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泉的博客

欢迎博友来访

 
 
 

日志

 
 

“艺人”黄宗江(转)  

2014-12-05 00:11:52|  分类: 尽心的慧心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人”黄宗江

 

    王蒙称自己是“学生”,贾平凹称自己“农民”,而黄宗江自称“艺人”。“艺人”黄宗江有着天赋的潇洒气质和天赋的飞扬文采。“艺人”爱看戏,爱演戏,爱写戏,还不时品评戏,记述着与戏有关的人和事。

2005年,中国电影100年;2006,中国话剧100年,作为老一辈的电影家和戏剧家,85岁的黄宗江见证并亲历了期间大半风雨沧桑,如今,他风采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幽默旷达,笑声朗朗。

 

                       “曲低则和寡”

 

    黄宗江9岁时曾以“春秋童子”为笔名在《世界日报》上发表独幕剧《人之心》,保留着“中国文坛年龄最小剧作者”的记录。

    他26岁创作4幕话剧《大团圆》,并被改编为电影,作为剧作家名满天下。

    早知道宗江先生惯写“剧中有诗,诗中有剧”的“剧诗”,遂问他哪篇可以算是代表作,他一笑粲然:“你喜欢的就好。”我不敢矫情说全都喜欢。那就说说他在1998年,老伴阮若珊77岁生日那天完成的电影剧本《艺人》吧。

    《艺人》这剧,情节不复杂,但时空跨度大;人物简单,但个性鲜明生动。他的剧以人物为主线,情节的安排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剧中人被诗意化,实在而又空灵,在眼前在天边,有人情有仙气。这诗意之美无处不在:剧中人物的名字暗含着诗意之美;景物描写和情景交融处荡漾着诗意之美;情节发展与人物的言谈举止于不经意间流露出诗意之美;唱词更是富于诗意之美。他善于营造故事的背景,更善于用诗意的语言把这种背景描述得情韵悠然。不浓不淡,酣畅淋漓。几段文字,几番情景,变换而不凌乱,清新而不失凝重,使人如坠仙境梦中。

    宗江先生说“曲低则和寡”,真正高雅的艺术就应该是“粗服乱头不掩国色”。即使白话口语也要写出唐诗宋词的韵味,要把剧本写的诗意盎然,反复读,越咀嚼越出滋味。他的“剧诗”仿佛不是用笔在写,而像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炼到了火候,跃然跳出的不是火眼金睛的齐天大圣,而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他不是处在局外,而是置身其中,眼前的是人间天上飘忽的生旦净末丑。写戏的时候,他升天入地,身着青衣装、宫装、舞装、仙装,迈着台步,打着节拍哼着调门,有时高遏行云,有时娓娓道来。不入戏怎么写戏?眼前人恍然戏中人;入了戏又能出来,否则怎记取这笔底波澜?

    文字落定,戏却没有谢幕。宗江先生是把一粒种子投到读者的心怀里,生根发芽,隐隐约约时与不时,眼前总是“艺人”的影子,“艺人”的风骨,“艺人”那梁间萦绕的唱腔。“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戏本无今古,谁非局内人?这“艺人”便正是现实与历史与理想跨越的浮槎。

 

                         怎一个情字了得

 

    “九九那个艳阳天,十八岁的哥哥告诉那小英莲。……”甜美的歌声至今回旋耳畔。作为电影《柳堡的故事》的编剧和这首主题歌的原创,宗江先生坦言:“我是性情中人,是情本主义者,是爱情至上的。”

    或许与艺术结缘的奇才往往是天生的情种,才情兼具,方能在艺术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黄宗江说起他的初恋,其实那是一段单相思的暗恋,梦中的情人曾经与他一起就读南开中学(当时男女分校),并且一起考到了燕京大学,一起排演了话剧《雷雨》,他演周冲,她演四凤,“四凤”喜欢上了“周萍”,现实中17岁的“周冲”便赌气服药,自杀而未遂。

    接下来的一段“插曲”,是他爱上了一个在他眼中模样酷似主演《插曲》的英格丽·褒曼的女同学,那女孩子却因为失恋要为别人自杀,有着自杀“经验”的黄宗江原本要陪她自杀的,但最终是选择了出走。

    黄宗江在某一次爱情修成正果之后,步入了第一次的婚姻,然而那婚姻却葬送了曾经的爱情,或者说婚后才清楚地认识到彼此是多么的不适合,于是就毅然决定走出来,在经过了5年没有硝烟的“战争”之后,他又成了一个无妻无后了无牵挂的人。

