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但随清流觅选堂(转)  

2015-07-08 19:4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随清流觅选堂
但随清流觅选堂(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但随清流觅选堂(转) - 新泉 - 新泉的博客

    行书手札。此函是饶宗颐先生一九七四年末写寄法国学者戴密微教授的。戴密微是沙畹的弟子,欧洲著名汉学家。饶宗颐先生与其素有学术往来。

    信札书,文人所尚,其由来已久,古代称为相闻书,尤以行草书体居多。饶公以渊博的学识勃发为书法,清秀之笔墨时见唐人风范。此函行气贯穿,而规矩井然,笔墨之中蕴含儒雅之气,非学识深邃者则无以为之。


    李长钰

    优秀的历史学家,不仅能打开尘封的历史,更能对未来准确的判知。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七日,陈寅恪先生收到了陈垣转寄岑仲勉在广州圣心中学《圣心季刊》上发表的文章,陈寅恪读后复函陈垣,函云:久未承教,渴念无已,岑君文读讫,极佩,便中乞代致景慕之意。此君想是粤人。中国将来恐只有南学,江淮已不足言,更不论黄河流域矣。

    此函虽寥寥数语,然学术递嬗之奥义已在其中。函中以岑仲勉为粤人,继而提出“南学”,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江淮”夙为文化圣地。乾嘉之世:吴派(钱大昕)、皖派(戴东原)、金华学派(章实斋)、高邮学派(王念孙),皆以江淮地域为核心。自道咸以后,俞曲园发扬高邮之学,以治经名世。而边疆史地及外族历史文献之研究,魏默深风气于前,沈寐叟深研于后。致使晚清学术,史学渐胜,且趋于变途。“江淮不足言”,正缘于此也。

    岭南一隅,从康有为到梁启超,学术重心已由经转史。陈垣、岑仲勉精于治史,均为史学大家。岭南学术正合晚清学术之变而为预流。陈寅恪深悉中国学术未来发展之趋势。推测“中国将来恐只有南学”,影射出梁启超、陈垣、岑仲勉之后,将有学术集大成者坐镇南国。

    “读史早知今日事”,陈寅恪的预知正确,岭南果然诞生了一位博古通今的大儒——饶宗颐。

    饶宗颐,号选堂,是当代宗师级的学者,他的学术研究广博深邃。二十世纪,王国维与陈寅恪是举世公认的宗师。饶公作为后起,汲王国维、陈寅恪之长。对于国故研究,他的治学领域非常广阔,著作范围几乎涵盖了三千年的文化史。他以宏观推论和细密考证相互结合,这一特征与王国维近似,都是继承和发扬了乾嘉学派之精华。在东方学领域,他利用梵文、巴利文等已绝迹千年的语言文字和出土文献比较研究,涉猎中外交通、宗教、文化和史地等诸多方面,结合历史语言学和历史文献学来考证历史,这一路径又与陈寅恪相合,臻达“前修未密,后出转精”。

    与王国维、陈寅恪所不同的是,他对考古学的广泛关注。他在研究中充分利用考古学资料,并借助考古学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对出土实物和实物上之遗文的综合比较,往往产生了意想之外的效果。这种重视,或与时代的发展有关,但也充分体现出饶公的学术睿智。

    饶学之博大,国故与国粹之研究皆在其内。饶公在治学之余,将思古之幽情寄于诗文书画之中。从其自署“选堂”,可知其擅长“选学”。他的诗文,风格清新,意蕴幽雅,正是得益于丰厚的“选学”功底。其书风亦如文风,清醇简洁。上自先秦两汉,下迄五代隋唐。或篆或行,或隶或草,一以学识涵养笔墨,作品如秋水澄澈,山月皎洁。

    饶公是擅长博览贯通之学者。他的通识,为笔墨带来勃勃生机。行书是饶公较为擅长的书体,其取法六朝,在行草与碑版的交融中,才气溢于笔端,功夫出于字外。蕴境似幽潭环碧,萧散云心。

