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说说谢富治 (转)  

2016-12-15 15:50:51|  分类: 文革及反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谢富治  

2016-12-15 14:41:39|  分类: 说说过去|举报|字号 订阅

谢富治,共和国上将,官居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公安部部长、军委办事组成员,1972年病故后,党和国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但文革后,被认为是林、江集团的主**犯,骨灰被移出了八宝山。人生俯仰一世,如此跳崖式的变故,让人不禁感慨不已。

谢富治1909年8月出生在湖北黄安(今红安)县峰岗乡。他家世代务农,生活贫寒。小时候,他放过牛,种过地,喂过猪,也时断时续地读过私塾。据说青年时期,谢富治头脑活络,也很勤奋,常从亲朋好友处借一些书报来读,因而见识较广,周围常常聚集着一些同龄青年。

谢富治一直是党史和军史上的谜一样的人物,由于他扮演的角色重要和高超的工作技艺,使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这位军功泛泛但是却异常重要的人物身上。当今红安人一谈到谢富治,都说这个人应该写一写,历史就是历史嘛,不能光说好的不说坏的,还是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看待他,功是功、过是过,不能他后来有了问题就否定他的一切。假若谢富治在战争中没有特殊贡献,是不可能在共和国的将军名单中列为上将军衔的。

    谢富治和吴德峰(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志勇(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戴季英(曾任河南省委第二副书记)等人都是一路从红军时代过来的,都是有名的肃**反专家。但是,谢富治和这些人又有所不同,吴德峰虽然整人狠毒,但是,解放后大义灭亲,因为执法杀**了自己亲弟弟;戴季英是一门忠烈,而且,解放以后他已经多次检讨有关错误,没有再犯类似的错误;黄志勇主要是在延安整风时,听命于康生,属于执行中的错误。唯独谢富治不仅胸有城府,而且,胆大心细,心狠手辣,原则性很强。然而,最早发现谢富治的才能的并不是毛泽东,而是张国焘。

    谢富治做为大别山里走出的开国上将群体中的一员,资历不深。他1930年才加入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在鄂豫皖根据地的诸位将领中,属于“后起之秀”。谢富治从班、排、连做起一步一个台阶,步步不落,到1935年已升任红四方面军第9军政治部主任。据说在红军中,像他这样以如此的速度按部就班提拔上来的军官屈指可数。在战争年代,一切凭军功说话,谢富治无疑属于才干超群、战功卓著的红军优秀将领。

  谢富治在后来红四方面军的位置十分显赫,做到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主管干部工作,掌控人事大权。后又任中共川陕省委组织部部长。但在四方面军的多次肃反中始终没有看到谢富治的身影,那么他的功劳来自于何处呢?

  谢富治在红四方面军时期负责的主要是清洗军队和分局内部不得力的干部和提供清洗的证据和名单。《红四方面军肃反资料实录》写到:“谢富治在张国焘的指使下,分别就许继慎、曾中生、王树声、徐向前、傅钟的问题做了详细的汇报,并且建议张国焘对待一切敢于对抗所谓中央意图的人,采取最为严厉的手段。其中,他积极配合黄超等人收集和诬**陷徐向前、傅钟、王树声的材料,程训宣事**件就是最能够说明问题的。此外,谢富治伙同黄超、李特对大批师以上的指挥员进行监视、跟踪。谢富治提出‘要勇于怀疑一切’的口号,得到了张国焘的赞许,张国焘在四方面军的政治会议上多次夸奖谢富治是‘尖锐的锥子’。”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出来,谢富治在四方面军所作的工作大量是组织内部的,所以,这和黄超等人的穷凶极恶又有所区别。因而,在后来清算张国焘问题时,谢本人因为没有直接参与杀**害邝继勋等人,所以得以轻松过关。而另一方面因为毛泽东的保护,谢富治只不过暂时的改任了一下地方工作而已,没有受到实质性的贬斥。随后在抗日局势下,谢富治再度大显身手。

  谢富治被毛泽东赞赏,在于他得力的揭发了张国焘的罪行。虽然,四方面军揭发张国焘的还有李先念、许世友等人,但是,真正接近组织机密和人事核心的只有谢富治,假如黄超、李特能有谢富治一半的聪明,后来也不至于死于新疆。关于谢富治的功劳,在很多文献中没有提及,并不是避讳张国焘的事情,而是因为谢富治已经遗臭万年了,没有必要为他评功摆好。一度在教科书中,连陈谢(陈赓、谢富治)大军的字样都被取消。但是,我们今天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确实无法避免的提到谢富治这样异常重要的人物。在《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中十分罕见的提到这样一段话:“张国焘同志背着党中央在鄂豫皖地区实行军阀统治,受到了很多同志包括徐向前、陈昌浩、王树声、谢富治等同志的抵制……根据谢富治同志揭露,张国焘对于中央一贯阳奉阴违……。”可见,谢富治在揭露张国焘的罪责方面确实具有足够的表现。

