在1924年9月,炮弹型脚踏车车灯每月产量已越过1万只,但在此时,销售这种车灯业绩最佳的山本武信的商店,却搞出一个难题,使松下幸之助大伤脑筋。山本商店曾和松下电器制造厂订立合约,从1923年起3年之间,在大阪府地区是松下电器制造厂的总代理商,由于销售数量增加,山本商店竟渐渐开始将车灯卖到大阪市内的批发商,这类批发商又把车灯再推销到各乡镇地方去,这样一来,各乡镇地方车灯代理店遭受排挤,当然有一些地方代理商店不能容忍,遂向松下电器厂陈述苦情。松下幸之助以良知判断,地方代理商店的抗议理由充足,他迅即找山本商店商谈,求山本商店停止这样交易,慎重处理此事。可是,对方认为将车灯趸卖给批发商,而由批发商再销售到大阪地区的各地方去,并未违反他和松下电器制造厂所订定的由他一手包销的合约,他坚持己见,丝毫不让步。山本商店通过批发商将车灯卖到各地乡镇去。从此,这种货由甲地又流入乙地、丙地、……地区愈来愈扩大,被侵占的各乡镇的批发商,群起向松下电器制造厂提出抗议。其中有一些乡镇代理商店甚至要停止代理业务,或者拒绝支付货款。倍感困扰的松下幸之助,一再考虑对策,后来发觉为了缓和山本商店和地方代理店的利害冲突,只好使双方互相理解各自的立场,用互让互利的精神聚会在一起,彻底地商谈一次。
    在1924年11月,在梅田地方的静观楼饭店,招待各代理店主人,由他主持举行一次代理店大会。这是松下幸之助第一次构想的解决纠纷的办法,但大会开完,成果渺茫。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双方利害完全相反,两方的主张无法妥协。山本武信提出要求:“如果非叫我变更主张的话,我要解除代理商的合约,其解除合约的代价,须要松下电器厂交出日币2万元,作为违背合约的罚款;能答应我的条件,我便让出代理商的地位。若不然,请将全国代理销售的权利交给我,如此,各乡镇代理店都成了我的最好的客户,尊重他们的立场,维持现在的整个代理店的制度,大家圆满协调,不争不吵,所有销售办法,均会继续推行下去,松下电器制造厂也可以专心致力于车灯的生产。我们山本商店成为全国总经销之后,对于业务推广,才能积极有效地努力去做。这一来,制造厂家、总代理商、各乡镇地方代理商三者,始能步调一致,利害相同,三全其美 !”山本武信拟定的提案传出以后,各地方的代理店,对于山本商店担当总代理商,现在各地方的代理制度不变,都表示赞成。结果,这一事件的解决,竟演成松下电器制造厂和山本商店两方进行如何交涉而已。
   对松下幸之助来说,这一问题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松下幸之助一方面对山本武信的见着权利就不肯让步的做人态度感到愤慨;另一方面山本武信却完全是代表传统的大阪商人的特性,对他信念坚强、“择善固执”、无所顾虑的精神,暗中深深佩服。但相比之下,松下幸之助虽一再企盼两人能够圆满解决此问题,结果都只有使他困惑、失望,反倒痛感找不出任何对策的自己,真是太无能力了!