    书家之作,每以技艺为先。而饶公之书,则重在涵养,盖书家与学士不可同日而语也。

    太史公曰:“亦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此非硕学君子则无以为之。饶公于文学、史学、哲学、艺学相互浸润,笃学思辨,皓首耕耘。上起三代,下迄民初,甄别实物,考释遗文,终能承继绝业,彪炳新知。

    今饶公百龄眉寿。仰曰:识自髫龄,业逾期颐。学究天人,博贯古今。噫嘻饶公,乃一代鸿儒也。

    饶宗颐

    李 晨  绘

    饶宗颐

    (1917-   )

    广东潮州人

    历史学家

    考古学家

    诗人

    书画家

百年定力
饶宗颐

    张瑞田

    百岁老人干什么都吸引眼球,饶宗颐不例外。他的“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拉开序幕,就引起学界、书画界的注意,佳评有之,质疑有之;激动者有之,郁闷者也有之。这很正常,任何事物,仅有一种声音赞之或毁之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正确的绝对性,错误的绝对性,均需要警惕。

    不否定对饶宗颐的艺术展抱有好感。首先,他是读书人,他的学问、文章,他的修为、性情,业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不管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与理解,他的著作,他的观点客观存在。我们当然可以有自己审视的目光,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有忽略的理由。其次,他的书画有广泛的影响。许许多多书画爱好者,愿意把他的书画作品置于一个精神的高地,并津津乐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饶宗颐的百岁艺术展有书法,有绘画,也有他的著作。这样的展览鲜有人复制,其原因便是学科的细化,趣味的单一化,导致我们的学者、书法家、画家,在选择的过程中,喜欢尽快实现单一化的成功目标,忘却和舍弃复合型的文化追求。这也没有错误,现代社会的时间紧迫与生命短促,做百年功课需要孤独,需要定力,佛教徒般的苦苦求索不属于每一个人。

    也许饶宗颐知道自己的命数悠长,敢于追求广远与博大。单说他的书法,那种简单、沉静,那种淡泊、文雅,让我们无话可说。对饶宗颐书法不屑的人,有着坚硬的依据,觉得老人家的书写笔法不丰富,视觉冲击力也不够,与当代书风有距离。这样坚硬的依据有着平庸的道理,毛笔文化退出文化传播的公共平台,毛笔就是纯粹的艺术展现与展示。于是,艺术书法与文化书法的滥调便流行了一阵子。饶宗颐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兴趣藏在书本之中,历史文献、佛经、敦煌残卷、戏曲剧本等,考验着他的智慧。至于写字,也是秉承传统,写自己的文句,写自己喜欢的诗词,写自己对春夏与秋冬的感慨。这是发自内心的书写,是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也许,他知道中国的书法已经进入竞技阶段,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制造了当代书法的等级。也许,他不知道,你写你的字,他写他的字,井水不犯河水。

    从书法层面来讲,饶宗颐有的,是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也是饶宗颐没有的。饶宗颐的书法有什么,有胎息久远的气韵,有波澜不惊的用笔,有内敛,有知识,有深度。对饶宗颐书法有着不同意见的人对我说,他的字不会入选当代书法展。也就是说,饶宗颐的书法不可能被我们的书法展评委认可,自然也没有资格入选当代所谓重要的展览。入选、展览与否,不是评价书法好坏的标准。以这样的视角看饶宗颐的书法,当然浅薄。同时,好的书法也可以不去参与竞争,那种煞费苦心的构思与创作,也在破坏书法、降低书法的真实价值。个性、书卷气、涵养,以及一种君子的格调,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这是饶宗颐有的,恰恰是我们没有的。

    我们有胆量,可以臧否古今书人,也可以臧否饶宗颐。我们以只有我们懂得的艺术的标准,以商人认可的卖点,找出饶宗颐书法的不足,却看不到他的长足,还有书法背后的那份从容、随意,那份深邃、渊博。我们自信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点强悍;我们为了自尊心,顽强坚守固有的写字原则和欣赏习惯,把别人看成矮子,把自己看成巨人。这是我们有的,是饶宗颐没有的。