  在延安时期,朱德、刘伯承关于揭发张国焘的组织军事路线错误的时候,竟然也再次提到了谢富治提供的材料。朱德说:“谢富治同志提供的一些证据表明,张国焘顽固执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错误……。”而最具有权威的则是毛泽东的讲话。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帮助教育挽救张国焘工作会议上发言:“一段时期以来,张国焘同志的错误影响了很多的同志,干部战士。前方后方,以致于很多人认识不到他的危害性所在,但是,谢富治同志在这方面是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的……。”无疑,这些有益的工作一定是对张国焘的致命的打击。

  时隔多年以后,在延安的整风会议上,毛泽东再度提及谢富治,他说:“我们共产党员要有坦白的襟怀,有了错误不怕,要勇于改正错误,比如谢富治同志,也受过张国焘的欺骗,但是,他不仅改正了错误,还帮助党中央及时的挽救了一些还在错误中糊涂着的其它好同志。”这段话更加可以说明谢富治在整顿张国焘过程中所立下的汗马功劳。

正是由于谢富治顽强的表现,因而再度取得了毛泽东的信任,为他走向新的起点奠定了基础。应该说,谢富治与陈赓的合作是好的。许多重要战役都是他们二人共同商定后组织实施的。谢富治与陈赓一起,创造了许多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好的办法。抗战八年,谢富治在太岳地区活动了八年,可以说,他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发展,壮大我军,是做出了贡献的。

1945年9月,谢富治任晋冀鲁豫太岳纵队政治委员。重庆谈判期间,发起上党战役,配合了重庆谈判。重庆谈判后不久,谢富治改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政委。1947年8月中共中央军委在这个纵队基础上组建兵团。这就是名盛一时的“陈谢兵团”。陈谢兵团组建不久,就奉中央之命,挺进豫西,牵制并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队,有力地配合了刘邓大军挺进中原。1948年5月,谢富治任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政委,成为刘伯承、邓小平麾下的一员战将。陈赓、谢富治还率部参加了淮海战役,立下赫赫战功。然而,在播出的连续剧《陈赓大将》中,竟始终未出现谢富治的名字,剧中以参谋长周希汉作为陈赓的搭档,叙述陈谢大军的战史。今日居然还有人大行春秋笔法,移花接木,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谢富治任二野三兵团政治委员,兵团司令员是陈锡联。谢富治与陈锡联合作得也很好。他和陈锡联一起,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在渡江战役中,三兵团打得很好,渡过长江后向西南开进也很迅速。不久,他又与陈锡联一起,率部参加了西南战役,解放了西南地区主要省份,然后又率部进军云南。云南解放后,第三兵团就驻扎在云南。

建国后,谢富治被任命为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成为云南党政军的一把手。他组织了云南起义部队的改编工作,领导了云南的土地改革,指挥部队剿灭了当地大大小小的土匪武装,为恢复云南地区的社会秩序和生产,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铁拳治毒,使云南长期存在的吸毒贩毒现象基本绝迹。他坚决镇压黑社会势力,积极发展生产,使云南这个边陲之地社会安定,生活不断提高。正是由于他的历史战功和治理云南的成绩,谢富治在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此时谢富治身为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省政府主席,工作重心已转移到地方。时任解放军总干部部第一副部长、负责授衔工作的宋任穷在其回忆录里说:“除了赛福鼎、乌兰夫、谢富治、韦国清、叶飞、阎红彦等少数几个因情况特殊授予军衔外,其他已转到地方工作的同志,包括驻外大使,都没有授予军衔。”,这是谢富治的特殊待遇。他在1956年党的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当时中央委员仅97人,不同于后来的将近二百人)。

庐山会议之后,罗瑞卿卸任公安部长,提名入选公安部长的人选除了杨成武、杨勇、张际春等人外,还有张宗逊。但是,毛泽东直接提笔写道:“富治同志如何?请政治局议一下告我。”这样似乎是商量的口吻其实等于告诉刘少奇等人,谢富治是合适的人选。谢富治当选之后,毛泽东还对其它常委做过解释:“公安工作很重要,但是,不能总是一方面军里面出人,要搞五湖四海,彭德怀他们搞个军事俱乐部,就不是马列主义嘛,富治是四方面军的,但是,他对党的忠诚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嘛,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嘛。”而谢富治上任之后,果然是不负众望,他不仅给毛泽东留下了坚定的印象。  