    可是,天下事往往出人意外,尽管新产品炮弹型车灯遭遇了代理商方面掀起的一场难以解决的纷争,在销售市场上却愈发博得好评。销售出去的数量,一天比一天增加。为了应付这种趋势,松下电器厂于1925年1月,在大开街四段地方,专为装配车灯而着手建设第二工厂,3月间,该厂落成,有关制造车灯的机械设备全部移往新工厂。
    事业虽然这样尽如人意地发展,但松下幸之助内心的苦恼却在与日俱增。由于炮弹型车灯生产数量增加,大阪府地区代理商山本商店和各乡镇地方代理店之间,利害冲突日益加剧,急需早日谋求解决之道。关于解决的方法,在以前的代理店会议上,已列入议程,即松下电器制造厂和山本商店两方关系必须重新研究调整,并且已迫在眉睫,无法再拖延。
    这一年的4月,松下幸之助和山本商店的老板正式开始交涉,松下幸之助从各方面来考虑这一问题的结果,原则上决定委托山本商店为全日本的总代理商。从此,松下幸之助即可聚精会神地做生产方面的工作。他这样作决定,考虑的是松下电器厂是一制造厂,及以前和各乡镇地方的代理店曾有订立代销合约的经过。
    当他的原则付诸实行时,还要加上若干附带的条件,所以双方交涉迟迟没有进展。也有许多次碰上暗礁,几乎决裂。到后来总算于1925年5月18日两人谈判妥协,订立合约,该约有效期限为3年。其内容如下:
(1)有关炮弹型车灯商标权、专利权,由山本商店以日币3.2万元收购。本来一只车灯的售价是日币1元4角5分,现在特别减价为1元3角5分,如每个月山本商店负责经销1万只,则三年之间即得到优待共计日币3.6 万元。
(2)松下电器制造厂保有车灯和电池制造权,并由松下电器制造厂生产供应。
(3)松下电器制造厂每月生产车灯1万只以上,山本商店要负责销售至少1万只。
(4)对于各乡镇地方的代理店,暂照松下电器制造厂的方针去办理。
这合约的内容,完全依据山本商店老板的构想而订立,由他以日币3.2万元的代价收购商标权及专利权,这足以表示他毫无吝啬。将来如果货品推销不掉。对于卖方来说,每只车灯的权利金即失之过高。山本商店一个月负责代销1万只以上,则3年必须承销36万只,所缴纳的商标权及专利权的权利金,等于是保证金。但由反面来看,假设将来销路旺盛,则销售出去的数量愈多,山本商店愈加有利。所以这次交易实在是耐人寻味。
    由于这一回订约,松下幸之助深深佩服山本商店老板经商的卓越才能与处理事务所具有的自信力,因此,更不能不向他表示敬意。经过这次同山本商店交涉生意,松下幸之助学到了很多东西。让他切实了解,经商之道须要出奇制胜,勇往直前,敢做冒险的构想;同时也应该有一个彻底的坚强的信念,看准了一宗交易,就不能不贯彻始终,直至达到最后目的为止。这些还不算,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能力见解究竟有限,必须平日多多网罗人才,置于身旁备为己用。松下幸之助与山本武信几度接触往来,使他看到山本有大批幕僚人员,为山本先生出谋策划,取长补短,受用无穷。山本武信能够在事业上成功,这些辅佐人员竭忠尽职,功不可没。
    松下幸之助于感叹之余,却有了一番大彻大悟。“见贤思齐”,别人能这样做,我松下幸之助为什么不能!帮助山本武信处理业务的人,有木谷经理。对此人的观感,松下幸之助曾有过这样话 :“每逢我和山本先生意见对立的时候,木谷经理即加入发言,来缓和我们的冲突,促进我们感情的融洽;正式开始交涉之后,山本老板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他从旁边提醒老板,做适当的补充,或者说出他自己的主张。我听到他的话,常使我兴奋之余,也令我感激之至。”木谷经理之外,还有加藤大观一人,他本来是真言宗(日本人好信佛,佛教派别很多,真言宗即一佛教派别。)教派的和尚,他担任山本商店老板的幕后顾问,常追随山本武信左右,为主人做参谋,一有难题发生,他的意见每为老板采用。松下幸之助自从创办企业以来,已经接触过的各行业的商人,可说多如过江之鲫,而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做生意的老板,会请局外的和尚做智囊人物。最初,他大吃一惊,感觉有些奇怪。后来他忽然想起:“像德川家康那样轰轰烈烈的人物,还聘用添海僧正做顾问,有关天下大事,都要向他请教。”加藤大观从旁协助山本武信做生意,办法慎重,倒使松下幸之助格外欣赏,尤其是每次与该商店折中交易,加藤的态度最使他敬佩。山本商店老板对木谷经理与加藤两人推心置腹,信任有加,凡是有关生意上的重要问题,无不找他们两人商量研究。每次同松下电器制造厂谈判时,山本武信一定是带领木谷、加藤一齐赴会,而松下电器制造厂方面,则只有松下幸之助一个人单枪匹马出席。这三比一的形势,自然人多的一方能占上风,谈判结果,往往让山本武信获得便宜。