百年定力
饶宗颐

    张瑞田

    百岁老人干什么都吸引眼球,饶宗颐不例外。他的“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拉开序幕,就引起学界、书画界的注意,佳评有之,质疑有之;激动者有之,郁闷者也有之。这很正常,任何事物,仅有一种声音赞之或毁之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正确的绝对性,错误的绝对性,均需要警惕。

    不否定对饶宗颐的艺术展抱有好感。首先,他是读书人,他的学问、文章,他的修为、性情,业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不管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与理解,他的著作,他的观点客观存在。我们当然可以有自己审视的目光,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有忽略的理由。其次,他的书画有广泛的影响。许许多多书画爱好者,愿意把他的书画作品置于一个精神的高地,并津津乐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饶宗颐的百岁艺术展有书法,有绘画,也有他的著作。这样的展览鲜有人复制,其原因便是学科的细化,趣味的单一化,导致我们的学者、书法家、画家,在选择的过程中,喜欢尽快实现单一化的成功目标,忘却和舍弃复合型的文化追求。这也没有错误,现代社会的时间紧迫与生命短促,做百年功课需要孤独,需要定力,佛教徒般的苦苦求索不属于每一个人。

    也许饶宗颐知道自己的命数悠长,敢于追求广远与博大。单说他的书法,那种简单、沉静,那种淡泊、文雅,让我们无话可说。对饶宗颐书法不屑的人,有着坚硬的依据,觉得老人家的书写笔法不丰富,视觉冲击力也不够,与当代书风有距离。这样坚硬的依据有着平庸的道理,毛笔文化退出文化传播的公共平台,毛笔就是纯粹的艺术展现与展示。于是,艺术书法与文化书法的滥调便流行了一阵子。饶宗颐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兴趣藏在书本之中,历史文献、佛经、敦煌残卷、戏曲剧本等,考验着他的智慧。至于写字,也是秉承传统,写自己的文句,写自己喜欢的诗词,写自己对春夏与秋冬的感慨。这是发自内心的书写,是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也许,他知道中国的书法已经进入竞技阶段,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制造了当代书法的等级。也许,他不知道,你写你的字,他写他的字,井水不犯河水。

    从书法层面来讲,饶宗颐有的,是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也是饶宗颐没有的。饶宗颐的书法有什么,有胎息久远的气韵,有波澜不惊的用笔,有内敛,有知识,有深度。对饶宗颐书法有着不同意见的人对我说,他的字不会入选当代书法展。也就是说,饶宗颐的书法不可能被我们的书法展评委认可,自然也没有资格入选当代所谓重要的展览。入选、展览与否,不是评价书法好坏的标准。以这样的视角看饶宗颐的书法,当然浅薄。同时,好的书法也可以不去参与竞争,那种煞费苦心的构思与创作,也在破坏书法、降低书法的真实价值。个性、书卷气、涵养,以及一种君子的格调,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这是饶宗颐有的,恰恰是我们没有的。

    我们有胆量,可以臧否古今书人,也可以臧否饶宗颐。我们以只有我们懂得的艺术的标准,以商人认可的卖点,找出饶宗颐书法的不足,却看不到他的长足,还有书法背后的那份从容、随意,那份深邃、渊博。我们自信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点强悍;我们为了自尊心,顽强坚守固有的写字原则和欣赏习惯,把别人看成矮子,把自己看成巨人。这是我们有的,是饶宗颐没有的。