文革中,谢富治在1966年10月24日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作了长篇发言,将刘邓的“问题”分为历史和现实的两个方面。邓小**平是谢重点批判的靶子,他说:“邓小**平到北京工作后,发展得很坏。他的错误很多,最根本的一条是不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他不接近主席,对主席没有感情、抵触,以至反对毛泽东思想。什么‘形式主义’、‘庸俗化’等等反对学习主席著作的谰言,不少是从他那里来的。”谢富治还建议将被批者的错误在更大范围内、起码在县团级范围内公布和批判。这一段发言也为谢日后的遭殃,埋下了巨大隐患。

很多人拿谢富治批老上级邓小**平来说明他的人品不好,其实邓小**平的二野许多战将都与邓小**平不怎么样。陈锡联、苏振华、王宏坤、王秉璋、汪峰、王辉球、刘丰、吴忠等原来的二野战将,哪个不是文化大革命中的积极分子。只能说明邓小**平的人缘不好,或者说确有问题。

把谢富治说成是迫**害刘少奇、王光美的元凶也不合理。刘少奇被打倒是因为文革前期工作组的问题,历史问题是红卫兵揭露出来的。是中央决定成立专**案组审**查,虽然谢富治作为公安部长担任王光美专**案组组长,却是在周恩来(刘少奇专**案组组长)的领导下工作的。谢富治名义上是组长,却是在中央文革和周恩来领导下,江青、康生、陈伯达、萧华(总政主任)这些人当时身份并不比他低。  

说谢是反“二月逆流”的干将,也不是事实。搞不清“二月逆流”的人总喜欢扣在四人帮身上,其实1967年二月会议时江青基本没有到会,叶群代表林彪参加,四人帮还没有成形,主要成员都在上海工作。而与老干部对垒的是陈伯达,最后是毛泽东的态度才开始批评老干部。而老干部的反抗针对的不是文化大革命,是保陈丕显、萧华、刘志坚等自己的嫡系,维护的是官僚阶层的利益,是根本没有多少正义可言。而且在后来发生的“杨余傅”事**件中,谢富治也是“受**害者”之一。

谢富治冷酷无情的一面深为毛泽东所欣赏,曾志曾经回忆毛泽东之于陶铸,她以一个跟随毛泽东多年的战友的眼光观察毛泽东之后,她说:“主席其实不喜欢陶铸,因为陶铸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话外之音不言自明。而谢富治显然是因为所谓的革命理智超越了革命感情,所以,才得以在两次较大的历史漩涡中获得“新生”。

在毛家湾最为鼎盛的时候,谢富治是林彪夫妇的座上客,吴法宪空运来的螃蟹,叶群总不忘给谢富治、刘湘屏夫妇送去,而获得了副统帅的馈赠以后,谢富治也要连忙过府道谢,一来一往,关系很是密切。然而,在毛泽东调查黄永胜的时候,谢富治提供了极为有力的证据。庐山会议之后,黄永胜多次和人说起一首诗,也就是那首“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而且,谈及的对象包括韩先楚、王必成、许世友等人,其中许世友、韩先楚都做了必要的解释。毛泽东对此一直牢记在心,后来南巡著名的讲话中还专门提到了黄永胜的这首诗,毛泽东说:“我就不相信,黄永胜就能指挥解放军,解放军就听他一个人的?有人说我是秦始皇,希望我快点死,死了他们好上台啊。”

  在消灭林彪集团过程中,谢富治已经身染重病,但是,他一直拖着病体坚持部署毛泽东的指示,给林彪、黄永胜以最后的一击。特别是布置了大量的公安执勤人员分布在指定地点,虽则没有起到什么具体的作用,但是,仍然被毛泽东所肯定。连周恩来都承认,谢富治同志心思缜密,能力突出。由于谢富治的病重,毛泽东不得不启用吴忠、李德生、吴德等人作为后备,但是,他们被告知,遇事可以同富治同志商量解决并告总理知道。"九一三"事**件之后,谢富治给毛泽东、周恩来写信,表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其后,用江青的话说,主席赞赏富治同志的高度的阶级觉悟性。所以。谢一直受到了来自毛泽东、江青不同方向的认同。

      谢富治这个人眼里历来能够承载下来的只有第一把手。他只看第一把手的脸色,从鄂豫皖到川陕,从中原到北京,谢富治从来都是这么做的,今天他诚惶诚恐的面对江青,那是因为江青与一把手的关系,如果哪一天一把手下令把眼前这个女人抓起来,谢富治也会不打折扣的执行。

     谢富治一生有许多功劳于错误,既有政治环境又有个人缺陷。抛开政治因素,谢富治在各种岗位上都有非常突出的表现,作为“能吏”明符其实。当然,在政治环境下,他的成绩也是他的罪证。可以这样说,如果谢富治不死的话,“十大”之后,李德生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谢富治的。

 

阅读(62)| 评论(0)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