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记津门青年篆刻家赵光(转)  

2016-11-26 22:28:59|  分类: 天津诗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使刀如笔篆刻双美  宗古师今人印两佳

——津门青年篆刻家赵光     转自新浪“金黎的博客”

                                        

篆刻,顾名思义,乃篆与刻之结合。篆者书法也,刻者镌刻也,故篆在先,而刻在后,岂有不篆而刻者乎。世有书法家不会镌刻者,而无篆刻家不会书法者也。篆不佳,刻再佳则失其本;篆大佳,刻不佳则失其趣。赵光(字伯)先生之能合双美者,乃遵循篆先刻后之绳墨者也。

赵光先生自幼秉承家教,受其父影响,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9岁临帖始于欧体,继而练得一笔好书法。从上小学时起,他就边篆边刻,篆刻互进。先是在橡皮、土豆和萝卜上刻,及至初中毕业入伍之后始刻于木上。

一次,他于山上发现一棵枯梨树,征得山民首肯,伐而截成段,煮而驱其湿,干后用砂纸磨平,便可奏刀,令其大喜过望。偶有回津之机,遂用仅有几元津贴尽买数石,归而刻之,不亦乐乎!

复员回津之后,赵光更是如鱼得水,印艺大进。为了拜谒名师,他将精心刻制的一方汉印钤于书法家穆子荆先生为其所题“赵光治印”的印签之上,托人转呈津门书法、篆刻名家龚望先生一阅。本以为会得到一番夸奖,谁知龚老阅后,却请来人转告他暂息此签。此事对他触动颇大,并促使其遽然冷静下来,反思所走之路。

赵光从中悟出龚老的衷言相告,说明自己的水平尚不到使用名家印签之时,遂愈加潜心研习,每日不辍,痴迷到入境忘时之程度。或整宿治印,或与友论印至夜半,间或偶有灵感,进行构思,而茶饭不进者不乏其例也。他宗古始临秦汉印玺之古朴;师今继摩赵之谦,吴让之,吴昌硕,陈巨来,黄牧甫诸家之新格,并苦学金文、小篆及《曹全碑》、《礼器碑》、《封龙山颂》、《石门颂》,一本《安持精舍印》,一本《十钟山房印举选》硬是读之再三,临之再三,心揣手摩到废寝忘食之境地。此皆为践约宿愿——敲开篆刻名家之门也。

一年之后,赵光从临摹的200多方汉印中遴出“龚”,“印”二字,因惜无“望”字,遂从《金石字典》中筛出一“望”字,仿汉治成一方“龚望印”,改之再三,待自允后,再次托人转呈龚老先生。龚老阅后,对来人曰:“此乃高手,可与一见。”及至相见后,龚老曰:“所刻‘龚’、‘印’二字极佳,惜‘望’字呆板而不谐,然孺子可教也,”遂收为入室弟子,时在1982年,赵光年仅21岁。

龚老爱生如子誉于津门,他不但教赵光书法及印艺,因材施教嘱其多攻篆、隶,而且,更教其如何做人,谓之曰:“争书富者,做德高人”,使其受益匪浅。五年之后,龚老偶于《天津日报》见到赵光为“百科之窗”刊头小篆题字,异常兴奋,并将其书课小篆集册在弟子中传阅。其间,又介绍他拜津门书法、篆刻名家冯星伯先生为师,更使赵光如虎添翼,印艺精进。赵光追随龚老凡19年,直至龚老仙逝。其人印两佳者,皆赖先生调教之功也。

赵光学印,师古不泥,师人不奴,师心涤俗,变通演化,渐成自家风格。余观其印,以篆、隶见长,其细朱文印挺拔,流畅,充满金石之气,且深得姿、势二字。姿者,形也;势者,气也,姿生势出而得其趣。字少简而不单,字多活而不乱,其字欹而不倒,圆而不滑,正而不呆,方而不板,常以疏求密,以虚求实,尤其是多字印,能做到多而不杂,繁而不芜,非一般人所能及,真可谓“使刀如笔”者也。

“名师出高徒”,此言不予欺也。如今赵光之名,噪于津门,尤其是多字细朱文印更是鹤立鸡群,倍受专家首肯。自200110月始,他为《今晚报》每周五“市井小照”栏目配印至今计一百零八方,且每方从形状、字体、阴阳、朱白,乃至配篆、章法、刀法、情调皆有变异,颇受编辑与读者好评。近年来,其所刻“天津图书馆”、天津“大悲禅院佛法僧三宝之印”、浙江“雪窦资圣禅寺佛法僧三宝之印”、“雪窦资圣禅寺藏书印”及“荐福庵佛法僧三宝之印”等等皆受读者及僧人之喜爱。

积廿年学印之经验,赵光不无感慨,谓余曰:“德行、文化修养及艺术乃治印之本也。”诚哉斯言!就配篆而言,辄曰:“不学篆,乃无水之源。七分篆,三分刻也。”就刀法而言,辄曰:“唯多用冲刀与切刀是也。”又云:篆刻艺术,篆为第一要旨。学篆刻当先学篆、识篆,懂得甲骨、金文、小篆,辨其结体,摹其笔意,进而求其神韵。篆刻作品当熔笔意、刀味于一炉,有刀无笔神韵失焉;有笔无刀,筋骨去焉。运刀如运笔,如书家作字,顺序奏刀,得心应手,一气呵成,则生气盎然。操刀前,当意在刀先;奏刀时,当意在象外,象超意外,实有不知然而然者。是时,游刃恢恢,石我两忘耳。且字法、章法、刀法三者绝非孤立,当融于一心,胸腕昭然,纳古今而新意自出,融百家则神奇自生也。

赵光现为天津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印社理事,天津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学会会员。曾入编《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中国当代篆刻家辞典》、《世界书画篆刻家大辞典》、《中国当代书画家润格大典》、《国际现代书法集》、《中国书法家选集》、《天津蓟县黄崖关竹刻名联集》、《中国摄影家全集》等艺著;曾获全国卫生界美术、书法精品展金奖、北京国际书法大赛优秀奖、入展日本“神户节”书法篆刻展。在《天津日报》、《今晚报》、《天津大学》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余钮(幅)。

由于赵光在书法、篆刻,乃至摄影等艺术上的成绩,他在1998年,37岁时即被破格晋升为副研究馆员职称。

“规规矩矩做人,老老实实从艺”乃赵光之座右铭。问及今后之追求时,赵光辄以龚老所言对曰:“所见者大,独为其难。”大者,广泛涉猎也;独者,一技之长也;难者,胆怯者不敢为,而力弱者又不能为者也;“独为其难”者,则明知其难而为之也。赵光先生正以印之五气——气局大,气格清,气息高,气味醇,气象新为己任。嗟乎!五气备,则自家风格遽现矣。

或曰:“夫印之为技小矣,方寸事也;印之为道大矣,关乎学养。时下,赵光常存治印越治越难之想。嗟乎,初学者由生到熟;学有所成者由熟返生者,规律也。

对于业有所成的印人来说,重要的在于明察名家之短,看准并能突破之,则可完善之,超越之。欲“遵法而入,破法而出”者,唯有“耐得大寂寞,方有真作为。”愿与赵光先生共勉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