百年定力 饶宗颐     

张瑞田      

    百岁老人干什么都吸引眼球,饶宗颐不例外。他的“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拉开序幕,就引起学界、书画界的注意,佳评有之,质疑有之;激动者有之,郁闷者也有之。这很正常,任何事物,仅有一种声音赞之或毁之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正确的绝对性,错误的绝对性,均需要警惕。     不否定对饶宗颐的艺术展抱有好感。首先,他是读书人,他的学问、文章,他的修为、性情,业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不管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与理解,他的著作,他的观点客观存在。我们当然可以有自己审视的目光,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有忽略的理由。其次,他的书画有广泛的影响。许许多多书画爱好者,愿意把他的书画作品置于一个精神的高地,并津津乐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饶宗颐的百岁艺术展有书法,有绘画,也有他的著作。这样的展览鲜有人复制,其原因便是学科的细化,趣味的单一化,导致我们的学者、书法家、画家,在选择的过程中,喜欢尽快实现单一化的成功目标,忘却和舍弃复合型的文化追求。这也没有错误,现代社会的时间紧迫与生命短促,做百年功课需要孤独,需要定力,佛教徒般的苦苦求索不属于每一个人。      

    也许饶宗颐知道自己的命数悠长,敢于追求广远与博大。单说他的书法,那种简单、沉静,那种淡泊、文雅,让我们无话可说。对饶宗颐书法不屑的人,有着坚硬的依据,觉得老人家的书写笔法不丰富,视觉冲击力也不够,与当代书风有距离。这样坚硬的依据有着平庸的道理,毛笔文化退出文化传播的公共平台,毛笔就是纯粹的艺术展现与展示。于是,艺术书法与文化书法的滥调便流行了一阵子。饶宗颐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兴趣藏在书本之中,历史文献、佛经、敦煌残卷、戏曲剧本等,考验着他的智慧。至于写字,也是秉承传统,写自己的文句,写自己喜欢的诗词,写自己对春夏与秋冬的感慨。这是发自内心的书写,是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也许,他知道中国的书法已经进入竞技阶段,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制造了当代书法的等级。也许,他不知道,你写你的字,他写他的字,井水不犯河水。      

    从书法层面来讲,饶宗颐有的,是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也是饶宗颐没有的。饶宗颐的书法有什么,有胎息久远的气韵,有波澜不惊的用笔,有内敛,有知识,有深度。对饶宗颐书法有着不同意见的人对我说,他的字不会入选当代书法展。也就是说,饶宗颐的书法不可能被我们的书法展评委认可,自然也没有资格入选当代所谓重要的展览。入选、展览与否,不是评价书法好坏的标准。以这样的视角看饶宗颐的书法,当然浅薄。同时,好的书法也可以不去参与竞争,那种煞费苦心的构思与创作,也在破坏书法、降低书法的真实价值。个性、书卷气、涵养,以及一种君子的格调,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这是饶宗颐有的,恰恰是我们没有的。      

    我们有胆量,可以臧否古今书人,也可以臧否饶宗颐。我们以只有我们懂得的艺术的标准,以商人认可的卖点,找出饶宗颐书法的不足,却看不到他的长足,还有书法背后的那份从容、随意,那份深邃、渊博。我们自信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点强悍;我们为了自尊心,顽强坚守固有的写字原则和欣赏习惯,把别人看成矮子,把自己看成巨人。这是我们有的,是饶宗颐没有的。

百年定力 饶宗颐     

张瑞田      

    百岁老人干什么都吸引眼球,饶宗颐不例外。他的“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拉开序幕,就引起学界、书画界的注意,佳评有之,质疑有之;激动者有之,郁闷者也有之。这很正常,任何事物,仅有一种声音赞之或毁之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正确的绝对性,错误的绝对性,均需要警惕。     不否定对饶宗颐的艺术展抱有好感。首先,他是读书人,他的学问、文章,他的修为、性情,业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不管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与理解,他的著作,他的观点客观存在。我们当然可以有自己审视的目光,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有忽略的理由。其次,他的书画有广泛的影响。许许多多书画爱好者,愿意把他的书画作品置于一个精神的高地,并津津乐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饶宗颐的百岁艺术展有书法,有绘画,也有他的著作。这样的展览鲜有人复制,其原因便是学科的细化,趣味的单一化,导致我们的学者、书法家、画家,在选择的过程中,喜欢尽快实现单一化的成功目标,忘却和舍弃复合型的文化追求。这也没有错误,现代社会的时间紧迫与生命短促,做百年功课需要孤独,需要定力,佛教徒般的苦苦求索不属于每一个人。      