    这一经验使松下幸之助初次体会到发展工业,人的价值超过其他任何要素。物色人才,储备身边,是一个企业家须臾不能疏忽的事。松下幸之助辞掉大阪电灯公司的职位,自己独立创办事业,转眼已有7年。虽说尝尽了种种艰难困苦,但松下电器事业凭他个人的卓越才能和努力,仍能顺利继续发展。这时,松下电器制造厂的服务员工人数,已经超过100人,眼看就要成为日本的重要中等企业。能够克服大正末年经济萧条的影响,几种主要产品销售日增,事业成长,欣欣向荣,已非易事。松下电器事业,能不断成长的唯一因素,无论如何,还是在重要职位上用人得当。第一要指出的也为松下幸之助自己承认的,是宫本源太郎出任了东京营业所的主管。松下电器厂的产品,在东京市场销售数量不断增加,固然完全是宫本源太郎的奋斗所造成的;可是,大正末年宫本源太郎最大的功绩还是,向老板松下幸之助建议在大阪地区经营了收音机的销售业务。当时,收音机还算是新兴的一种制品,宫本源太郎最先注意到此种事业,他毫不犹豫地敦劝老板向这一方面发展。
    松下幸之助有生以来最初看到真空管,是在东京广播局开始播音以后。宫本源太郎从一家有业务联系的制造小型电灯炮的工厂带回一支真空管样品,这家制造电灯泡的工厂刚刚着手生产真空管。松下幸之助路过东京营业所,得以观赏放在营业所的这种新玩意。他非常惊奇地抚摸,拿着仔细端详。宫本源太郎在旁边借机向他建议说 :“收音机的真空管,在东京方面有销路,不知大阪地区如何?请您考虑一下!我们似应在大阪地区做这种产品的经销生意 。”松下幸之助听了宫本源太郎的话,立表同意,并命令他当天前往制造真空管的那家工厂交涉,申请做大阪经销商的业务。可是,宫本源太郎传回消息 :“这家工厂资金短缺,目前生产数量很少,供应东京地区的真空管已感不足,没有余力扩展大阪市场 。”松下幸之助对于这一难题,又指示宫本源太郎说 :“你去洽谈,请那家工厂尽量多制,能够为我们大阪地区分配一些,我愿先付款后取货 。”松下幸之助这一决定,至为机敏。宫本源太郎奉命之后,即刻赴那家工厂会见老板,双方谈得圆满,先缴纳日币3000元的货款,定制1000个真空管。
    松下幸之助回到大阪后,遍访与他有业务往来的批发商,告诉他们今后在大阪经销真空管,恳请大家帮忙推销。这时,收听无线电广播的民众,一天比一天普及,真空管的需求,有惊人的增加。事实上,这种商品呈现出了供不应求的状态,松下电器厂就真空管一项生意,净赚了日币1万元以上。那时,一升米卖日币4角,当时日币1万元合今天的日币350万元至500万元。从松下电器厂的规模来看,这一笔利润也不算少了。但是,松下幸之助对于销售真空管的成功,并未自我陶醉或满足。大约又经过半年,他突然停止这一种生意并把用户全部转让给那家制造真空管的工厂。原因极简单,由于真空管需要增加,制造真空管的工厂随着多起来,供需关系自然趋于缓和,真空管的售价,也有一路跌落的倾向。这一现象,促使松下幸之助决心放弃这种事业。松下幸之助的心中,依然念念不忘的是,松下电器制造厂是生产电器机器的生产企业,现在如果做一个中间商人,经营买卖而为别家工厂推销产品,毕竟不是创办企业的正道。
    当松下幸之助停止销售真空管不到半年的时候,真空管与其他各种收音机零件,售价猛跌,凡是这一类商品的制造工厂或销售商人,均蒙受极大的损失。当时认识松下幸之助的人,无不对他的洞察能力和决断能力感觉惊奇,由衷赞叹。大正末年,松下幸之助在他创办企业的过程中,深深体会了所谓人才的真正价值。宫本源太郎、中尾哲二郎、加藤大观等人,进入昭和年代以后,都变成了松下幸之助的左右手,担当了极为重要的任务,并取得了优异的工作成绩。松下幸之助和这些人才的接触,并将他们收为己用,与其说是偶然的事,不如说是松下幸之助在经营事业期间,真能了解了人才的价值,发自内心真挚地希求延揽人才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