    1956年的夏天,作为一个部队连级干部又是非党员的他写了一封求婚“万言书”,亲自交到作为准师级“老八路”的阮若珊的手中,他向她表白,认定要找一个比自己大几个月,离过婚,有两个女儿,“饱受生活教训而仍热爱生活的人”。从1957年的元旦结婚到2001年11月18日阮若珊因心梗弃家弃世而去,45年的相濡以沫,一生一世的永恒。

    宗江先生有句口头禅:“文章是人家的好,老伴是自己的好”。

    他不仅不能缺少爱情,也同样不能缺少友情。他以食会友、以艺会友、以戏会友、以文会友、更以心会友。无论是拔刀于危难还是相忘于江湖,一个个有缘相交的人生知己都是他毕生珍视的财富。

    他常常陷于怀旧的氛围,也常自回忆中找寻情感的慰藉,他曾用几十年的时间费尽心力找寻学生时代的“奶师”(启蒙老师)。这其中包括已故国学大师张中行先生,那是黄宗江就读南开时的国文老师,曾对他作文自由选题予以大赞。

 

                          “卖艺黄家”

 

    黄宗江出身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是电机工程师,清末留学日本,回来赶上了清末最后一科的洋翰林,往上数,他的爷爷、太爷爷都是翰林。宗江先生不无感慨地说:“是我败坏了书香门第!”

    他们兄妹5人(还有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姐):宗江、宗淮、宗洛、宗汉、宗英,均与艺术结缘,戏称“卖艺黄家”,并且于2005年6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卖艺人家――黄氏兄妹私家相册》一书。

    2004年,黄氏四兄妹――黄宗江、黄宗英、黄宗洛、黄宗汉,联袂出演电视剧《大栅栏》。宗江先生说:“这第一次荧屏相聚,或许也是最后的一次,就为给大家留个纪念。”他演李莲英,妹妹宗英演一位老格格。

    宗江先生非以演戏名世,却是资深的“老演员”。上个世纪30年代,他活跃于学校舞台,女伴男装,美如“希腊女神的塑像”,被称为与周恩来、曹禺齐名的“南开中学三大女演员”。40年代初期,黄宗江作为职业话剧演员名扬上海、重庆,中英文均能“脱口秀”。他曾和艺术家英若诚用英语演出昆剧《十五贯》,扮演娄阿鼠,以带有吴语特色的英语道白,漂亮地从板凳上翻“倒跟头”;他曾在话剧《戏剧春秋》中成功地兼饰三个性格不同的角色;他曾和蓝马、谢添与沈扬同被誉为重庆“四大名丑”。

    黄宗英是在大哥的导引下走上演戏道路的, 1947年,她和著名演员赵丹合作出演了《幸福狂想曲》,从此两个人相互扶持走过了30多年。她的美丽、演技和文采无不令世人瞩目。

    被认为是“最丑的”并且从小就笨嘴笨舌的黄宗洛,居然在宗江和宗英都改行以写作为主之后越演越欢,一直坚守在舞台屏幕上。

    在《大栅栏》剧中,不是专业演员的黄宗汉表演起来最松弛,演得最好。宗江先生说:“一家人中黄宗汉最应该当演员,从小就聪明会演,结果入了仕途,解放时是地下党员,十几岁就当上宣武区宣传部副部长,又致力于文化产业,还获得了史学博士学位,比我们出息。”

 

    “偷得浮生半日闲”,宗江先生在“大忙大闲”之中“偷闲偷忙”,隐于闹市,不失赤子之心,淡泊而精彩。据说他擅于“翻新”古人诗句,请他示例,宗江先生一板一眼地带着唱腔念白两段:

 

            前可见古人,后可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群欣然而泪飞。

 

            拙笑难倩兮,弯目难盼兮,却真善美兮,余所求!

 

 

黄宗江小传:1921年出生于北京,1938年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1949年参军,离休于八一电影制片厂,现为中国作协、剧协、影协会员。其编剧的《柳堡的故事》、《海魂》、《农奴》、《柯棣华大夫》、《秋瑾》等至今被视为经典。著有《人生知己》、《小题小作》、《剧人集》、《悲欣集》、《老伴集》、《八十梦寻》、《读人笔记》等多部文集,以“杂家”著称。2005年11月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我的坦白书――黄宗江自述》。1982年曾获邀出任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是中国影坛出任三大电影节评委的第一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