    也许饶宗颐知道自己的命数悠长,敢于追求广远与博大。单说他的书法,那种简单、沉静,那种淡泊、文雅,让我们无话可说。对饶宗颐书法不屑的人,有着坚硬的依据,觉得老人家的书写笔法不丰富,视觉冲击力也不够,与当代书风有距离。这样坚硬的依据有着平庸的道理,毛笔文化退出文化传播的公共平台,毛笔就是纯粹的艺术展现与展示。于是,艺术书法与文化书法的滥调便流行了一阵子。饶宗颐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兴趣藏在书本之中,历史文献、佛经、敦煌残卷、戏曲剧本等,考验着他的智慧。至于写字,也是秉承传统,写自己的文句,写自己喜欢的诗词,写自己对春夏与秋冬的感慨。这是发自内心的书写,是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也许,他知道中国的书法已经进入竞技阶段,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制造了当代书法的等级。也许,他不知道,你写你的字,他写他的字,井水不犯河水。      

    从书法层面来讲,饶宗颐有的,是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也是饶宗颐没有的。饶宗颐的书法有什么,有胎息久远的气韵,有波澜不惊的用笔,有内敛,有知识,有深度。对饶宗颐书法有着不同意见的人对我说,他的字不会入选当代书法展。也就是说,饶宗颐的书法不可能被我们的书法展评委认可,自然也没有资格入选当代所谓重要的展览。入选、展览与否,不是评价书法好坏的标准。以这样的视角看饶宗颐的书法,当然浅薄。同时,好的书法也可以不去参与竞争,那种煞费苦心的构思与创作,也在破坏书法、降低书法的真实价值。个性、书卷气、涵养,以及一种君子的格调,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这是饶宗颐有的,恰恰是我们没有的。      

    我们有胆量,可以臧否古今书人,也可以臧否饶宗颐。我们以只有我们懂得的艺术的标准,以商人认可的卖点,找出饶宗颐书法的不足,却看不到他的长足,还有书法背后的那份从容、随意,那份深邃、渊博。我们自信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点强悍;我们为了自尊心,顽强坚守固有的写字原则和欣赏习惯,把别人看成矮子,把自己看成巨人。这是我们有的,是饶宗颐没有的。


百年定力饶宗颐     张瑞田      

    百岁老人干什么都吸引眼球,饶宗颐不例外。他的“学艺融通——饶宗颐百岁艺术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拉开序幕,就引起学界、书画界的注意,佳评有之,质疑有之;激动者有之,郁闷者也有之。这很正常,任何事物,仅有一种声音赞之或毁之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正确的绝对性,错误的绝对性,均需要警惕。     不否定对饶宗颐的艺术展抱有好感。首先,他是读书人,他的学问、文章,他的修为、性情,业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不管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与理解,他的著作,他的观点客观存在。我们当然可以有自己审视的目光,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有忽略的理由。其次,他的书画有广泛的影响。许许多多书画爱好者,愿意把他的书画作品置于一个精神的高地,并津津乐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饶宗颐的百岁艺术展有书法,有绘画,也有他的著作。这样的展览鲜有人复制,其原因便是学科的细化,趣味的单一化,导致我们的学者、书法家、画家,在选择的过程中,喜欢尽快实现单一化的成功目标,忘却和舍弃复合型的文化追求。这也没有错误,现代社会的时间紧迫与生命短促,做百年功课需要孤独,需要定力,佛教徒般的苦苦求索不属于每一个人。      

    也许饶宗颐知道自己的命数悠长,敢于追求广远与博大。单说他的书法,那种简单、沉静,那种淡泊、文雅,让我们无话可说。对饶宗颐书法不屑的人,有着坚硬的依据,觉得老人家的书写笔法不丰富,视觉冲击力也不够,与当代书风有距离。这样坚硬的依据有着平庸的道理,毛笔文化退出文化传播的公共平台,毛笔就是纯粹的艺术展现与展示。于是,艺术书法与文化书法的滥调便流行了一阵子。饶宗颐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兴趣藏在书本之中,历史文献、佛经、敦煌残卷、戏曲剧本等,考验着他的智慧。至于写字,也是秉承传统,写自己的文句,写自己喜欢的诗词,写自己对春夏与秋冬的感慨。这是发自内心的书写,是读书人的日常生活。也许,他知道中国的书法已经进入竞技阶段,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制造了当代书法的等级。也许,他不知道,你写你的字,他写他的字,井水不犯河水。      

    从书法层面来讲,饶宗颐有的,是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也是饶宗颐没有的。饶宗颐的书法有什么,有胎息久远的气韵,有波澜不惊的用笔,有内敛,有知识,有深度。对饶宗颐书法有着不同意见的人对我说,他的字不会入选当代书法展。也就是说,饶宗颐的书法不可能被我们的书法展评委认可,自然也没有资格入选当代所谓重要的展览。入选、展览与否,不是评价书法好坏的标准。以这样的视角看饶宗颐的书法,当然浅薄。同时,好的书法也可以不去参与竞争,那种煞费苦心的构思与创作,也在破坏书法、降低书法的真实价值。个性、书卷气、涵养,以及一种君子的格调,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这是饶宗颐有的,恰恰是我们没有的。      

    我们有胆量,可以臧否古今书人,也可以臧否饶宗颐。我们以只有我们懂得的艺术的标准,以商人认可的卖点,找出饶宗颐书法的不足,却看不到他的长足,还有书法背后的那份从容、随意,那份深邃、渊博。我们自信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点强悍;我们为了自尊心,顽强坚守固有的写字原则和欣赏习惯,把别人看成矮子,把自己看成巨人。这是我们有的,是饶宗颐没有的。


雄伟气象 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美术馆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3-09-23 11:58

    内容提要:9月22日,“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本市及北京文化界人士、书画展随行香港艺术家出席开幕式。开幕式上,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艺术统筹主任邓伟雄代表饶宗颐教授向天津美术馆捐赠了一幅书法作品——《弘扬艺道》……

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天津美术网讯 9月22日,“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本市及北京文化界人士、书画展随行香港艺术家出席开幕式。开幕式上,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艺术统筹主任邓伟雄代表饶宗颐教授向天津美术馆捐赠了一幅书法作品——《弘扬艺道》。本次展览将持续到10月12日,展出作品60件(套),皆为饶宗颐教授近年的精心力作。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饶宗颐教授是学富五车,著作等身的学者。他知识渊博,精通多种外语。在文学,语言学,古文字学,敦煌学,宗教学及华侨史料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为国际汉学界及海内外弘扬中华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学术界素有“南饶北季”之称的季羨林先生曾说:“近年來,国內出现各式各样的大师,而我季羨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此次能够顺利邀请饶宗颐先生在天津美术馆进行书画的展示,对于天津书画界而言是一件幸事。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雄伟气象——饶宗颐教授天津书画展”亮相天津美术馆一层展厅

  为了使观众更近距离的了解饶宗颐教授的风采,天津美术馆配合展览将推出“美术讲坛”系列公益讲座。第一期讲座于2013年9月21日14:00在天津美术馆一楼报告厅进行,主题是“文人画的一个新路向——论饶宗颐教授21世纪的绘画”特邀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艺术统筹主任邓伟雄担任主讲。第二期讲座“选堂书画与齐物思想”将于2013年9月28日14:00举行,届时将由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王素担任主讲。(记者吴宏)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